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 (8)

    “晚翠,不要怕。”

    他的声音很远,像是喟叹,像是安抚。她却被他的碰触,他的声音,他的啄吻弄得浑身酥软,昏醉,像是灌了一大杯白兰地,那种从骨里泛出来暖热和娇慵。

    他的吻,从唇边游弋到她额头,又一路落回她下颌,她裸露的颈。

    衬衣的系带,被细心地解开,袒露出胸口的柔嫩。他的气息侵略着那一片肤,她无助地喘息着,眸光含了水,手攀住他的肩,“傅钰哥哥……傅钰……啊~”

    “到床上去,嗯?”

    她被他那一声尾音电到般,莹白如雪的脸透着醉酒般的深红,几乎要融化在他怀。

    “不、……傅钰,傅钰哥哥……”她声声带着颤的婉转莺啼,抗拒着,却更令他心潮澎湃。他只是把她抱得更紧,褪去她所有衣衫,没有半分急切和强硬,只有那微微急促的呼吸,洒落她胸口,那两团窈窕玲珑。

    她的柔腻,她的娇嫩,完全袒露在他身下。

    可是她很紧张。微微蹙着细眉,不解地看着他,纤手抚摸上他脸侧,只一声又一声的傅钰哥哥。

    他不为所动,修长的腿压住她的身,自己慢慢挺直了腰,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外衣。

    铁灰精纺羊毛西装外套,是她很久以前给他选的款式,包括那深蓝的领带。

    他修长手指,握住领结,扯松了,动作说不出的慵懒,一种纯男性的诱惑。

    她喘息着,想抬高腰儿看他,近一点,更近一点。

    松开了,落到她身侧的还有他的衬衣。他宽广的肩,他修长优美的身体,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心乱神迷。

    然而他只是俯下身来,用身体摩挲她。极尽温柔耐心。

    销魂的接触。她这一瞬间只想沉醉在他怀。她肌肤有些凉,滑腻得如同浸了牛乳的丝缎。他则是令人安心的温暖,这样的碰触,太过接近,太过亲密,她不安地扭动,却不知道这对他是多大的折磨。

    “晚翠,别乱动……”嗓音徐徐,环住她的腰,手从她脊背一路向上,插入她柔顺黑发。他一直都知道,她发长而直,丰茂浓密,散在床上,似海藻似情网。令他控制不住地着迷。

    明明该抗拒的啊,她低低喘息着,为什么身体还是回想起了以前,甚至,现在不知道要比那时候亲昵了多少倍。她密密实实地圈在他怀,肌肤相亲,耳鬓厮磨。

    “不要怕,哥哥已经给你了你很多时间了,”他又一次含住她耳垂,轻轻咬啮,温柔的说,“不要怕。”

    他不断以身体的摩挲,还有温柔的爱抚啄吻试图令怀娇娃再软化一些,然而她还是咬着牙躲避,“不……”

    不是这样的,她不能再犯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傅钰哥哥会这样,但是、但是……请不要再这样啊,她的心扉被他这样温柔地扣着,这样温柔又多情缠绵地开启着她身体的秘密……她、她……

    “晚翠,晚翠,我好想你。“他嗓音不复往日的清朗醇柔,多了一丝沙哑低沉,情话一般,“这两年你在柏林想我吗?  Bell,你喜欢被这样叫?晚翠……M  bell……”

    “啊……我……”他声音魅惑,音色动人,撩动着她身体深处的欲望。M  bell,我的美人,那些人不是没有这样叫过她。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因为这句话而令她轻颤娇瑟,令她胸乳高翘,令她下腹春潮涌动。

    只有他、只有他,她的傅钰哥哥,她最崇敬的兄长……

    “嗯……哥哥~傅钰哥哥……”

    在他的主控下,她意乱情迷,被他带入某个未知的世界里。臣服在他制造的欲色氛围,肌肤开始燃烧。

    他很有耐心,一贯的绅士和体贴。掌心笼住她的乳,让那柔润玉肌顶上的蓓蕾绽放。身体持续的厮磨,感受着她身体从抗拒到柔软。细碎啄吻,一路滑到她紧绷的下腹,还是怕吗?

    隐约察觉他下一步的动作,她有种期待,也有种害怕,这样的感觉太过陌生,太过强烈。

    他的指与她肌肤比起来,仍然是太粗糙,细细地抚弄着,每过一处都引发她战栗颤抖。他没有什么激烈的掠夺与占有,只是极尽温柔地撩拨着她身体的秘密,一点点,凿开泉眼般,让她腿心津液漫流。

    “嘘,”他眸光柔和,音色低缓,“晚翠,别说话。”

    只要感受就好了。晚翠,晚翠……

    即使长途旅行有那么一丝疲累,但是此时他感觉血液在皮肤下奔流,心一种隐秘的空虚得到了满足。

    只要感受,就好了吗?她乖顺地闭上眼,似乎知道他的心思。感觉他修长的指来到她身下,轻柔拨开花瓣隐藏的娇嫩隐秘。

    她发出猫儿般的轻吟,晃着脑袋,明明是想躲开,想抗拒,却不由自主地弓起了柔美腰肢去迎合他的手指。</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