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 (12,走心)

    他肯定很忙。

    她咬着钢笔头,目光又一次飘向了另一张桌。他坐在桌前,衬衣半挽着卷到了肘边,全神贯注地看着笔笔电,时不时地皱眉,像是思考着什么。

    “晚翠,陪陪我吧。”她想起午饭后,他突然这么说,从身后抱住了正在收拾碗盘的她。青年男的体温透过衣衫,依旧是令人想要依赖的和煦柔暖,他声音有点远,落入她耳,却变了另一个意思。

    察觉她不安又羞涩的颤抖,“只是休息一会而已,看看书,或者你想出去走走?”他沉沉地笑,引发胸腔的震动,似乎非常愉悦。

    她面上又红了,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又拿起了演算纸推算起公式来。

    午后暖阳静谧,透过窗纱将室内染得一片淡橙柔和。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无趣,将算法检查了一遍,她悄悄抬起眼看他。

    他俊雅的侧脸在光影越加清晰了起来,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动了一下,似草木萌发,花蕾初绽,然后一片春深日暖。

    为什么有时候会觉得从来看不清他呢,大概还是离得他太远,莫名地总是仰望着他,是优秀的兄长,更是遥不可及的隐秘的幻想。

    她知道他是一个复杂的人,参加那些宴会时总也有人半开玩笑地跟她说你的养兄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可是就是莫名其妙地信任他。他是傅钰,是她从小就依赖就崇拜的傅钰哥哥,是她……

    想到这里,她愣住了。是什么呢,是什么呢,有什么一直想要遮掩压抑的东西,就要解开封印了。

    是什么,他摘下眼镜,也望向她。她眼波含水,眉梢一丝桃色未散,微微翘起的樱唇翕张。像是有点迷茫,陷入了思考又好像是明了,娇贵的猫儿一般,让人很难不放在心上。

    她察觉出来了吗?只这一眼对望,再没有别的言语,时间却像是凝固了一样,风声树影尽数远去,静得可以听见他们的呼吸声。

    不想惊扰到了她,只要这样凝视着就很好,很好。

    像是水墨画有了淡彩,更是生动清晰了起来,他看着她眼睛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澈透明,像是要把他照个通透一样。

    晚翠,晚翠,我的妹妹,我最后的良心。

    他是一个烂透了的坏人,他什么都想要,唯独对她犹豫忐忑。

    他唯一的爱恋痴欲,唯一的执着秘密。

    她什么都相信他,依赖他。可是到底是兄长,还是爱人。

    他能做数据分析,他能写代码程式,就是确定不了她的心思。

    他怕她也不知道。

    他黑了她的笔记本,拦截了更多学校的offer,让她只有柏林这个选择。把她一个人放到这里,自然是不忍心,但未尝不是对他自己的审视。

    傅钰,你这个烂人。

    如果他能够承受她的远离,如果他可以……那些久远又昏暗的往事,发烂发臭的记忆,他已经不愿意再想。唯独那个娇丽的小姑娘,仰起头对他笑,哥哥,傅钰哥哥。

    时间仿似停滞,琥珀般封存了起来,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仿似还是初见的春阳,她一点都不嫌弃他伤痕累累的手,自然地握住,哥哥,哥哥你会陪我玩吗?

    整颗心都要抽搐起来。他握紧了笔,看着她越来越明悟的湛湛美眸,苦笑了一下,“晚翠,晚翠,别这样看着我。”

    分不清是少年时候的留恋,某种曾经阴暗的心思的作祟,还是对她年复一年的涓滴执念,终究汇成了河。

    他也是在放逐自己。强迫着自己不管不顾,去做那个无所不用其极的烂透了的家伙,踩着旁人的枯骨上位,毫无愧疚感。

    他曾经想过,不管怎么样都要娶到林泽的女儿,不管她是怎么样的。通过她,逐渐进入林氏的高层。但是,随着年岁,他的心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和明夜在楼梯角亲密地交谈;她有很多很多的爱慕者,是太太团们眼完美的儿媳,就连蒋薇都曾经迷过她。

    她远在柏林,仍旧是紧紧地牵着他神思的线。她从小就是这样,林氏夫妇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协议离婚,林泽又忙于各种事业,他看得出她的害怕——她害怕再被冷落,害怕她只要任性一点点,他就不会再理她,不会再陪着她。

    她学着他的样,安静,从容,只会让他心里残余的温软更是隐隐的酸疼。他早就不是原来的公哥,寄人篱下自然需要斯有礼;但是她,本应该可以和蒋薇一样的明艳张扬。

    “晚翠,晚翠,别这样看着我。”

    我忍不住。

    ------------------------------------------------

    小猪格策272都好帅啊嘤嘤嘤

    其实勒夫好帅啊啊啊啊啊!!!虽然总是有些猥琐的举动2333333

    德国迷妹们我们一起为战车加油~~~</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