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 (13)

    别这样看着他。

    她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种很微妙的,纯男女之间的互动与张力。这样的明了和心情,无法再用以前的心境来对比。

    小时候,她依赖他,怕惹得了他不再陪着她;少年时,她仰望他,追随着他的脚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她一点少女的幻想逐渐酝酿成羞于启齿的恋慕,不敢看,不敢说出。

    昨夜见到他不是不欢喜的,仿似一切都有了答案。一切都清晰明悟了起来。

    她仰慕他,恋慕他,爱慕他。傅钰,傅钰,她的傅钰哥哥。她不愿意失去他,在柏林两年半,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反复回忆某些片段,一丝一缕都不愿意漏下的细致。

    他是她的坐标轴,是她的充要条件,是她的哥德巴赫猜想,是她的笛卡尔心形曲线。

    所以,她才能那么轻易地融化在他怀,任他身体摩挲着自己每一寸肌肤,诱发血肉里最原始的战栗与冲动。他的温柔令她沉迷,即使那双幽深的眼睛里总有她是分辨不清楚的东西。

    只要那一刻,倒映出的面容是她的。

    他的体温透过皮肤的接触,融入她血脉。

    晨起洗浴,水淋过她的身体,玉白上点点落樱。拧开水龙头时,水管里发出的沉闷细响,彷佛一种吞咽的声音,放大了,某种饥渴的感觉。像是昨夜,他扬起俊雅的面,汗水顺着下巴滴到脖颈,喉结性感地下上滑动。

    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

    哥哥,傅钰哥哥,我也忍不住。

    “晚翠,你是想让我误了飞机吗?”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又滚到了沙发上,她的手攀附着他的肩膀,一双多情目,柔情蚀骨。

    “……傅钰、傅钰哥哥,”她吻上他有些无奈的唇角,“那你为什么要过来?”她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与怨怼。她甚至有些惊讶,惊讶于自己的态度。

    “……”含住她微翘樱唇,额头相抵,“……想过来,看你……晚翠,晚翠,”他什么都想要,但是此时他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她。

    即使全部欲望都融掉了以后,他还是只想要她。“……一直都是我对不起你,”缠绵含吮,舌尖密密纠缠,“你的傅钰哥哥是个烂透了的人。”

    那双敏锐幽深的凤眼有很深的颜色,是愧疚,是自嘲,也是自我厌弃。

    更靠近她,他才会感受到那种纯粹的感觉。柔和,宁静,蒋薇一直以为他塑造了晚翠的个性,其实他才是她的影。

    所有的春阳煦日都在她眼睛里,她的气息里,他早就沦陷在她光圈之下。

    一抹暗影,偏要想着拉着她一起光影交织。再也没法掩盖,欲盖弥彰的情,呼之欲出。

    试探,她开始慌乱。看着她手足无措,他心有种变态的愉悦,又夹杂着痛苦——不然,不然就这样吧,就这样和她在一起。

    他什么都可以不要……

    可是他太过自信,又太过偏执,不小心将她放得太远。

    他可以得到什么呢。每次他都不敢让自己闲下来,高强度的工作,行程表满满,只有这样,他才没有空闲的时间。

    阴雨天站在办公室窗前喝着咖啡,总是要想起在柏林,她踮起脚尖帮他拂下肩头落;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捧着牛奶;她倒在床上,乌黑的发像水藻浓密,散开织成网,密密地笼住他。再也无法逃离。

    他心又一次疼了起来,憎恨自己的阴暗和自私。

    可是就是想要她。我的妹妹,我的晚翠。

    就像现在一样。她唇残留着他的气息,发丝披散下来,轻轻地晃着流丽乌芒,灿灿的光,灿灿的眸,像一张光网,无声无息地笼罩了他。

    晚翠,晚翠,我的妹妹,我的爱人。

    --------------------------------

    笛卡尔心形曲线的极坐标公式:

    r  =  (1  -  snθ)

    用mlb可以画出很美的立体心形

    不过我手边的桌机没有装,下次看看能不能写一段code画出来给大家看</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