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 (14,H,郁郁含晚翠)

    “你会让我误了飞机的。”他又一次说,抬手滑过她精致秀丽的眉眼。

    “那你走吧,哥哥……”樱唇微翘,胸脯在毛衣下微微起伏,着迷于他的气息,四面八方地包拢着她,像小时候的陪伴,又多了很多微妙的感觉。

    让我再更靠近你一些吧。他低下头,又一次密密细细啄吻她的眉,她的眼。

    他从未想象过,预期过与她的情意。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那一缕春阳,早根植他心间,再翻篇时已经是春深如海,他身处世间,所见皆是她。

    柔融暖意似轻风荡漾爱抚,她轻轻吐息着,闭上眼抬起头,迎合那已经和她胶着在一起的唇。

    嘤咛。手搂紧了他的脖颈,他的体温贴煨过来,她像是泡在一池温水,浑身都舒展开来,在他身下慢慢绽放。

    “……傅钰哥哥……不是要走吗?……”轻吟,感觉他吻过她下巴,极尽悱恻地舔舐着与脖颈连接处的一片嫩肤。

    他没有回答她。手掌伸进她衣衫,轻抚她柔腻腰肢。他似是对腰臀相连处的那道凹陷情有独钟,尽情宠爱,来回摩挲着,感受她细细的颤抖。

    她又一次沉浸进去,明明还是有些羞怯,却还是睁开了眼。傅钰,傅钰,“……傅钰哥哥。”不想拒绝,玉颈后仰,娇弱地吟哦出声。

    某些暗示,记忆的云雨之欢,和风细雨带着蓬勃春意,她嘤咛一声,放任自己沉迷。他手掌包拢住她的臀,朝他身上按压着。那一点桃色又渐渐在她眉尖凝聚,似花落雪地,他呼吸蓦地抽紧了,呼吸沉重。

    她的裙被卷起来堆在腰上,袜也被他脱下,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喷在腿间。她娇瑟起来,下意识地想推开他的头颅,他却钳住她腰臀,“……晚翠,别动,……”

    “嗯……”即使还隔着最后一层遮掩,腿心还是敏感地颤抖了起来,渐渐地渗透出一片水泽。

    “……傅钰哥哥,不……”太难为情了,扭动腰肢想要躲开,掩饰自己的动情荡漾。

    然而他只是坚定地褪下她的底裤,薄薄唇吻上那娇颤着的花瓣。舌尖舔舐着,细心地不放过每一个角落,特别照顾了那圆润的小核,轻轻地碰触,又极尽细腻地绕着圈打转。

    “……嗯呐、啊……嘤嘤,哥哥、傅钰哥哥……不要……”别舔呀……她羞于启齿,呜呜地呻吟出声,这样的碰触太过刺激,电流一般从那一敏感点四处辐射开来,贯穿全身,几乎要承受不住的强烈快感。

    他却只是沉沉地笑着,舌尖探入她温暖潮湿的所在,  “别怕,哥哥在这里。”齿轻啮着花蒂,给予她更强烈更直接的刺激;柔嫩花径不停地挤压着他的舌,他快速地舔舐着,将她流溢出的点滴芳蜜尽数掬饮。

    他眼底是世间至艳美景。这一刹情一缕,她的网收紧,铺天盖地将他笼住。

    她靡乱地想着,想着少年时候在国课本上学到的一句诗,迟迟涧底松,郁郁含晚翠。青春期的萌动,明明是一句再正经不过的,她却开始浮想联翩。

    现在,比她想象的更艳情淫媚。他清仪俊雅如风下松,竟低下头,缠绵地含着她的羞处。

    想到这里,她要被这样的快意给淹没了,唇角一丝唾液流出,脑海像是绽放了无数绚丽焰火,心神皆在猛烈的震荡之。

    她指尖陷入他肩头,腰臀狠狠战栗起来,“……啊嗯……”媚吟脱口而出,尾音抛高,好像也打着颤。花径一阵紧密收缩,被他舔吮得丢了又丢,津流浆漫。

    喘息着,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他抱回到怀。他下颌抵着她发心,缓缓地摩挲着,“……晚翠,晚翠。”

    她轻吟,娇弱地嗯了一声。他的手帕正在擦拭她水泽氤氲的下体,又是一种缠绵的轻灼。回眸娇怯怯望了他一眼,腰后,他的灼热不容忽视。

    他按住她微微颤抖的小手,“晚翠,不用……”唇印上她眉心,“不用这样。”他舍不得,手掌抚着她背心,一下一下地,“……哥哥舍不得。”

    暖烫脸颊贴着他衬衣,享受他的温柔,“原来傅钰哥哥,也会沉溺在肉欲当,”滑腻素手描绘着他清俊线条,方正下颚,“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冷静的人。“

    他只是笑,唇上还存着她的蜜,像是春光也随之沁入他身心,“不可以吗?……要不是时间问题,哥哥……”他戛然而止,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我、我还要拿博士学位……”她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手却还是揪着他衬衣不放。

    “好。”指尖又一次插入她发间,梳理那丰茂青丝,“你想的,都好。”

    ------------------------------------------------------------

    噫,你们看标题污了吗?

    沉迷于欧洲杯的少女更新啦!快表扬我~摇尾巴

    至于小钰哥,让他一路硬着好惹,┑( ̄Д   ̄)┍

    怎么说,小钰哥并不是好人,他做的很多都不是对的,但是晚翠不在意,并不是因为她蠢,她只是信任他,除开父亲她就只信任傅钰;而傅钰也不会对别人心软,只对她</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