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2

    傅钰从来没想过,会和一个这样的千金小姐纠缠在一起。

    他早就失去了优渥的家境,不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公哥。甚至她第一回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杂乱的建筑工地一角吃着最廉价的棒棒糖,一副典型的社会底层人员的模样。

    并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糖瘾,只是作为代替品而已,因为香烟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贵。

    不过,就算他家没有遭遇那些危机,他也完全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想到这里,他有些发愣地看着手上那双已经黑得不成样的粗棉手套。大楼的脚手架已经搭好,检查这项比较危险的工作,一般也是交给他这样的身手敏捷的年轻人来做。自然,报酬也会相应高一些也就是了。

    “小傅,”领头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时间抓的这么紧?没事,我们会跟工头说说给你加工资的,有空还是多陪陪女朋友吧。”

    “赵叔,”他苦笑一下,“她……”他很想说她并不是他女朋友,个复杂的缘由一时间竟也说不清——或者说,他并不想告诉旁人。

    “哎呀!”赵叔故作了然地眨了眨眼睛,“年轻人嘛,总会有些小口角磕磕绊绊的,你就多让着她一点就好了!”

    那个女孩他也见过,一看就是个千金小姐的模样。果然还是小傅这样的高瘦帅吃香,不过,大小姐应该也是不好哄的吧?赵叔开始脑补着,小傅这么拼命地工作是不是想要给她买礼物?

    傅钰笑了一下,敷衍过去。

    不是让不让着她的问题,从来都只是她在主导一切。他们之间的差距何止是云泥之别,她也很快就要去英国继续读大学了吧……

    要开工了,他收了收心神,开始攀上脚手架。

    其实,他写程式要比在这里做体力活挣钱多了。可是,到底为什么。

    他也不知道。

    ----------------------------------------------------------

    她翻着课本,心不在焉地听着课间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聊天内容,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晚翠,你SAT早就考了,做什么还这么认真地看着书?”有人挤眉弄眼地捣了捣她胳膊肘,“……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她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觉得林晚翠清丽姣好的容貌,越发地长开了,越发地引人注目。

    “嗯?”她偏头看了那个女生一眼,随意地把发丝往耳后一拨。

    “对……对,就是这样!”几个女生闻声一起围上来,“晚翠变得好妩媚,好艳……你是谈恋爱了吗?是那个高二的学弟明夜吗?还是赵晨阳,或者邵鸣?”

    她听她们列举那那几个人,几乎都是这家私立高的风云人物,赫赫有名的富家公哥。

    她笑了一下,“不是他们。”也没有确切回答究竟有没有谈恋爱。

    要是被她们知道,她有些时候会在一个只有三十平的小房间里过夜,而且还是跟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一起,肯定会觉得她疯了吧。

    不过,她跟傅钰,最多称得上炮友关系?

    唔,即使感觉他一直有点不情愿吧。

    ------------------------------------------------------------------

    想起初遇那一天,放学后她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想在外头走一走,打电话和司机说晚两个小时候来接她。

    平时没有注意过的林荫路,竟然也挺美的。凤凰花树高耸挺拔,点点恣肆绽放的赤华如红霞落于翠盖之上,香气清芬宜人。她眯起眼睛,享受着下午闲的时光。也许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她走得很慢,想要把平日错过的风景一一铭记于心。

    路终究是要到了头,再往下走去就是一片稀疏的绿化林,接着就是一圈被围起来的规划用地,似乎将在这里另外起一栋大楼。

    “诶,我跟你们讲,学校附近的工地最近好像来了个很帅的民工诶!”

    “又乱讲,你怎么可能见过民工啦?”

    “是真的,上回我和程靖宇一起的时候碰见了!真的很俊诶。”

    “哎哟程靖宇,你跟他做什么去了嘿嘿嘿……”

    她想起前几天女生们间那些琐碎的交谈,莫名地升起几许好奇——究竟那个民工得帅成什么样,能把那些富家小姐都迷得晕头转向的?

    ---------------

    钰哥标配棒棒糖再次出镜┑( ̄Д   ̄)┍

    我去和姬友玩啦嘻嘻,今天是存稿箱君发哟,=3=

    留言回来再回复吧!宝贝儿们~~~</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