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3 初遇

    这个地方会危险吗?

    她这样想着。但是莫名地不想回头。

    如果当时她能够预期,会不会犹豫,会不会继续走下去。然而一切都是没有如果的,在这一片浩瀚无垠的时间海里,即使只是坠落了一片花瓣,引发的涟漪也足以将往后诸多事件的轨迹打乱。

    下午五点一刻的时间,离司机接她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天色依旧澄静明朗,只有西边的云卷着斜晖染成了橘黄的霞。杂乱无章的工地一角,一个人正背对着她赤着上身坐在水泥块上,嘴里像是叼着烟。

    她讨厌烟味,却并不想走开。

    再往前一步,那个人像是听见了脚步声,缓慢地回头看她。

    就是传说那个很英俊的民工吗?林晚翠这样想着,似乎明白了那些女孩为什么会这么着迷了。

    他的确很俊。不是酷,不是帅,不是阳光,也不是浪。像是一泓深潭,幽远清俊,有着他这个年龄少有的沉着。即使他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齐整,磨得很旧的牛仔裤,精赤的上身有汗水和灰尘。

    他并没有在抽烟,只是在吃一颗糖。和他气质完全不搭调的,棒棒糖。

    她停下了脚步。思考着接下来她可能受到的伤害。这个念头很莫名,突兀地浮现在脑海,让她也有些迷惑。

    他会伤害到自己吗?她想着,可是越是这样越是好奇,越是危险越是诱惑。他分明不是她所了解的类型,难以界定。

    但是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跳脱任性的大小姐来说,他那种和他身处环境格格不入的奇特气质,的确是有不小的吸引力。

    但是仅此而已吗?

    心在左胸聒噪着,她不知道自己想要追求什么。她想起蒋铭看赵清懿的眼神,明夜和明遥那种几乎是超越禁忌的亲昵。总是还觉得自己缺少什么。

    年轻的小姑娘,她任性,骄纵,她想尝试不一样的东西。

    --------------------------------

    “喂,你叫什么名字?”

    她率先开口,走到他面前学着他的样坐下来,竟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校裙有可能沾上尘土。

    “我姓林,林晚翠,“迟迟涧畔松,郁郁含晚翠”的那个晚翠。”

    他那双敏锐俊气的凤眼终于正视她,“……放学就回家,不要随便乱走。”

    雪白半袖衬衣上,那个精致的校徽绣纹表明她是附近那所出名的私立学的学生。浅淡暮色之下,她脸颊肌肤白皙得几近透明,好像他多看一眼就会在上头留下淤青一样。

    她抬腕看了看表,五点二十五分,“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看来是个富家小姐。傅钰淡淡地收回眼,他母亲曾经也有过不少名表,只是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去抵债了。

    “林小姐,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吗?”他把没吃完的糖扔进垃圾桶,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要是我抢了你的表怎么办?”

    她毫不在意地笑一下,“你会吗?”晶莹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你会吗?”

    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对她竟然很有耐心,“我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或者说,他们可能不止会抢你的表。”

    她说话时,所展现的风姿很特殊。面容清丽雅致,偏偏又有一种娇蛮光艳的多变感觉,很难不引起旁人的注意,甚至觊觎。

    “呐,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先生?”看来今天是不能请他吃到饭了。

    他好像很爱叹息,“无名小卒而已。”

    她依旧执拗地看着他,“这很不绅士,先生。”

    他几乎要笑出声,这位大小姐是要拿绅士淑女那一套来对付他吗?可是……

    望向她眼底,一片明澈的澄然剔盈。他知道他面皮是还不错,她也许只是一时好奇而已……

    “傅钰。”

    她伸出手掌,纤白泛着浅浅粉红,“哪个傅钰?”

    这是要他写给她看吗?又一次被打败,抽出纸巾把手擦了擦,在她掌心写下来。

    傅钰。

    “是金字旁的钰啊,我还以为是郁郁含晚翠的郁呢。”她有些狡猾地笑起来,活像一只慧黠的小狐狸,“那么,下次再见咯。”

    ----------------------------------------

    晚翠没有了小钰哥一直的影响,现在还是个有些任性的小女孩~

    我……我好累QAQ

    送了基友去机场,走了一天,又送了一个姬友上火车OR

    要被烤熟了OR</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