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6 (冬夜迷情,温柔缱绻H)

    到底,流逝的是时间,还是自己的感觉而已。感觉……

    他回到那个老旧的公寓时,已经是夜深。刚刚赶完期末大作业,兼职时做的程式又出了些问题,费了不少功夫才算弄好。

    楼内灯光昏黄,一抹纤影似夜雾轻浥聚于他门前。

    流逝的是时间,也是她的感觉。她这样想着,拢紧了身上大衣。不是早就坦然接受这样的事实了吗,就算有再多的礼物,再盛大的宴会,她……

    “……晚翠,你怎么了?”他愣住了,看着她略微苍白的面容,一时间顾不上问她怎么找到这里来,连忙开门让她进去。

    当他把面条端上来的时候,那个玉娃娃一样少女正愣愣地裹着他的羽绒外套坐在桌边,一双翦水秋瞳疲倦地盯着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普通。她看着碗里的面条,加了荷包蛋的挂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却觉得好香,非常非常想吃。

    “别急,慢一点……”到底怎么了,想要给她顺一顺气,却看见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眶里跌落下来。

    他实在是不会哄女孩,只得蹲在她面前给她擦掉,“……有这么难吃吗,小姐?”

    她咬着唇,泪痕犹在,想要笑却又掉下眼泪,伸手抱住他,“傅钰,谢谢你!”

    突如其来的软玉温香,他僵了一下,手势生疏地安抚着她,“晚翠,晚翠……别哭……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傅钰,今天是我生日,我不想回去。”揽着他的腰,贪恋他身上的温度,“我不想回去。”

    -------------------------------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傅钰有些头昏目眩,俊眉轻轻颦蹙,明明是冬夜,他却觉得很热。暖暖烫烫地在血管里,皮肤下游走着。

    “傅钰,我冷。”她语气优柔,充满奇妙的情调,既是清丽又是光艳,既是娴雅又是娇纵。长长黑发披散如网,全身像是有什么光晕笼住,朦胧,性感,纯洁。

    他则是像包裹了丝绸的钢铁,她藤蔓一般攀爬上他精实的身体,依附着他,汲取那熨帖的温度。

    “傅钰……”她肌肤微凉,玉一样的剔莹,无比依恋,密密地揉入他胸怀。

    “获取温暖的方式,不止这一种。”他语调沉沉,手却不听使唤,极尽缠绵地抚摸着她后背。他并不谙情事,只是出于对她莫名的怜惜,布满茧的巨掌轻柔,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玉制品。

    “……是啊,”她喟叹,被他温柔的拥抱和体温融化,“可是这是最快的方法,不是吗?”

    “……为什么是我?”说不情热是假的,他也只是个蓬勃之年的大男孩,欲念交织,堕入她的网。

    “你合适,”她仰起脖颈,承受着他不熟练的啄吻,“……嗯,你知道的……如果是别人,他们……”指尖抚着他肩背肌肉,“可能会有纠葛……你……”

    如果是旁人,在同一个圈里,或许日后会有纠葛;他什么都没有,一不值,完全在她掌控之下。

    他心涨潮似得涨满道不明的情愫,有些酸,有些疼,更多的是奇异的酥软。即使她说出那样的话,他依然对她有种近乎疼惜的爱怜。

    究竟是怎么回事,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生了根,不动声色地蔓延着。明明是老旧的公寓,暖气也不是很足,他却沁出了汗,滚落在蜜色坚硬肌肤上,再与她的柔腴雪白融为一体。

    “……呵啊,傅钰……”她指陷入他发间,感觉他犹豫的细吻落到浅浅雪壑,逐渐变得灼热,无师自通一般舔舐她肤上腻津。一路向下,来到她含苞待放的幽秘。

    轻吟着,感受着自己汨汨流淌的水液,被他毫无章法地吻掉。他甚至有一丝不可控的狂乱,青青胡茬蹭在极致细腻敏感的皮肤上,她颤抖着,低哼着,听着他一声比一声粗重的喘息。

    “……傅钰、傅钰……”蜷缩起来,软腻素手摸上他精壮腰背,探索与自己迥异的身体。想要继续向下时被他按住,“……晚翠,别……”苦笑着,“我会,出来的……“

    她不好意思地笑,腰腿钩紧他,“傅钰,你好暖和,我喜欢……“

    少年血性,几乎沸腾的欲念将他神思烧干。明明他一身傲骨,素来喜欢掌控,却甘愿沦陷。极尽轻柔地进入她紧致湿热,不舍地听着她痛吟,任她尖尖虎牙陷入他肩头,咬的肤破血流。

    他让她疼了,她就要加倍地还他。进出,摩擦,大量的汗水从他们肤下冒出来,黏腻地沾到一处,桃花春雪落于沃土之上,融了化了,渐渐渗透进去,再也分不开。清寒冬夜自此春意萌动。

    “……嗯、嗯。”她皱着眉,收紧了身体,死命地绞住他。他一时守不住,哼着释放出来。

    喘息着,以为这样就算结束。原本在她心目遥不可及的,神秘的性事,此时只觉得疼,只觉得黏——但是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温暖,令人迷恋。

    “嗯?……傅钰……?”身上又落下无数的吻,她不解地看着他布满汗珠的面容,喉结危险地滚动着,他困难地笑了一下,握住她玲珑胸乳。

    上面还残留着他轻狂的指印,殷红地透着情欲的气息。像是熟透的果实,尖尖儿凝了一丝赤,忍不住继续采撷她的甜美。

    她又一次被他引发身体的悸动,随着他的动作共舞。他绵长有力的律动,炙热体温从那一处辐射到四肢百骸,她甚至能感受出他的搏动。内壁又一次收束起来,胀痛逐渐升起一丝难以忽略的酥麻酸慰。

    “嗯呵……”初尝情欲的两人,紧紧地拥抱着年轻的肉体,她战栗着绽放了。原来之前那一回,并不是、并不是……她迷迷糊糊地想着,轻吟着,肌肤浮起迷人红晕,像是雪花膏融了胭脂,妖娇地,整个人像是要漂浮起来。

    他,也是这么有争夺欲吗?看似清俊平和,骨里也这么野蛮吗……

    她不了解他付出的柔情,他也逐渐按耐不住,精力旺盛的年纪,怀又是雪肤花貌犹如幻梦的少女,只想奋力征战。

    他被她迷惑,被她掌控。一腔不知从何而起的炽情烈爱,似永不停息,似不知疲倦,只拢紧了她细细楚腰,一次次地进入她最柔软最水嫩的深处,搅出一池幽秘芳甜,津流浆漫。听着随着自己的撞击,她支离破碎的吟哦。

    “傅钰,……呵啊,傅钰,傅钰……”

    他被她网住。

    晚翠,你还冷吗。</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