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今宵别后梦寒

    机场人声嘈杂,他紧紧攥住拳头,哪怕掌心抱握着的腕表棱角已经刺痛了自己。远远地,像是遵从内心隐秘的呼唤,朝熙熙攘攘的人群望去,就精准地捕捉到了她。

    隔得很远。她身边站着一圈西装革履的人,戴着大墨镜的小脸像是消瘦了一圈。

    很快就要过安检了,她和一位斯儒雅的年男抱了抱,挥手告别。

    晚翠,晚翠。人群像是瞬间密集了起来,全部涌过了过来。再如何奋力穿行,逆流至上,她纤秀伶俜的背影还是一步步地远去,再也没有回头。

    “晚翠!”喉间如梗,竟然发不出一丝声响,只有沙哑的闷哼。

    可是……叫住她又能怎么样呢……

    至少再最后一眼。

    堕入她的梦网,抽离不掉。

    至少再最后一眼。

    她背影消失在出境口。

    眼前一片模糊。他一阵眩晕,闭上了再睁开——

    晨光熹微。室内静寂无声。

    良好的生活作息,他几乎又还是在6点半左右醒来。只是不同以往,他奋力眨了眨眼睛后,才从泥淖般的残梦挣扎而出。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那老旧昏黄的天花板,而是模糊的一片白。摸到床头柜的眼镜戴上,倚着床头陷入沉思。

    已经那么久了啊。

    枕边不再有她淡淡的香味,也不会再有,她瀑布一般披散的乌亮青丝,丝丝缕缕缠绕。

    他也已经离开了那个城市,申请到了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继续攻读计算机专业Phd学位。

    他却还总是怅惘,时常梦回那时候。每一次欢愉都像是抵死缠绵,都像是没有明日。

    在月底某一天,她终于彻底地消失,再也联系不到。只有枕边,躺着一只腕表。

    那天早晨他逃了保研的面试,像是被抽取掉所有力气——抓握着她的手表,一瞬间竟然想扔掉,远远地扔掉。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告诉过自己,只短暂的欢愉而已,自己什么都没有,怎么样都是抓不住得不到的。是他没能拒绝得了诱惑——此时不过梦醒。

    陷入了某种怪圈一般,越是想要淡忘,偏偏要时不时地重回梦境;醒来时,反而更想回忆梦种种细节,与记忆的对比,是否出入。

    究竟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似是不愿意再多想,起身洗了个澡又重新开始工作。

    早晨点钟,股市开始。

    硕博连读的第三年,他已经得到了更多的发展,也开始为一些公司做前端设计,或者后端接口。现在,他们实验室主要给金融业写程序,跟证券公司合作开发趋势预测和维护软件,忙得不可开交。

    按照日常维护的程序一路下来,竟也过了十一点半。合上眼,探手按着略微酸痛的后颈。

    一声提醒。是新邮件。

    点开,竟然是在这里认识的一位朋友,何天森发过来的晚餐邀请。说是今晚在那家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餐厅,带几位朋友过来一起玩。

    没等他回复,手机就响了起来。按下接听键,何天森就先叽里呱啦地讲了一大堆,“傅钰!你今天别想着找借口推掉,我的pper好不容易过了,需要大吃一顿!而且好几个朋友,还有你老板合作的那家证券公司老大的儿也会过来,你看着办!”

    他失笑,“好。”

    何天森像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大抵是惊讶傅钰这么爽快的答应。他听见那不可置信的一声“哈?”后,笑了一下,“我说,好啊。那么,晚上见。”

    ------------

    爱丁堡的秋天也冷得很。即使是在商场里。

    她收紧了外衣,习惯地抬腕看表。然而上面却是一片光滑雪白,轻声地叹了一口气。旁边的青年见状,立刻开口,“Lynn,要不去楼看看?江诗丹顿那边似乎出了新系列的腕表。”

    眸光似淡漠似无力,“不用,我不习惯戴。”把手插进口袋里,“等假期结束,我们就……”

    青年欲言又止,像是解脱又像是不舍,“Lynn,我……”他很想说只要你收敛一下脾气,我们还是可以继续的。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走出到街上,点点霓虹千串,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身旁他想挽起她手臂,却被她一眼淡睨制止。

    只抬头看黛蓝夜空,朦胧像笼了轻纱。

    那一年在机场和父亲告别,她数次想要回头。却又怕找寻不到那个想见的身影。当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候机室里明媚得刺眼。

    她看见自己裙角飞扬,独立一角,风声呼啸,最后一点心绪也融入风。

    她消失去,何尝不是傅钰消失去。

    去了未必会再返。

    “那么,假期就去水牛城吧。”

    水牛城比爱丁堡还要冷得多。她就是要这样的寒意。

    ---

    布法罗就是水牛城的音译名

    纽约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系相当不错,全美排名前50</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