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感受你的眼睛

    即使是初冬,布法罗也早早地冷了起来

    他到那家小餐厅时,离约定的时间早了将近十分钟。

    外头清寒,一进门镜片上就凝了一层水雾。何天森迎上来,将外套穿上,“傅钰,你来了。”说罢看了看表,“他们可能不好找这个地方,我出去接一下——你先点几个菜,就按平时的来就行。”

    既然选在了这里,自然不算什么正式的聚会了。还能点什么,不过也就是Bufflo  ngs,卷饼,香蒜面包和一些小食罢了。

    擦拭着镜片,顺便要了一杯Duobone。微微冰凉苦涩,入喉化作一丝不明显的甜——只是为了驱寒而已。

    大概是风雪变大了些吧,漫不经心地啜饮着酒液,招来侍从说晚点再上菜来。

    最后一口喝得太急,他略微被呛到了。酒精的劲头上来,胸似火烧灼,偏过头轻轻地咳嗽几声,却听见门边嘈杂,何天森和数人的交谈声,凛冽风声,卷着数片细小雪花飞入。

    倏然睁大了眼睛。

    凌乱的记忆碎片也如同冬风细雪,铺天盖地朝他袭来。

    他的时间海,又一次因为这些雪花震荡起来。即使那些细小的雪片坠入瞬间就融化掉,但是一池涟漪,已是不能平静。

    很安静的小餐厅,灯光昏黄似有暖意流淌,古旧的装潢透露出某些幽远意味。他觉得他喝多了,那一杯Duobone分明度数不高的呵……

    还是因为他没戴眼镜,竟然看见她伶俜身姿,投映在墙上,一头丰茂青丝依旧流动乌亮丽芒,在这个全美式的环境,像是从古老东方画走出来的梦女。

    以手支额,想要等酒劲过去,却觉得还是失礼,站了起来和那一大群人打招呼,同时做了手势要侍从把菜品呈上来。

    “傅钰,这是……”何天森的声音在耳边聒噪着,他也只是听着他讲,含着笑和他们一一握手。

    真的是她,晚翠,郁郁含晚翠的晚翠。

    她目光也未见躲闪,水眸晶莹变幻无数流光。个好似长高了一些,看他却还仍需微微抬高了下颌。略微有种骄矜意味。她并不是一个人过来——手臂正被一个英俊的褐发青年亲密地挽着。

    餐厅放着的音乐变了,一首大提琴的协奏曲,一声声弦音像是迎合心脏跃动的频率,敲击着他。几乎要把他所有神思湮灭。

    “傅钰,这是Brownng,”顺势捣了捣傅钰手肘,傅钰很快就意识到,这也许就是何天森所说的证券公司的公哥——也是正挽着林晚翠的那一位。

    “夜安,我是傅钰。“

    “傅钰很厉害,”何天森向来都是聚会上热络氛围的那个,倒了几杯酒就开始和众人攀谈了起来,“Brownng,你们公司和布恩特教授合作的那个项目,维护程式基本上都是傅钰完成的!”

    的确够朋友,不枉他帮他改了那么久的论,“哪里,何他过奖了。”的确也是何天森厉害,在哪里都吃得开,认识一大票人。

    --------

    傅钰这个人,天生就有让人信服的魅力。

    不是没想过再见到他。只是从来不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下。

    一别将近四载,大洋彼岸,竟也从未想过再联系。进门那一刹那,她甚至以为自己的脑袋被风雪吹晕了,才会再看见他的脸。

    于最光亮的刹那,感受你的眼睛。

    并不算是太好的举止,他像个酒鬼一样仰着脸,指尖拎着酒杯——然而灯光下,那张微微泛红的俊容,修眉凤眼,依旧深邃清逸如春山。

    他从前到了极致的时候,比现在还要诱人。一瞬间她甚至想松开Brownng的手臂——大抵也只是那个瞬间。

    他目光有闪动。只是暌违许久,她竟然不知道,他眼睛已经变得那么幽深了。

    以往还是少年向青年过渡的时段,他秀逸清朗,即使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也像是一泓流深静水。现在,他更是让人捉摸不透了。

    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坐着,举手投足之间满满都是敏锐清仪,再也不是当年还有一丝窘迫和忐忑的样。谁会知道,这个现在法布罗分校的计算机系高材生,会是当年潦倒到去工地搬砖的民工呢。

    她突然感到一丝冷。

    Brownng正饶有兴致和他攀谈着,“……傅,是你写的程式吗?很稳定……对,评价很不错……“

    “……团队一起努力的成果,“他没见一丝得色,“……对,现在教授也有继续加强维护模块的要求……”

    他在看着她,即使正和Brownng讲话,目光却总是在众人不经意的时候流连到她身上——那目光包含了很多很多东西,像是喟叹,像是释然,像是无奈,又像是执着,沉迷,怜惜,灼热。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幻出那么多情绪。整个人恍惚了起来,只觉得身上越发的冷。

    不自觉地靠在了Brownng肩上,他立刻环住她,“Lynn,怎么了?”

    她低下脸,心茫茫切切,不敢再看傅钰,“……没事,有点晕。”

    傅钰却只是将他羊毛呢大衣递过来,“Lynn她只是冷了。”</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