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怎么忘记得起

    她还是那么畏寒吗?心轻轻一个叹息,机灵如何天森,见状也点了一份浓汤给她。

    “傅钰,真有你的!”何天森趁着没人注意,拧了一把他手臂,“挺厉害啊,那个Lynn,Brownng的女朋友,是林泽的独生女。”

    “我认得她。”看着她乖乖地披上去,他才回去搭何天森的腔。

    一顿下来,也算宾主尽欢。

    何天森因为要开车,并不敢喝酒,基本上都是傅钰给他挡了。喝得微醺了,脚步下便有些虚浮,站起来的时候有些不稳。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往年他们欢愉时候,他尚存留了青涩冲动,像一只年轻的兽,即使克制也显示出一分的野蛮。

    现在他像是瘦了一些,体格没有之前那般精健壮实了。却更显出一丝风流蕴藉来。或许真的喝高了,一双幽深凤眼尽数被荡漾水波所覆盖,即使有镜片挡着,一睇一睨也皆是春日溶溶,风光秀逸。

    她将他大衣递给他,穿回自己的羽绒服,用风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像是不再忌讳旁人的眼光,他一直看着她,目光幽深宁远,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也就这一凝望,她心不可控地颤抖了起来。不自觉地搂紧了Brownng的手臂——傅钰,他有新的女朋友了吗?

    念头方起,她暗自颦蹙。本来她和傅钰,就算不上什么男女朋友——即使之前,他们是对方的初次,一起尝试鱼水之欢。但也仅限于此。

    “傅钰,我先送Lynn和Brownng回去,你在这儿等一下。”

    何天森有些担忧地过来,低声地问了一句,“你还好吗?”今天傅钰反常地喝了很多,东西倒是没吃多少。

    他披上外衣,眼神朦胧,“嗯。”似答非答的一声。

    “我没喝多少,傅,我送你回去。”意外地,倒是Brownng开口了。

    “怎么好意思,”他也有些错愕,潇洒地一笑,“快回去吧,等会儿雪要变大了……布法罗现在也很冷了。”

    “一起吧,”她开口了,“我会开。”

    今晚这个大小姐简直是惜字如金,难得此时她主动开口,何天森简直松了一大口气,他是东主,还有一些人需要他安排呢。

    窗外雨雪霏霏,万千素华琼英飘飘洒洒,天地间一片静寂。

    喝多了,他脑袋里晕乎乎的,斜倚在座位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Brownng攀谈着。

    “……对,Lynn假期………一起过来玩……”

    “她这么怕冷,水牛城并算不上什么好地方……”

    “你们认识?”Brownng倒是意外,看他外表俊雅,举止得体,一时间也只以为是林晚翠之前在国内认识的人,并未起疑。

    她握着方向盘的手颤了一下。

    “嗯,认识。”

    何止是认识。

    他合起眼,半开半闭,将喉间那一股酸涩咽下去。

    ------------------------------------

    他的住处到了。“傅,你还好吗?”

    有点讶异他迥乎寻常的热络,他疏离一笑,“没事。”

    步伐虽快,却有那么一丝踉跄。没有再回头看他们。清瘦高挑的黑色身影渐渐隐去。

    怅然若失的感觉袭满心间,她弯下身无声地抽搐着。

    傅钰,傅钰……为什么……

    Brownng收回视线,没注意到她的异样,沉思半晌,“Lynn,傅他是同性恋者吗?”

    “……”像是听到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她霍然回首,一双晶莹水眸看向他。明明是她熟悉的伦敦口音,她却有点懵了,“……你说什么?”

    “……我说,他是不是gy,”略微有些狼狈,“你不是和他认识吗?他很体贴,仪态也高雅有品味……所以我才……”

    “不是。”娇柔嗓音转为低沉,“……他不是。”

    谁比她更清楚。

    ---------------------------------

    他喝多了。

    真的。她比印象的更美,眉目如画,长开了,别有一番风姿楚楚的意味。

    久远的记忆,此刻如同漫天的风雪,来势汹涌地占据了他所有思绪。

    究竟、究竟为什么……

    倒在床边,灯光柔黄,映出落拓的半边影。突兀地伸出手,举到眼前,虚虚地笼住,像是要抓住什么,却抓不到。

    “……晚翠、晚翠……”低语喃喃。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气力,瘫在地毯上,酒意一阵阵的上涌。

    他有点想哭,却流不出眼泪来。朦胧之,暗夜风雪变成了当时一帧模糊剪影。暮色之下,她神色十足的柔蜜恬静,“傅钰,那你亲我一下。”

    他低下头吻她的眼睛。

    晚翠,晚翠。</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