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影一对人一双 (一更)

    “傅!”

    有人叫住他。回首居然是Brownng,口气含了一丝怪异的热切,“好巧。”

    奇怪。面上倒是不显,“Hey,午安……这是?”

    “傅,带我去你们实验室吧,”他虽然特意把话说得有点慢,但那种急切怎么都逃不开傅钰的眼底,“我顺便找布恩特教授谈谈。”

    两人走在路上多少还是打眼的。一个褐发深眸,腔调十足的公哥,一个俊雅清逸的亚洲人,已经有不少女生吃吃地笑着。

    傅钰倒不以为意,带着他去实验楼后径直请他进了教授工作室。自己则是重新回到座位上检查代码。

    想了想,又给何天森发了个邮件。

    “Brownng,一起晚饭吗,”他笑得隐约地,“还有何天森。”

    他的眼神傅钰并不陌生,只是有些恼——倒不是因为自己,或许是出于对晚翠复杂的感情。怎么就和这样的人在一块了呢。

    Brownng很豪爽地开了一瓶格兰翡迪,频频劝酒。

    何天森有些欲言又止,改用和他低语,“……傅钰,你搞什么鬼,这个家伙上回问我、问我……”像是难以启齿。

    他安抚地拍了拍他肩膀,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状似无意地晃着酒杯,“怎么今天不见你女朋友一起?”

    “Lynn她……”Brownng像是有些踌躇,想了想,又抬头看了看傅钰,“其实这一次来水牛城,我是想要同她协议分手……”

    傅钰愣住了。

    “她……”像是斟酌着言语,“Lynn她不是不好,就是有时候小姐脾气太大了,”苦笑着,“我理解她,毕竟是信恒的千金,脾气娇纵一点也没所谓。但,我也有我的难处……”

    “叫她Lynn她不高兴,硬要叫她名,那发音对我实在太难,”他饮了一口,喊了一声怪里怪气的“晚翠”,“喏,喊了又生气,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

    剩下的他再说什么,傅钰一句话都没听进去。胸似有火灼烧,分明不痛不烫,被那酒精一催化,竟也烧的眼前朦胧。

    她骄纵吗?

    他从来不知道。她在他面前的时候根本和这两个字不沾边。

    漫天余晖之下,她坐在水泥块上朝他伸出手,问他名字是哪个傅钰;夏天的时候带她去吃最普通最寻常的芒果冰,她也能吃得那么开心;秋天的时候等着他写完代码,就是很随意地去公园走一走,兴趣来了给她做几个脉书签……

    冬天呢,冬天呢……

    情思涌动,幻丽迷梦一般的冬夜。他终于被她网住,再也无法逃脱。

    “……抱歉,”他艰涩地开口,“我无意,只是想问一问Lynn女孩都喜欢什么款式的手表,我……”

    Brownng像是大吃一惊,眼神明灭不定,“傅,你有女朋友?!”

    “算,算不上吧。”像是全身气力都被抽走,颓然放下酒杯,低声说了一句,“对不住,我先告辞——下次我做东请你们。”

    “傅!”

    何天森赶上来,又是一通叽叽喳喳,“傅钰啊!你搞什么鬼,这种事你也不是没有遇见过,等会林大小姐找你麻烦那可怎么办!”

    傅钰外形出色,又体贴儒雅。竟然又很多人以为他是gy——前来攀谈的,Brownng并不是唯一一个。

    “天森,”他无奈苦笑一下,“我,我没那个意思。”只是也没必要跟他讲那么多,或者说他不愿意讲。

    “Brownng向来都是男女通吃的,”犹自絮絮叨叨个不停,“大概这也是林大小姐要和他吵的原因……”

    “嗯。”

    再也听不见什么声音,再也看不见什么景致。他居所扶梯之上,一名黑色斗篷的年轻女郎,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微微扬起的下颌倨傲,精致的冰冷。

    何天森哀嚎一声,“看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不,就杀到你这里来兴师问罪了。”

    他只凝视着那似远似近的俪影,好似醉意全消,又似酒酣更深。“天森,你先回去。”

    再也容不下任何人。只有她和着围巾飞舞的发丝,收收散散不停息。

    她的网。

    多年前就这样,无心铺张,不经意收紧,追不到来源,也寻不着去处。</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