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收紧你臂弯 (二更)

    他在她面前似乎真的很喜欢叹气,看着她被风吹得有些苍白的脸,手抬起来又止住,转身打开门。她只冷冰冰地看着他,“我能进去?”

    “水牛城这样冷,你应该戴手套才是。”

    “不怕被你女朋友看见?”若是以往,他也许早就要包拢住她冻得发青的手,用温热掌心徐徐抚慰。

    “或者说,男朋友?”无名的怒火再也敛不住,几乎要在刹那间迸溅出来。

    他端来热茶,错愕地看着她,有点哭笑不得。

    “晚翠,你……”他半蹲下来,把茶杯递给她,“没有,没有女朋友,自然也不会有男朋友。”

    那团冷香捧着茶杯,颜色终于温热红润了起来,还是那样的纤瘦柔软。

    他轻轻叹息一声——想过是一定要再见一回的,却完全没想过是她先找来他的居所。

    分别这么久,一时间竟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茶香袅袅不散,一室静谧。仿佛还是少年时,那个老旧的公寓里,他敲着代码,她则是猫儿一样窝在他身边。

    “傅钰,”她放下杯,像是有些坐立不安,只得抓紧了皮包,“我今天来,是讨一样东西,”顿了顿将手掌伸出来,“我的腕表。”

    他看着她,目光幽深宁远,不知道究竟藏了多少东西。

    半晌,他起身到室内,拿出一只藏蓝素缎面的盒。里面正是她那块百达翡丽。

    她现在一双纤纤玉腕上没有任何首饰,空荡荡的。傅钰记得以前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爱俏爱美,半月里手腕上的手链珠串腕表都能不重样地换。

    他重新给她戴回手腕上,刚刚扣好表带,却看见一颗颗泪珠跌落下来。烫得他心都在发颤,“怎么哭了?”一点点为她擦拭干净,指腹轻柔抹去她泪痕,“晚翠,别哭……”

    她呜咽着,语调七零八落,“……我,我以为你卖掉了……你来美国、要、要财产公证……前几天看见你,你……我以为……”

    心大痛。百味杂陈。

    他曾经想过卖掉这块表的。即使是二手,至少也能卖到二十五万块,再同教授暂借一笔钱,公证那里并不成问题。

    可他是个男孩,竟然要卖掉她的手表来读书——他实在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我卖掉公寓了。”他只简洁地这般回答,“这边也给我全奖,也还算过得去。”

    “……你、你为什么不和我讲你会来美国……我、我……”她哭着,断断续续地说着,整个人都倒进他怀里。他揽着她,一如当年一般轻抚着她纤瘦的脊背,“晚翠,别哭,别哭……”

    “我学计算机,自然也是美国好一些。”况且,英国开销是要比美国高——他只是不提,“要不然以后回去没脸找你。”

    “傅钰,你真蠢,”她揪着他线衫下摆,“……过了两年,你、你那里就是、就是开发区……”

    “哪里还管得那么多呢?”他十指陷入她黑发,缓慢地梳理着,“没所谓了,卖掉就卖掉。”

    她哽咽着。只觉得说不出的委屈。她这一次来找他,想着可能会会和他大吵一架,可能会把这几年养出来的小姐脾气发作得淋漓尽致——但是他一句,“要不然以后回去没脸找你”,轻轻松松地就安抚了她。

    他是想回去找她吗。

    傅钰从来就没有骗过她。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即使他什么都没有,但是那种从骨里生出的隐约的傲然,他不屑用谎言去伪装。

    傅钰,傅钰……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情了,只觉得一颗心跳动着,周围全是他的气息——就像从前一样,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从来就没有什么东西阻碍着他们。他们躲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像是最后一对爱侣。

    仰面望他,他眼神简直生动至极,让她无法忍耐。喉干渴,只喃喃,“傅钰,我好冷……”</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