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像花虽未红

    “傅,抽掉这么多报酬,下次得轮到你来请客!”实验室内难得氛围轻松,几个同门围成一圈轻锤着傅钰肩膀,跟他开着玩笑。

    TK买下了他们的软件,报价下来,比之前预期的价格要高得多。傅钰一下抽走了将近9%,的确不算小数目。

    他笑一笑,“请客肯定是的,改天吧,今天倒是有些事。”说罢拿起外衣,与众人告辞。

    实验楼下,一个几乎要把自己裹成球女孩,抱着一大摞资料,正无聊地用指尖在窗户上写写画画。

    “真的要来牛村读硕士?”他接过她手里的纸张,任由她把手插进他大衣口袋,“牛村冷成这样,多伦多应该也还是可以。”

    她只低头笑,“这里风气好,”想了想又多加了一句,“我想老老实实做科研不行么?”

    他哑然失笑,她学的商科,本身就不是什么纯科研的路线。

    其实再见面这个事实还是恍惚,说不通理不清的思绪纠缠在同一处,时间又一次变得不可捉摸起来。

    上一回还是深秋,她哭得精疲力竭睡死过去,差点误了飞机;然后她冬季从爱丁堡毕业,原来定了在多伦多读硕士,却又几经周转前来布法罗分校。

    好像一切的事情都没有变,好像还是从前一样,但也不会再一样。宛如刹那间交错的两个时空。前一瞬间还是青春少年的好时光,此刻她有东西要忙,他也有测试和开发要上心。

    总是再没有以前的亲密。

    他是不敢。她也像是一夜之间长大。

    “去哪里吃?”水牛城虽然又冷又村,却也还是有几家不错的餐厅的。

    “下午的时候我去超市买了东西。”她抬起眼看他,似有一丝期盼。

    他垂眸凝去——那双晶莹眼瞳老爱装载着他的影像,从很久以前就开始,静静地凝睇,一动不动。一时摸不清楚自己心思,只觉得心惘惘,既是要规避,又是想再靠近。

    那一片隔着他们的海呵——像是只有一瞬,又像是好一会儿。他在她眼看见了自己的影。

    距离还需要再缩短。

    -------------------------------

    是在她的公寓里做饭。

    他其实手艺不算太好。但是来到美国三年多,已经锻炼得相当不错了。即使站在这样一个充满烟火气的地方,傅钰竟然还是那么好看。

    她一直觉得好看这个词很乏味,但是对于傅钰,她实在想不出其它词汇来形容他。

    打住,打住。她暗暗告诫自己抽回目光,以免心思浮动,强迫自己全身心投入到笔电上的收购方案去。

    天黑得很快,暮色一下就转为黑沉,只厨房灯光昏黄。他们的影在地板上融到了一处去,饭菜的香味弥漫。

    不过是简单的菜色,傅钰放下碗筷,想到  Brownng曾经和他大吐苦水,说他们协议分手的原因,无外乎是吐槽她矜贵骄纵的脾气,什么饭局上不合胃口,直接把鱼吐到小碟里再不进食之类。

    可是现在她认真进食的样,心绪不明涌动。

    时间是有些晚了,收拾好后,他起身告别。

    门外又是细雪飘飞,他扣好衣扣,“晚翠,别出来了,冻着了不好。”

    她点头,很听话地合上门。不敢倚在窗边看他,只背对着门,想象着他远去背影。在路灯下。

    他开口道别时候,她曾经想开玩笑打趣他这顿饭可以抵押了夜渡资,却再也怎么也讲不出来。

    长久的默契是有,却多少还是疏离了一些。

    是疏离了,可是的确没有什么办法,他们之间有太多不好理清的东西。

    她想,傅钰是不会想着来依赖她的,即使他根本就没依赖过她。

    她们从来就是建立在一种怪异的关系之上。青春少年时,对性有懵懂好奇,正巧碰上了他。却在日复一日纠葛缠绕得深了——怎么解开,要怎么解。

    也许,他需要更多的机会,更大的空间;

    亦或是,他们两人,需要从这样的怪异抽离。尝试着像寻常情侣那般。</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