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你眼中的海 (H,二更)

    像普通情侣一样吗?

    他不曾想过。其实只也是自己不敢,内心最隐秘的,不动声色地隐藏着是自己的敏感。开口和她要这样的关系,只怕她无心答应,最后还是败给他自己的不对等。

    但是要拒绝她吗。这个竟然也做不出来。

    他更怕她眼睛里的海起了波澜,那么他的影会破碎,碎在那一片汪洋之,淹没沉浮不定,不知道要漂浮到哪里。

    她也没有开口和他要明确的答复。

    ------------------------

    只是圣诞节的时候,满街的红红绿绿灯光璀璨,她站在飞雪之,对着他笑了一下。

    “傅钰!”善睐明眸,巧笑倩兮,挥动着他送给她的围巾,“我好喜欢,不管你怎么看着自己一不值,我也觉得你最珍贵。”

    寒风将周遭霓虹灯影吹散,水波一样虚幻地荡漾开去。只剩下她俪影是唯一的存在与清晰,梦一般的回眸顾盼。霎时胸膛剧烈起伏,只感觉呼吸困难。

    他沉没在她眼波的星光海,想要奋力游到她的岛屿上。不想再漂泊。

    我等你呀。傅钰哥哥。

    可是哥哥不会这样对你。

    要是你真的是我哥哥,我也喜欢你。

    你是想让我去德国看骨科吗?

    她无暇去笑他竟然会开这样的玩笑,沉湎在欲望的海当。

    眼的景象一直在摇曳,模糊的。屋外太冷,屋内暖气又太足,玻璃窗上都凝结了水雾。像她此刻的身下,潮湿弥漫。

    灯光比平时的更暗,他面容更是看不清,因为他正俯身下去舔吻她的水泽芳蜜。血液在沸腾,原先微微冷的肌肤从内到外都热烫了起来,粉腻酥融娇欲滴。

    因为失去过,所以大概不会再碰触。

    但若是她,他可以做不一样的选择。欲念压制不住,焰火一般将他们烧灼。

    她喘息着,支起身,手指拂过他汗湿的面庞。上头或许还沾了她的水,哆嗦着抱住他亲吻。

    舌尖再一次接触,竟然回到当时的青涩与不安。他却不放开她,紧紧地揽着了,抚弄着她脊背。令她敏感战栗。

    唇齿相依,气息交融。这样的贴近,好像折磨,又好像还不够。再近一点,近一点,让他们眼的海再更近一些,距离再缩短一些。

    快来吧,沉没在我身体里。她无声地邀请,一池幽花娇蕊沐浴在春露之,酥麻空虚地等待着。

    久违的亲密。他掌住她胸乳,身下慢慢地抽送着,她轻吟出声。并不疼,只是感到满涨欲裂,近乎痉挛一般收紧了身体。他额上滴落热汗,眼分明情欲,指尖揉挼花蒂,极其细腻轻柔地把玩,哄着她放松下来。

    “嗯……”她弓起腰长长娇吟,似羽毛扫着心尖,一阵阵的酥麻。久违的炽热坚硬进出,每一次都磨着她最敏感的那一点打转,令她春潮涨满,哭吟出声,暖暖地流出无数花露。

    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潮热的,却不觉难受。只想缠住他,迎合他。

    她暖腻紧致地包拢上来,玉体横陈在他身下妖娆绽放。身体内的水液像是不停歇,沾染两人相连的地方,晕开银亮痕迹。

    她昏昏茫茫地到了一回,眼前似万千焰火瞬间绽放,灭顶般的快意袭来,全身战栗着,绞紧了他,“……傅钰、傅钰……哥哥!”

    “嗯唔……”她呻吟被他吞下,吻着她低语,“晚翠,……别叫,我……还不想出来……”

    “……你,”她声音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你真的没有过女朋友吗?”比以前瘦削这么多,唯独那个没有瘦下来。想到这里,她又敏感地一颤抖,甩落潮水。

    淋到他那处,他脊背似刹那间过电,全身都麻了。咬着牙忍过这一阵,指尖画着她胸乳轮廓,“没有,要有过也是你。”挺着腰再深入,“……那不如来说说你?”

    “啊!”她娇吟着,指尖陷入他后背,丝滑腿儿摩挲着他腰臀,“……说这些做什么!”

    “还不是你先提起的?”轻笑着,掐了掐她臀肉,“好啦好啦,跳过?”

    她说不出话来了,粉面潮红,星眸如醉地斜睨他,风月无边。看得他心潮澎湃,借着高潮的水液又一次次深入,拖着她一起卷入情欲漩涡。

    -----------------------------------

    傅钰,傅钰,春天的时候你再给我做豌豆汤吧。

    好。

    夏天我想去看大瀑布。

    那我和你去。

    傅钰,傅钰,那秋天呢?

    牛村的秋天很美,带你去捡栗,可能还会看见小松鼠。

    牛村冬天真是好冷。

    抱着我就不冷了。</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