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民工钰 迷恋你留在我身边 (三更)

    她拿到硕士学位的时候,他也终于博士毕业。在美将近载,他不仅是布恩特的得意门生,更是实验室人人艳羡的传奇师兄。

    博一时TK的收购案抽走9%;后两年又承担了新维护软件的开发测试的主要工作,获得将近31%的报酬以及红利,现在又拿到了AL的工程师聘请书。青云直上,也不过如此。

    她知道他究竟付出多少努力。

    也曾经感叹果然智商的差距——股票的走势线图,还是她教会他看的,现在他账户都快爆炸了。她只觉得咋舌,瞪他。

    “你的是你的,我的还是你的,有什么差。”

    她竟然不知道傅钰这么会讨女孩欢心。

    其实他也不知道。若说是青春少年时候的萌动,或者说渴望,那么到了现在,多巴胺的功效也该早就褪去。即使再重逢,不过余下就是怅惘罢了。

    但是这么多年来,竟然成了习惯。喜欢她,是肯定的。但是,爱她吗?他思考过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什么能称之为爱。

    只知道,她已经是他的灯塔,是他所有的梦想和追寻的光芒。或许会有相对她更好的选择,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当年的一点仰慕痴恋,已经化作而今的涓涓长情。

    在这样平和的生活,已经形成默契。早已信任维系。如若硬要找出理由,他遍寻,只能是因为爱她。

    这样的想法跃然脑海,他敲着代码的手指停顿了下来。也被自己惊到。

    尔后又释然。

    他们之间是怎么样的,已是在冗长岁月心照不宣。

    公开秘密若无人议异,我决心守一世。

    他的时间海,他的时间线,他的时间点,已经因为她尽数波动。怎么还舍得放开。因他知不易,当时不敢碰触,再次近在咫尺,说什么都要尽力抓住——也是为了证实自己。

    逃不开世俗的各种隐形要求。所以如果想要,需付诸更多。如何作实,为情人负责,为将来负责,更多还是两人的磨合。

    他早已不是那个在工地搬砖的窘迫的大男孩,他已经可以带着她去多伦多最好的餐厅吃饭,保持着她一如既往的生活水准的开支。却总是还觉得不够,总想再努力一些,再更靠近她一些。

    她却还是只爱在他们的公寓里做饭,有时候是她,更多时候是他。

    “傅钰,不管你怎么看着自己一不值,我也觉得你最珍贵。”

    她托着腮,在餐桌上不知道第几次这样跟他讲。每一次,他的心都要为此狂跳悸动不已。

    她格格地笑,有种小姑娘的得意和天真,让他很难把持住,凑过去便要掌住她芙颊亲吻。

    ----

    一如现在,小圆桌前烛影摇红,新鲜的海鲜和为了庆祝毕业开的一瓶Mclln威士忌兀自散发迷人醇香,却无人理会。

    良久,拥吻的两人才渐渐分开。目光仍是迷离缱绻。

    那双晶莹的眼睛,依旧还是倒映着他的影。明明影像是没有重量的,却透出一种牵挂的沉重。那片星光海里,他淹没进去,无法自拔。

    “这么着急着高兴,也不先打开看看?”他低沉地笑着,嗓音浑厚迷人,她听得又是腰背酥软。斜睨他,盘腿坐在软绵绵地毯上,下颌抵着他腿,将那个袋打开。

    一大一小的两个盒。小盒里是一枚翡翠戒指,浓翠深碧流淌;大的盒则是宝玑那不勒斯皇后系列的一款珠宝表。

    她拿起来看,有些哭笑不得,“傅钰,这块表搞什么鬼。”

    他梳理着她发丝,耸耸肩,“本来想买个更好的戒指,你一直就说想要那枚。又想装装土豪哄你开心,只能挑个宝石最多,blngblng的炫耀一下。”

    大概关于手表这件事,他总是有点心结,哪怕已今非昔比。

    她假意叹息一下,“都已经不是民工了,品味还这么差。”

    “谁说的,”他顺着她的话自嘲,“现在还是民工啊,IT民工,码农来着的。”

    又一次被他逗笑,柔腻脸颊蹭着他掌心。

    “你会不开心吗?”他低下头,凝望她眸心,看她不解地偏头,“没有请客,也没有摆一大堆玫瑰花和蜡烛,林小姐会不会不满意?”

    她噗嗤一笑,“像何天森那样我可不要。”

    何天森年前和女友求婚时,又是直升机又是花雨,阵仗浩大,他们只觉得咋舌,又不免觉得好笑。

    “有你就很好啊,傅钰哥哥。”

    时间已经给他们证明,这是他们自己的方式。他的确可以发誓,可以大手笔地浮夸展览——但是她不需要。

    约定重在的是心境。

    她父亲工作忙,再多的承诺和愧疚之后都变成了失望。她早就清楚,所以她不需要缥缈的诺言。

    傅钰不一样,他只会跨过种种困境,然后走到她身边、即使把什么都给了她也不会出声。似兄长似爱侣,似涓涓细流,静水流深。

    他臂弯收紧,将她密密地圈入怀,“晚翠,谢谢你。”

    谢谢你的孤勇,你的信任。

    我的爱人,我的灯塔。当我越过一切,远赴重洋,朝着一切挑战与荆棘迎面而上时,你是我的军旗。

    她心急促地跳动起来,转过脸去吻他滑动的喉结,看着他情潮涌动。一切顺理成章,烛光交缠的人影。

    她玉体横陈,全身上下只有他送的那颗戒指,粉光致致,情致盈盈。

    他又一次带着她攀上极乐。

    缱绻缠绵,肢体交缠,她凑到他耳边吻他,“傅钰,以后你背着我养小的怎么办?”凤凰男太多,不得不防啊。

    “我哪敢,”他假意害怕,眼底却是笑,又一次挺入她酥脂嫩玉之,“你可是能清楚希腊语问号的用法(1)的姑娘呢,到时候给我替换一下,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很想笑,却被他动作冲撞得零碎了,只是喃喃,“……我知道,傅、傅钰我……知道……啊呀……”

    “我也知道,”他目光沉柔,“无论怎么样,我都最喜欢你。”

    ------

    (1):梗来自英式没品笑话。

    希腊语的问号是类似于分号的“;”(+037E),但和英语的分号“;”(+003B)是不同的,代码大量用到了了英语的分号。所以说晚翠要是替换的话,傅钰真的会怀疑人生了哈哈哈哈。

    -------

    碎碎念:

    其实写现言对于我,还真的有些吃力的。狡诈哥哥这个,一直都写不好,好喔不了人物的感情和特点。所以才开了民工线——其实要表达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不管怎么样,钰哥哥都最喜欢晚翠。

    当他被收养,晚翠是他的良心。她的温柔令他沉迷;

    当他什么都没有,晚翠是他的灯塔,她的偶尔骄纵和天真,都吸引着傅钰。

    不管命运线怎么变化,他们的时间海时间线,总是要交织在一起。

    也很对不起大家,民工篇说好了是火辣辣牛肉锅,结果被我写成了清补凉养生汤XD

    可能还是因为露娜偏爱温柔斯的男孩23333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新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写——因为我得开始准备论了,毕竟还是学生,毕业重要啊。想着还是存稿多一点再开。希望更新能稳定一点,嘻嘻。

    应该是古言,个我比较擅长。可能不再是情欲类,而是古代言情方面,也会有肉,哈哈。

    留言考完试再回复吧XD    周一下午最后一门

    OR,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希望回来的时候还有大家捧场呀!总之,真的感谢POPO,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和鼓励!

    (づ ̄3 ̄)づ╭~</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