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黑心狡诈钰 林老师,请惩♂罚我 (高H,甜)

    “晚翠,很晚了。”

    她头发新洗了,柔顺蓬松地披散在脑后,散发着淡淡的水生莲花香氛。整个人在澄黄灯光下似典雅山水画卷缓缓铺展开来,眉目如画,清丽婉约。

    “嗯,傅钰哥哥,再等一会儿就好了。”苦恼地看着笔电,自言自语,“要怎么和学生解释欧拉和拉格朗日呢?”

    她对数学的热爱,不仅仅限于热衷于精算分析市场面板上的那些数字游戏,甚至作为杰出企业家被邀请到高校演讲的时候,都在和学生谈着数学是多么美妙。

    当然,数学是很美没错。但是她更好看。

    他走到桌边,抬起手,揉了揉后颈,舒缓一天工作的疲累。

    这一招百试百灵。即使她知道这不过是傅钰这只黑心狐狸博取同情的招数,但是不可否认地,换下正装摘下眼镜的傅钰,更有种俊雅柔和的姿态。让她很难不对他心软。

    “傅钰哥哥~”她招了招手,“我给你揉揉。”

    狡猾的傅某人,心满意足地躺在自家美人的柔软大腿上,合上了眼睛,任由那泛着淡香的嫩指轻柔地按摩着他的太阳穴。

    听着他喉溢出的几声舒适的低沉呢哝,她脸悄悄烫了,眉梢染上一丝淡粉。傅钰哥哥的声音好撩人……

    他下颌有一层淡淡的胡茬,摩挲得她掌心有些酥麻麻的。那种战栗从手掌一路沿着血管游走到身体各处,引发身体里的悸动。

    她害羞地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的视线从他俊美的面容和那滑动的喉结移开,转回到电脑上去。

    傅钰却慢慢直起身,从后背反抱住他,下巴抵在她滑嫩肩颈,曼声读出她ord上的稿,“你喜欢拉格朗日,还是欧拉式追妹法?”

    不疾不徐的嗓音,带动了胸腔的震颤,紧贴着他胸膛的背部与之共鸣,令她芳心战战。

    傅钰哥哥的声音真好听,大概就是公司前台小妹们天天讨论的低音炮的类型吧。

    恍惚又听见他低低的笑,暖热气息灌进耳心,挑动人心一般的缠绵悱恻,“林老师,你就这样教的学生吗?”喑哑,浓醇得近乎呻吟的喘息,撩拨得她浑身发酥,腰儿一软朝下滑了一截,正巧就把一双雪乳送入他掌下。

    “老师,你要教我什么?”

    有他这么放肆的学生吗?

    “老师,什么是拉式和欧式追妹法?”他像是玩上瘾了,轻轻吻住她莹白耳垂,湿漉漉地舔舐,“可以教我吗?”

    她似嫩蕊着微风,款款摇摆起来,身下潮湿滑腻。却咬着唇抗拒,“哥哥,我的稿……嗯,没写完啊!……”

    他的手探入她衣摆,细细摩挲她腰臀。柔润玉肌微颤,说不出是期待还是抗拒。他对她身体这一段的曲线最是迷恋,时常以温柔灵舌细心勾画,用那低沉性感的声音喃喃该如何用数学拟合出来这么柔美的线条。

    “林老师,现在我是你的学生,你该教我怎么做。”手指拂过那处幽秘芳草,轻轻梳理,承接滴落的春露,看着她肩颈逐渐漫起粉潮,艳色欲滴。

    “傅钰哥哥!”她挣脱开,想要抑制体内的热潮,声音却比平日的温和多了些许酥骨妩媚,“……让我写完……”

    “老师,您忙您的。”他像是上瘾了,腿勾住她,屏幕上映出他们紧密交缠的身体,令她又羞又怕。

    傅钰哥哥太坏了。她颤抖着,忽略他唇舌手指在身体上施展的魔法,哆嗦着继续码字。

    “……拉格朗日法,你拼命去追踪你爱的人;……”啊他、他…嘤咛……

    丝丝缕缕带着哭腔的喟叹,不受控制地流溢出唇角。他修长的手指探入她幽深处,指腹按压着,她绷紧了小腹,像是要把他吞进去。

    胸前蓓蕾寂寞地胀痛着,一阵阵的空虚痒麻;腰后他蓄势待发的灼热,不容忽视。

    不要理他,不要理他,继续写……

    “……另一种是欧拉法,你静静地坐在你的时空里,……”

    拇指沾了沾花露,轻轻刮了一下花蒂,食指配合着动作,再深入,找到那一块最敏感最娇嫩的媚肉,摩挲不休。

    “嗯啊……”高潮来得如此措手不及,她眼前一片空白,极度的酥麻的快意从身体某个点向四周辐射开来,汗水几乎是一瞬间冒了出来,鬓角潮湿。浑身都软了,她哆嗦着,娇泣着,竟然还继续打完了最后一行字。

    “……等待属于你的那个人。”

    按下句号的时候,她像是被抽取了所有精力,只能在他指下绽放,秀美玉容潮红,倒在桌面,嘤嘤哭泣,细细娇吟。

    “老师,你在等我吗?”

    她从失神缓缓转醒,屏幕上一串凌乱的字符,是她高潮时无意识手压到了键盘上,仿似她经不起他引诱的证据。

    “……坏学生,老师要惩罚你。”

    眼波含水,眉梢凝着艳色的红,这么酥慵娇媚的老师,没有哪个学生不会幻想她吧。傅钰抬起她下颌,细细啄吻,“老师,我好怕。”

    她转身推倒他,滑腻温热的手从睡袍底下摸上去,握住他的。

    滚烫,茁壮。

    他感觉自己腿内侧的肌肉紧绷得将要痉挛,兰指轻柔抚过柱身,一点点来到他顶端。拈起他溢出的清液,“天天都想着这些东西的坏学生。”

    缓缓张开口,含进去。手掌圈住他,舌头生涩地舔舐。

    他声音变得越来越黯哑,几乎是低低的咆哮,“晚翠……”,听得她心弦震颤。他想要耸动,却被她喝令老实,皓齿不经意刮过他,让他又痛又爽。

    感受着他在她舌下的颤抖,她慢慢退了出来。

    她胸口急剧起伏,嘴唇红润而带着水光。他浑身紧绷,苦笑着嘶哑地问她,“晚翠,你、你……”他从来没想过要她这样的,从来都舍不得。但是现在,百脉俱沸,情潮澎湃,鬓角汗珠滚滚而落,令他不得不开口哀求,“……晚翠?”

    目光灼灼,带着她的手往下。

    她慢慢地笑了,挪动腰臀轻拆细腿,扶着他那里,缓慢地摩挲着她水光潋滟的穴口,“叫老师,就给你。”

    他有点想笑,还是乖乖地轻吟出声,“林老师……”低沉,又色气十足。

    “嗯……”进入的瞬间,两人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春深水满,幽径内一池娇花嫩蕊纷纷陷落,被他涨涨地撑满了。

    俯下身去和他接吻,她唇上有他的味道。眼前一片朦胧的虚幻,一切景致都水波一样破碎开,只有他们相连的躯体是唯一的实在。

    拧着眉,又是欢悦又是痛苦地起伏着,水声泽泽,气喘吁吁。发丝飞舞,染了汗水,黏腻得像要把他们永远粘连在一起。

    “傅钰哥哥……”她娇瑟呢喃,“……不要,太深了……”他的手压在她后腰,挺动身躯进得更深,磨着软嫩花心,“老师,你喜欢吗?”

    她嘤咛出声,瘫软下来,手脚皆酥茫茫,任他动作。身下潮水似不停,沾染到床单上,化成淫靡妖艳的凌乱痕迹。

    他抽出来,硬挺上兀自滴落晶莹水线,将她翻到身下,再次进入。

    她再也不能想其他的事情,只剩下他。唇齿相依,自己化成了春藤缠绕上他的躯干,“……哥哥,你、压着我头发了……嘤嘤,不要、不要……!”

    手心发酸,玉足绷紧了又弓起,迷乱只听他问,“晚翠……你上哪学的这些?”

    不是他要玩的吗?睁开妩媚水眸,他颧骨暗红,凤眼盯着她的唇,暗示性地含了一口,身下用力一顶。

    嘻嘻,他说的这个啊。

    抚着他汗湿的肩头,声音因欢愉而破碎妩媚,“嘻嘻,……你、你的那台最久的笔电,呵啊~~E盘里有那些……嗯……”

    他愣怔,气急败坏地堵着她的唇,动得越发厉害。

    她被高潮的巨浪一重重地冲刷着,却还只是笑。

    原来,男孩都会看那些东西啊……

    真是个坏学生呢。

    ---------------------

    E盘里的黄片,┑( ̄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