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第一个世界:《大兵叔叔干翻我》

    楚娇眨着眼睛,望着镜里同样扑扇着浓密睫毛,短手短腿的小人儿,心想,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不管是她是书的角色这件事,还是她真的穿越了这件事。

    她已经是另一个“楚娇”了。

    这个楚娇,与她不同,有一对爱她的父母,从小生活得像个小公主。

    然而父母飞机失事,丢下她一个人。

    按照系统419的解释,她绑定的肉欲系统,穿越的也是肉世界。这些世界在作者的笔下成型,但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及其不稳定。

    她的任务是作为女配逆袭成功,所以必须踢掉女主,攻略男主,攻略方式就是系统提示过的——身体接触。

    【419,你出来!你告诉我,这个身体才5岁!你要我怎么和男主角体液交换!!】

    楚娇抓狂。

    作为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一个的母胎solo狗,她虽然偶尔也会在寂寞的夜晚,求个种开开车,偷偷摸摸看看小黄什么的,但连自慰棒都没买过一根,更不用说亲身实践了。

    【宿主不用急,体液交换和身体接触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接吻,口交……】

    冰冷的声音继续想起,楚娇越听越脸红,赶忙叫停。

    【STOP!大白天的,不要在我脑海里开车!】

    楚娇用小短手揉了揉脑袋,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她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

    一切只是任务。她拍拍小脸蛋,清醒地告诉自己。

    接收到系统提供的原世界梗概,楚娇有些无语,

    这个世界是基于一本名叫《大兵叔叔干翻我》的小说,全都是女主小娇花被身强体壮的男主角各种场景干翻的肉。

    这么直白的车,她平时都不好意思上。

    快速翻完,楚娇只记住了男女主的名字和身份,她现在对于自己即将可能要面临的种种描述的场景和ply并不想仔细研究,所以掩耳盗铃的忽略。

    女主角叫李梦儿,男主角叫楚珉深。两人在女主角高军训时认识,帅气军人教官和娇美的女学生,擦枪走火,好不快活。

    楚娇在则是男主的侄女,因为父母离世而被叔叔楚珉深收养,对楚珉深怀有畸形的爱恋,在两人间处处捣乱,一来二去,倒是更凸显出李梦儿的善良大方,楚珉深对楚娇渐渐不满,而对李梦儿日益倾心。

    楚娇内心还在狂吐槽这篇烂,就听见屋外传来敲门声。

    她连忙跑向门边,先保姆一步打开了门。

    继承了本尊的记忆,楚娇清楚,昨天本该是她爸爸妈妈从国外回来的日,但她等了一晚上,都没有等到人。

    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在空难去世了。

    而她,还不知情,仍在家里傻傻地等待。

    “爸爸妈妈!”

    楚娇还未见到人,便大喊道。

    来人听得这句话,刚毅的脸上难忍伤痛,他放下手的行李,大手一捞便将楚娇抱了起来。

    “娇娇,是二叔。”

    楚娇望向男人。

    浓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帅气的脸上风尘满满,一双锐目此时满是血丝。

    这就是男主角,楚珉深了。

    他应当是听闻了哥哥和嫂离世的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二叔!”楚娇软糯的笑了,回抱了他。

    “二叔,娇娇好想你,你好久没来看娇娇了!”记忆,楚娇上一次见到这位二叔已经是一年前。楚珉深常年在部队,很少回家。

    “二叔今天怎么来了,和爸爸妈妈一起回来的吗?”

    “……娇娇……”

    “你爸爸妈妈,他们……他们……”

    楚珉深一个做事果决的大男人,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才能不伤害到怀里这么个小小的孩。

    “嗯?他们怎么了?”

    楚娇挣扎着想要下来,头往门外探着,想看看爸爸妈妈是不是藏在门口。

    楚珉深感觉喉咙堵住了,紧紧抱着楚娇,  “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现在还回不来。娇娇以后就跟叔叔过,好吗?”

    “他们去哪里了?”

    “爸爸妈妈不要娇娇了吗?”

    “娇娇会很听话的,叔叔,娇娇以后都不买玩偶了,娇娇会很听话的。”

    “你让爸爸妈妈回来好不好?”

    “娇娇是一个听话的好孩,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娇娇了?”

    楚娇一开始只是装得焦急,但越说便越感同身受。这些话,她一直想对当年抛弃她的父母说。她是个很听话的孩,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要她?她在孤儿院也是很乖很乖的,为什么没有人收养她?

    为什么?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楚娇的眼眶滑落,砸在楚珉深的脖颈上,重重的,像是砸在他心口上。

    “娇娇最乖了。”

    “爸爸妈妈没有不要娇娇。”

    “他们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娇娇还有叔叔呢。”

    “叔叔陪娇娇一起等爸爸妈妈好吗?”

    “叔叔现在一个人,娇娇不心疼叔叔吗?”

    小孩忘性大,楚娇现在才5岁稚龄,楚珉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先哄着他。

    他一直在男人堆里打滚,对待下属也是直来直去,没有什么不是打一架解决不了了的。

    但对于要如何哄一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他简直是手足无措。

    楚娇大哭了很久,将心的郁结发泄一空。

    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顶着五岁的皮囊,内里她却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如今这么嚎啕大哭,简直太丢人了。

    她蹭了蹭楚珉深宽厚的肩膀。

    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两人身上。

    楚娇心想,这个怀抱真温暖。</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