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叔叔,它变硬了(微H)

    楚娇摸着手半软半硬的物件,往下望去,心惊叹。

    好大。好粗。

    她虽然也是里番老司机,但亲眼见到男人的肉棒还是第一次。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巨根。

    楚珉深在小说被描写得便是器大活好。

    他身高1.88,是西南军区的兵王。常年高强度的训练让他一身都是均匀的肌肉,还有傲人的体能和名副其实的公狗腰,常常把女主干得晕死过去。

    这不过是字的描述,而转换到楚娇面前的,则是活生生的真人。

    楚珉深此时不过二十五,并不像遇见女主那时那样成熟,却糅合了青春的活力和男人味,有一种独特的迷人魅力。

    此刻要害被人抓住,他僵了腰,心道不妙。

    因为!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下半身竟然有点抬头了!

    不过是给小侄女洗个澡!!

    自己何时变得这么没有自制力!这么、这么淫荡!?

    竟然,竟然对着侄女也能发情!?

    陷入深深的自我唾弃,楚珉深没有第一时间将要害从楚娇手拯救出来。

    两人挤在浴缸,贺珉深高大的身体让整个浴缸空间变得十分狭窄,两人的距离也十分相近。

    挡在两人间的泡沫渐渐散去,楚珉深的鸡巴一点点暴露在清澈的水。

    楚娇着魔一般地,伸出另一只手,两只小手将楚珉深的巨根握住。

    “哇,好大喔。”

    “好像一根大肉肠。”

    女孩天真的感叹在楚珉深的耳边炸开,他回过神,赶忙往后退去。

    可是浴缸本就不大,他还没退多远,就到了头。

    而楚娇抓得虽不用力,但两只手握得牢牢的,他这么一退,倒是让楚娇的双手从根部划到了龟头,滑腻腻的小手带动摩擦,让楚珉深下腹一紧。

    “咦,为什么它变硬了?”

    楚娇一边疑惑,一边轻轻地捏了捏柱身。

    此时两人的姿势有些奇怪。

    楚珉深靠在浴缸后侧,双肘撑着浴缸底部,大长腿迫于空间大小,一直一弯地在楚娇身侧,而楚娇则被他夹在间。因为他的后缩,整个人都斜倒了下来,浴缸的水被两人一阵折腾早已去了大半,而此刻,他的肉棒在楚娇的几次“无心”揉弄下渐渐立起,龟头恰好冒出水面。

    “嘶——”

    楚珉深倒吸一口气,他无比后悔,就不该心软同意和这个小磨人精一起洗澡!

    这,这算是什么事儿!

    “啊,叔叔,娇娇给你抓疼了吗?”

    楚娇听得楚珉深的声音,连忙用手揉了揉肉棒,又将双手撑在楚珉深大腿上,整个人跪着凑上前,对着楚珉深湿润的龟头,轻轻地吹了两口气。

    “呼——呼——痛痛飞哦,吹吹就不疼了~“

    楚珉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的鸡巴,已经完完全全地硬起来了。

    抬起手抹了把脸,他尽力无视下身的悸动,正色对楚娇说道。

    “娇娇,快点把澡洗完,一会儿冷了你该感冒了。”

    楚娇一愣。

    男主定力这么好?都硬了还能把持住。

    她心有些郁闷。

    果然她不是女主,没有撩人的能力。人家硬了也就是正常生理反应,根本对她没感觉。

    这也是当局者迷。

    楚娇也不想想,她目前五岁的小身板,如果楚珉深真的吃了她,那才叫禽兽。更何况,两人还差了一个辈分,在古板的楚珉深心,自己现在的反应已经十分出格过分了。

    不行!

    她不能才遇到困难就放弃!

    楚娇告诉自己,拿出点魄力来。

    她手脚并用,爬到楚珉深的身上,一屁股坐在了楚珉深的肉棒上。

    软软的臀部从肉棒的头部划到尾部,臀缝带楚娇轻巧的体重摩擦过肉棒,让楚珉深一阵颤栗。

    “那咱们赶紧洗吧,洗完了好睡觉觉!”

    楚娇一边说,一边胡乱地在楚珉深身上点火。

    小手像是弹钢琴一般,轻巧地跳跃在楚珉深健壮的肉体上,这里揉揉那里搓搓,小屁股还不停地摆动磨蹭,一次次划过坚挺的肉棒,誓要把“作死”二字发挥到极致。

    “呀,对了,还要洗这里呢。”

    楚娇往后靠去,将后背贴在楚珉深弯曲的腿上,带着些羞意,张开了自己的小短腿。

    她指着自己的阴部,一本正经地对楚珉深说道。

    “妈妈说,女孩的小妹妹一定要好好洗的。”

    楚珉深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

    近在眼前的,是小女孩泛着粉红色的私密处。

    娇嫩的,可爱的。

    他听着楚娇不谙世事的华语,粗粝的大掌竟听话地伸向她的那里,轻轻覆住。

    “要怎么好好洗?”

    他听见自己问道。

    “这样吗?”

    他伸出食指和拇指,拨开了花瓣。

    又伸出指,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一点一点,慢慢地碾磨。

    触及的,是灼人的热度。

    鼻尖的,是撩人的奶香。

    眼前的。是纯真的美丽。

    -----

    大午的,偷偷发个车。

    女主还小,先肉渣一发。

    写这里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洛丽塔》。

    “洛丽塔,我生命之火,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  丽  塔。”</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