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叔叔,我才不笨(微H)

    楚娇嘴都酸了,看着眼前依旧坚挺的肉棒,欲哭无泪。这持久力,她心有点恐惧。

    正胡思乱想着,一瞬间感觉天旋地转。

    她整个人被楚珉深抱起来,然后仰面朝上,被他推倒在了沙发上。

    “娇娇……娇娇……”

    她听见楚珉深沙哑的,充满情欲的轻唤。

    “二叔……”

    她看着覆在她身上,喘着粗气的男人,傻傻的伸出双手描摹着他的眉眼。

    剑眉星目,甚是好看。

    她凑上前,嘟着嘴亲了亲楚珉深的唇。

    以往他们也曾这样亲过,但那是不含情欲的,亲人之间的亲昵,一触即分。

    但是现在。

    四瓣唇贴在了一起,并没有立即分离。

    楚娇现在上半身悬空,累得慌,干脆双手搂住了楚珉深的脖颈。

    楚珉深一只手撑在沙发上,上半身慢慢向下倾,加深了这个吻。

    他想起睡梦亲吻小花朵的销魂滋味,慢慢的张开唇,伸出了自己的厚舌。

    一点一点地,分开了那张樱桃小口。

    楚娇感到唇间一阵湿濡,望向面前男人的双眸,那里不复平日的淡定肃然,而是深沉的欲色。

    她顺着楚珉深舌尖撬动的力道,顺从地张开了唇,迎接不属于她的浓烈热度。

    楚珉深此刻已然忘却了几年来的克制,他如狂风过境般,入侵楚娇的檀口,横扫过鲜嫩多汁的唇舌,用力吸吮。

    他如同梦境自己所幻想的那样,一颗一颗地舔过这朵小花儿的牙齿,感受着怀小巧的身躯轻轻的颤动。

    他粗粝的厚舌来回摩擦着她娇软的舌体,趁着小花朵失神之际,更是在软嫩的肉璧上横冲直撞,汲取着她甘甜的津液。

    “唔……唔啊……嗯~”

    楚娇的唇舌被擒取住,只能乖乖的承受,第一次接吻的她内心砰砰直跳,连换气都忘了。如同离开水的鱼儿,感到窒息。

    楚珉深看着眼前渐渐通红的小脸,挣扎着收回了大舌。

    “小笨蛋,用鼻呼吸。”

    他捏了捏楚娇的小鼻头,教道。

    楚娇大大地喘着气,用头碰了碰楚珉深的额头,“我才不笨。”

    “多学学就会了!“

    她不知死活的反客为主,嘟着嘴凑上前,再一次献出了自己的唇。

    不知过了多久。

    两人才再一次气喘吁吁地分开了唇。

    楚娇早已被亲得全身发软,像只树袋熊似的挂坐在楚珉深身上。

    她上半身的小吊带,一边肩带不知何时被蹭得滑落,松松垮垮地挂在臂弯,露出半边娇胸。

    身下的小裙也像花瓣一样,铺开在她与楚珉深的大腿上,而之前被她从楚珉深内裤掏出来的肉棒,此刻正紧贴在她的大腿根部。

    肉与肉,炽热与温凉。

    电视上,影片还在继续放映。

    女主角套弄够了,脱下鞋,爬上了病床。

    她撩开自己洁白色的大褂,里面空无一物。

    她张开腿,趴坐在男人身上,撅起圆润的屁股,慢慢往下沉,让自己的花穴渐渐靠近那一处昂扬,然后轻轻蹭动。

    楚娇今日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小裤裤,此刻她正歪着头,学着电视上少女的动作,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将自己的花蕾在楚珉深的巨物上蹭动。

    楚珉深此刻眸色深沉,他伸手拿过遥控器,啪的一声按下了关机键。

    电视机瞬间黑屏。

    那是他的占有欲在作祟。

    他不喜欢他的小姑娘看别人的赤身裸体。

    他将小姑娘轻缓的放平,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四目相对。

    “娇娇……我是谁?”

    楚娇亮晶晶的双眼微弯,“你是二叔,我最爱的二叔。”

    她又凑上前轻轻的亲了一口男人的双唇。

    “我只有二叔。我只要二叔。”

    “我,我想当二叔的新娘。”

    楚珉深听着身下小人儿天真而炽热的告白,心的猛兽终于挣脱了枷锁。

    他知道,他栽了。

    他溃不成军,他缴械投降,他甘愿被俘获。

    他低下头,在楚娇的眉心印下一个吻。

    然后沿着眉骨,双颊,耳廓,脖颈,一路向下,如同虔诚的信徒般,一寸一寸的,在楚娇的身上烙下印记。

    -----

    下一章炖肉。

    我理解的H就是指肉欲交融,不单单只是插进去才叫H。男女主角的H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而递进的,想看一上来就毫无分说的艹艹艹,Sorry这篇不适合~

    然后我会尽量把H写得有滋有味的,当然,大家有什么意见建议欢迎提出。感觉POPO的小天使大多都是闷骚型,闷声吃肉,哈哈,希望你们也能多给我反馈啦!</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