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叔叔,有人污蔑我

    楚娇对李梦儿的谋算毫不知情,她如今正享受着每天在大庭广众下和楚总教官暗搓搓地眼神调情,还有偶尔晚上偷偷情的小刺激,不像其他女生觉得军训难熬,有了二叔在,她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但不知道哪一天起,她忽然觉得周围有些男生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带着点不屑,带着点意外,更多的是恶心的笑意和色迷迷的探寻,让她浑身不舒服。

    而且这样的情况愈发严重,没几天,她便感觉到更多不认识的  同学在偷偷打量她,议论她,背着她指指点点。

    ““艹!气死老娘了!”

    终于有一天晚上,阿菲踢开门回到宿舍,满脸阴郁。小美走在她身后,一脸的愤愤不平。

    “怎么了?”楚娇正洗完澡敷着面膜,见状回头问道。

    “我的傻娇娇欸,你都快被人黑成翔了,你还有心情敷面膜!”小美大惊小怪。

    她们早就也感觉到周围人对楚娇态度的转变了,今晚两人跑出去好不容易揪到个知情人打听了下,才知道为什么。

    ““妈的,有人造谣,说之前男厕所里的黑色胸罩是你的!!”阿菲道,““也不知道谁传出来的,还说亲眼看见你从厕所里出来!现在年级都传遍了!”

    “真的太恶毒了!”小美握紧拳头,““我们都知道你根本就没有什么黑色蕾丝内衣,这些人,这些人怎么胡说八道呢!”

    原来如此。

    楚娇终于明白了缘由,倒没有她们那样愤怒。因为她猜到了是谁,也大概明白了那人的阴暗想法。

    “没事,”她安抚两人道,“我大概知道是谁在造谣了。”

    “啊?你知道!”小美这下好奇心又起了,“快说,是谁是谁!?”

    “当然是那内衣的……真正主人……”楚娇慢地取下面膜,老神在在。

    “哎哟,可急死我了,你快说呀娇娇!”小美抓狂。

    “……你猜?”楚娇逗弄她道。

    ““人家怎么知道嘛!一群人猜了好几天,那剧情都可以编一本黄色小说了!”小美嘟嘴。

    “……李梦儿”这时,倒是一旁的阿菲提了个名字。

    也不是没有人猜李梦儿,不过一猜,就被那群爱慕她的男生暴打,严禁他们胡乱诋毁女神。倒是楚娇,平日难以近人,导致被人造谣也没人替她争辩几句,待反应过来,都传遍了。

    “阿菲真聪明~”楚娇伸出大拇指。

    “哇!真是她!?”小美惊叹,“娇娇你怎么招惹她了,让她这么陷害你?”

    楚娇拍拍脸,““我当时就在隔壁……嗯……上厕所……”嗯,这可不算假话,楚娇有些脸红,她当时的确是在隔壁嘛……不过不是上厕所……而是上她家楚叔叔。

    “卧槽……她肯定发现你听墙角了!”脑补帝小美立刻脑补了全过程,“然后怕你说出去,就倒打一耙!”

    “呸呸呸,什么叫听墙角!”阿菲糊了小美一巴掌,纠正道,“娇娇上厕所都能碰上这事儿,也是倒了血霉!

    “对对对,倒霉至极!”小美改口道,十分义愤填膺。

    楚娇看着这两个活宝都乐笑了,她想,能遇上这么关心她的好友,高生活也许也挺不错。

    ※

    第二天清晨,众人在哨声集合完毕,教官宣布今日的训练内容是徒步拉练。所有人需要背上装备,翻过基地后面那座荒山,在日落之前再回到基地。

    不理会众人的哀嚎,教官们迅速地整顿好队伍,浩浩荡荡的几百人就迎着朝阳出发了。

    楚娇体力很好,带领着一班的队伍走在最前面,时不时还牵着女同学的手帮她们爬上较陡的斜坡。而反观二班,李梦儿可谓是众星捧月,身上的负重完全由男同学帮忙分担,自己闲庭信步般登着山,好似来旅游一般,时不时还理一理头发和妆容。

    山路崎岖,加上还背有负重,每个人的体力和耐力都受到了巨大的考验,没走多久,队伍之间就拉开了差距。一些人体力稍差,时不时停停歇歇,另一些则精力旺盛,健步如飞。

    楚娇照顾着班里的女同学,走得不快,渐渐地,倒是被二班的人后来居上。

    李梦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旁,居高临下地瞧着楚娇满脸汗水的模样。

    ““有教官相好给你放水,还那么累做什么?”李梦儿歪着头,笑着冲她开口,听上去像是玩笑话,却是语义不明,惹人遐思。

    “倒不知道李同学这无凭无据的话哪里听来的,”楚娇眯眼,“有些话,得过了脑再说……”

    李梦儿被楚娇暗嘲地口吻一激,之前编撰给别人的话倒是脱口而出,“倒是有人亲眼看见你当时从那个洗手间出来了呢!”

    楚娇点头,认下了这件事,“的确,我当时却是去那里上了厕所……”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听得楚娇承认了这件事,周围的人纷纷瞪大了双眼。

    “不过嘛……”楚娇陡然转折,““我上的可是女厕所……倒霉的是……倒的确听见隔壁的男厕所有一男一女的声响……嗯……不说了……反正是脏了我的耳朵……”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之前的猜测成真,果然有人在男厕所办事!他们互相交换了眼色,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听楚娇这么光明磊落的承认在场,毫不遮掩,倒很是让人信服。原来楚娇竟然只是被误伤的证人。

    李梦儿没有想到,她本是胡乱编造的谎言,竟被楚娇承认了。不,不可能,她不可能在那里。李梦儿内心否认着,不敢相信。

    然而下一刻,她心就起了惊涛骇浪。因为她听得楚娇继续开口。

    “那女声叫着那男的……‘教官哥哥’……”

    这!

    竟然是和教官!?

    事件的男主角浮出水面,让众人一时惊诧不已。

    不,不能让她再说了。

    李梦儿暗自咬牙,没想到这女人当时竟然真的在场!!

    眼见楚娇下一句可能就要暴露她,李梦儿眼神慌乱不已。此时众人正好爬过一级高且陡峭的石梯,楚娇暂时住了嘴,正帮把手一个一个送自己班上的女生上去,自己则落在了最后。

    此时,李梦儿见后面的人距这里还有段距离,前面的人又都上了坡看不到,她心一横,趁楚娇一时不注意,暗伸腿绊了她一下,转眼间,楚娇就一个不稳,往一旁的斜坡倒去。</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