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勃海十色(限,繁简)

第九色.残奴(慎入。含GL)

    &l;mg src=&quo;/popo_d/d/book/79/631631/rcles/7273129/201801051042021.jpg&quo; l=&quo;&quo; /&g;

    我是勃海王府里的下等性奴。

    像我这样的奴,里里外外已经被王爷玩透了。

    而由于在府里的时间已经很久,有三年了,嗯,没错,三年的时间里,王府会换掉很多奴隶了。

    我居然仍在,说明我真的很耐肏。

    但是我们这些奴,每日都需要服用一种叫媚骨香的药。

    这是一种春药。让女奴们对伺候主更有激情的药。

    但是媚骨香有一点不好,它的药效,会慢慢地积累叠加。

    所以,像我这样连续服用了三年的奴,每日需要服用的量从最初手指肚大的一小丸逐渐增加到一饭碗,再到如今根本不用服也每天都发骚,媚骨香对我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如今,我每时每刻都需要有人肏。

    而我的小穴,也已经越来越松弛。

    现在普通男人的阳具已经根本满足不了我了。

    本来府里的医生会定期为奴们缩阴的。但是做缩阴调整期间需要禁欲。你知道的,我已经不可能禁欲。一个时辰对我来说都不可能。

    所以,我的下身已经不适合常规的欢爱。

    为了解决我的需求,王爷很是伤脑筋。之前有一个奴因为小穴松弛,他送出去布施给乞丐玩,没过三个月就给玩坏了。

    他不想我也被那么玩死。尽管我自己已经饥渴到无所谓,不论谁,只要可以干得我高潮,哪怕是妖魔鬼怪我也乐意伺候。

    但是王爷是个负责的主。他后来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锯掉了我的双手,这样我就可以随时随地用手臂伸进去自己肏自己了。

    当然,一个只能满足自己的奴,在王府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所以,王爷捅聋了我的耳朵,敲掉了我的牙齿,还在我的颈前面挖了个小孔,用纯金将这个孔镶嵌起来。

    这样,我可以进出王府任何地方,不会听到任何不该听的事情。而且,我的嘴成了王爷很喜欢的玩具。因为那个金孔可以帮我自由呼吸,我的喉咙即便每时每刻都塞得满满的,也不会窒息了。

    王爷对我现在的样很满意,还特地给我装了条母狗尾巴在后庭。你们知道的,这个尾巴后面是一根带了机关的假阳具,每天我被浣肠之后,便有太监将那粗长的假阳具塞进我肛门深处,我只要收缩肛门,不仅可以得到被假阳具狠力肏弄的快感,还可以像真的母狗那样摇尾巴。

    有时候,我会自己去找王爷玩。

    比如今天上午,我爬到书房里,发现王爷正在会客。

    无视客人惊讶的注视,我爬到王爷的书案下,用嘴解开他的裤,将他软着的阳具含进嘴里,舌头灵活地舔弄它。

    那宝贝立刻迅速精神起来。王爷喜欢晚上跟女奴们玩。所以他今天应该还没有释放过。我很幸运地拔了头筹。

    我坐在书案底下,一边用右手臂狠狠抽插着自己,一边用嘴又吸又舔,将王爷的宝贝侍奉得威风凛凛。

    王爷的阳具比一般人的要细长,它精神起来的时候我的嘴是装不下的。所以很快它就插进了我的喉咙深处。

    我连忙暂时停下对自己的肏弄,全力服务王爷的宝贝,一边努力用喉咙迎接它的顶端,一边将两只手腕摩擦了一下,用沾满我下身淫液的手腕轻轻搓弄王爷的蛋蛋。

    我的喉咙深处被王爷的宝贝插得连连作恶,那声音与阳具抽插的声音一起,形成了客房里最美的乐章。可惜,我自己是听不见了。

    我将王爷的精液吞下肚的时候,王爷的宝贝突然又硬了起来。我心一喜,连忙张大嘴等着。

    果然,王爷将一泡骚臭的尿液全部尿进了我的嘴里。

    我心满意足地将它们尽数喝下,又小心给王爷将宝贝舔干净,这才帮王爷穿好裤。这时王爷用脚踢了踢我。我连忙用嘴和手腕并用,快速帮王爷脱掉了一只靴,袜也小心脱下来放在一边,然后调转身,臀部高高翘起来。

    王爷将他那只尊贵的脚轻轻插进我的花穴,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我爽得摇晃着臀部,用手腕将两个奶挤到一起,低头用力吸吮两个奶头。甘甜的乳汁流进嘴里,更加舒爽。要是我能发出声音来,一定会浪叫不止了。可惜脖上挖了那个小孔之后,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王爷将我肏得淫水狂喷,才终于停了下来,拔出了脚。我调过头,用混合了乳香和王爷尿味的嘴给王爷将脚趾舔干净,又给他穿好袜和靴,这才从书案下爬出去,在客人们炽热的注视下,晃了晃尾巴,大摇大摆地爬走了。

    什么?你笑话我没礼貌?啧,我很忙的,这是我赶场的时间,得争分夺秒。我今天的下一个目标,是王爷的爱妾,小倩。

    没错,除了男人,我还服务府里的女主们。所以大家都很疼爱我。

    我到了花园的时候,小倩正横躺在一张长椅上晒太阳。

    我爬过去,直接将头钻进她没穿任何小衣的下身位置,用舌头舔她的花唇。

    小倩舒服得蜷起了脚趾,将我的脑袋夹在双腿之间。

    我知道,她这是希望我再深入一些。于是我将舌头探进她的阴道,模仿王爷的宝贝一伸一缩地抽插着,小倩的下体立刻涌出更多的淫水。

    我用我两个手腕揉搓她的胸部,舌头加快抽插频率,并努力探到她最敏感的一处。

    这姑娘的阴道比较短,所以我的舌头也能胜任这个任务,很快她就被我舔得淫水狂喷。

    我连忙将她的淫水吞下肚,又将她的下身舔了个干干净净,这才从她裙底下钻出来,懒洋洋趴在椅旁边晒太阳。

    我知道,小倩会给我介绍更多的主顾。王爷其他的姬妾,因为王爷忙不过来,也是很需要抚慰的。我这样有眼色的奴,很受她们欢迎。

    果然,花园的小径上又走来三个女。她们看见我都过来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如同爱抚一条宠物狗。

    我也很知趣地摇晃尾巴,讨好她们。很快,她们就跟我联络好了感情。几个女人站起身,带着我朝花园深处走去。

    我们要去打野战了。哈哈,这些女主的小手儿细腻柔软,捅我的菊花和花穴,一定很爽。

    ----------

    【繁体】

    我是勃海王府里的下等性奴。

    像我这样的奴,里里外外已经被王爷玩透了。

    而由於在府里的时间已经很久,有三年了,嗯,没错,三年的时间里,王府会换掉很多奴隶了。

    我居然仍在,说明我真的很耐肏。

    但是我们这些奴,每日都需要服用一种叫媚骨香的药。

    这是一种春药。让女奴们对伺候主更有激情的药。

    但是媚骨香有一点不好,它的药效,会慢慢地积累叠加。

    所以,像我这样连续服用了三年的奴,每日需要服用的量从最初手指肚大的一小丸逐渐增加到一饭碗,再到如今根本不用服也每天都发骚,媚骨香对我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如今,我每时每刻都需要有人肏。

    而我的小穴,也已经越来越松弛。

    现在普通男人的阳具已经根本满足不了我了。

    本来府里的医生会定期为奴们缩阴的。但是做缩阴调整期间需要禁慾。你知道的,我已经不可能禁慾。一个时辰对我来说都不可能。

    所以,我的下身已经不适合常规的欢爱。

    为了解决我的需求,王爷很是伤脑筋。之前有一个奴因为小穴松弛,他送出去布施给乞丐玩,没过三个月就给玩坏了。

    他不想我也被那麽玩死。尽管我自己已经饥渴到无所谓,不论谁,只要可以乾得我高潮,哪怕是妖魔鬼怪我也乐意伺候。

    但是王爷是个负责的主。

    他後来终於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锯掉了我的双手,这样我就可以随时随地用手臂伸进去自己肏自己了。

    当然,一个只能满足自己的奴,在王府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所以,王爷捅聋了我的耳朵,敲掉了我的牙齿,还在我的颈前面挖了个小孔,用纯金将这个孔镶嵌起来。

    这样,我可以进出王府任何地方,不会听到任何不该听的事情。而且,我的嘴成了王爷很喜欢的玩具。因为那个金孔可以帮我自由呼吸,我的喉咙即便每时每刻都塞得满满的,也不会窒息了。

    王爷对我现在的样很满意,还特地给我装了条母狗尾巴在後庭。你们知道的,这个尾巴後面是一根带了机关的假阳具,每天我被浣肠之後,便有太监将那粗长的假阳具塞进我肛门深处,我只要收缩肛门,不仅可以得到被假阳具狠力肏弄的快感,还可以像真的母狗那样摇尾巴。

    有时候,我会自己去找王爷玩。

    比如今天上午,我爬到书房里,发现王爷正在会客。

    无视客人惊讶的注视,我爬到王爷的书案下,用嘴解开他的裤,将他软着的阳具含进嘴里,舌头灵活地舔弄它。

    那宝贝立刻迅速精神起来。王爷喜欢晚上跟女奴们玩。所以他今天应该还没有释放过。我很幸运地拔了头筹。

    我坐在书案底下,一边用右手臂狠狠抽插着自己,一边用嘴又吸又舔,将王爷的宝贝侍奉得威风凛凛。

    王爷的阳具比一般人的要细长,它精神起来的时候我的嘴是装不下的。所以很快它就插进了我的喉咙深处。

    我连忙暂时停下对自己的肏弄,全力服务王爷的宝贝,一边努力用喉咙迎接它的顶端,一边将两只手腕摩擦了一下,用沾满我下身淫液的手腕轻轻搓弄王爷的蛋蛋。

    我的喉咙深处被王爷的宝贝插得连连作恶,那声音与阳具抽插的声音一起,形成了客房里最美的乐章。可惜,我自己是听不见了。

    我将王爷的精液吞下肚的时候,王爷的宝贝突然又硬了起来。我心一喜,连忙张大嘴等着。

    果然,王爷将一泡骚臭的尿液全部尿进了我的嘴里。

    我心满意足地将它们尽数喝下,又小心给王爷将宝贝舔乾净,这才帮王爷穿好裤。这时王爷用脚踢了踢我。我连忙用嘴和手腕并用,快速帮王爷脱掉了一只靴,袜也小心脱下来放在一边,然後调转身,臀部高高翘起来。

    王爷将他那只尊贵的脚轻轻插进我的花穴,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我爽得摇晃着臀部,用手腕将两个奶挤到一起,低头用力吸吮两个奶头。甘甜的乳汁流进嘴里,更加舒爽。要是我能发出声音来,一定会浪叫不止了。可惜脖上挖了那个小孔之後,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王爷将我肏得淫水狂喷,才终於停了下来,拔出了脚。我调过头,用混合了乳香和王爷尿味的嘴给王爷将脚趾舔乾净,又给他穿好袜和靴,这才从书案下爬出去,在客人们炽热的注视下,晃了晃尾巴,大摇大摆地爬走了。

    什麽?你笑话我没礼貌?啧,我很忙的,这是我赶场的时间,得争分夺秒。我今天的下一个目标,是王爷的爱妾,小倩。

    没错,除了男人,我还服务府里的女主们。所以大家都很疼爱我。

    我到了花园的时候,小倩正横躺在一张长椅上晒太阳。

    我爬过去,直接将头钻进她没穿任何小衣的下身位置,用舌头舔她的花唇。

    小倩舒服得蜷起了脚趾,将我的脑袋夹在双腿之间。

    我知道,她这是希望我再深入一些。於是我将舌头探进她的阴道,模仿王爷的宝贝一伸一缩地抽插着,小倩的下体立刻涌出更多的淫水。

    我用我两个手腕揉搓她的胸部,舌头加快抽插频率,并努力探到她最敏感的一处。

    这姑娘的阴道比较短,所以我的舌头也能胜任这个任务,很快她就被我舔得淫水狂喷。

    我连忙将她的淫水吞下肚,又将她的下身舔了个乾乾净净,这才从她裙底下钻出来,懒洋洋趴在椅旁边晒太阳。

    我知道,小倩会给我介绍更多的主顾。王爷其他的姬妾,因为王爷忙不过来,也是很需要抚慰的。我这样有眼色的奴,很受她们欢迎。

    果然,花园的小径上又走来三个女。她们看见我都过来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如同爱抚一条宠物狗。

    我也很知趣地摇晃尾巴,讨好她们。很快,她们就跟我联络好了感情。几个女人站起身,带着我朝花园深处走去。

    我们要去打野战了。哈哈,这些女主的小手儿细腻柔软,捅我的菊花和花穴,一定很爽。</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