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勃海十色(限,繁简)

第八色.兽奴(慎入)

    我被鬼手先生捡到的时候,6岁。鬼手先生养了我年。

    不用多想你也能知道,鬼手先生这样从不禁欲的爷爷,能拿我做什么。

    从6岁开始,我就在给爷爷舔鸡巴。

    12岁,爷爷的鸡巴将我的屁股顶出了血。于是我上下两张小嘴儿都成了爷爷大鸡巴喜欢钻的地方。

    后来鬼手爷爷要制作美人鱼,缺了一个原料,他不得不将我花穴里那层破了的膜修好了,然后将我也做成了处女人鱼,卖给了王爷。

    不过,可惜的是,这层补上的膜到底不禁肏,我刚到王府,便给王爷的弟弟温王爷将它给捅破了。

    于是,王爷不让我装鱼了,解放了我的两条腿,开始尝试新玩法。

    比如他让我将手伸进肚,抓着宫任他肏。

    比如他从我的花穴将鸡巴肏进去,让他的四弟从我肚皮上的小洞肏进去,他们两条鸡巴在我的肚里玩双龙。四王爷的鸡巴稍微短一点,但是很粗壮,所以我的宫被他肏得又痛又爽。

    他的鸡巴穿过宫口,王爷的鸡巴正从下面捅上来,于是两条鸡巴都从宫口经过,挣得我那小小的宫口撕裂般的痛,然后他们一通猛干,我渐渐适应了之后真的是无比欲仙欲死。只不过,我还是会迷迷糊糊地担心,万一两位爷将我的宫肏碎了怎么办?

    好在,王爷很快就找到了更好的玩法。他将鬼手爷爷叫来,问能不能在我这开口的宫里种上胚胎。

    鬼手爷爷认为王爷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他们琢磨了多日之后,终于在我的宫里成功种下了一只狗胎。

    确定那狗胎已经在我肚里扎根之后,鬼手爷爷将我的肚缝了起来,每天给我保胎药喝,还吩咐不要再给我用媚骨香,免得我太亢奋,导致滑胎。

    王爷也是非常宝贝怀孕了的我,他配了好几个细心的太监给我,让我好好休息。

    我其实有些难熬。毕竟从十二岁起下面一直被用,如今竟然得休息,真是不习惯。

    好在,狗娃在我肚里只需要两个月就能出生。而且怀孕促进了我奶的发育,它们变得更圆更大,而且很快便有了奶水。

    鬼手爷爷满意地表示,将来我可以自己给狗娃喂奶。

    转眼间,两个月就到了。我那天在花园里晒太阳,府里的残奴,一个没了手的妹正帮我舔小穴,突然我觉得肚剧痛,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旁边的太监立刻将我扶到椅上平躺着,同时另外有人去叫鬼手爷爷。

    王爷闻讯也赶了来。于是我身边围了一圈儿人,都瞪大眼睛看我生狗娃。

    我羞涩地将脸埋在残奴胸前,腿儿张得大大的,随着鬼手爷爷的指挥用力排便一般生产。

    狗娃小小的一只,很容易便从我的甬道滑出,鬼手爷爷麻利地剪断脐带,待胞衣娩下,还给了我一丸补药吞了下去。

    还没睁眼的狗娃有着淡黄色的绒毛,它聪明地拱到我怀里,找到乳头,用力吮吸起来。

    我的奶量对它来说很大,一边奶就够吃了。

    于是王爷怕我不舒服,还又从王府看门狗阿黄那里又拿过来一只狗娃,帮我吃另一边的奶。

    产下狗娃之后的我,顺理成章地住进了狗舍。

    狗舍其实是一间木板屋,里面舒适地铺着干草,足够我和几条成年大狗一起住了。

    我刚搬进去的时候,狗舍里只有一条浑身漆黑的公狗。它很喜欢嗅我的下身。

    春天了嘛,这狗应该是快发情了。

    我和这条大黑狗熟悉了以后,每次我给小狗娃们喂奶,它就会跑到我身下,用它长长的舌头舔我的花瓣,甚至企图将舌头伸进我的小穴。

    开始我自然是害怕的。毕竟它可是狗。万一它一个不高兴咬了我可如何是好。

    但是过了半个月之后,大黑的舌头伺候得我实在是舒服。我的身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很需要有一个肉棒来给小穴解谗。于是我不再拒绝大黑的好意。

    很快,大黑便能熟练地帮我舔小穴里面了,伺候得我淫水横流,娇吟不断。

    我和大黑同居快一个月的时候,它终于发情了。它粗大的赤红色阳具急需一个母狗的孔穴来插入,而我成了它唯一的选择。

    于是,在一番努力之后,大黑终于将它的阳具插进了我的花穴,那将我充满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随着它的快速抽插,我趴在干草堆里忍不住大声呻吟浪叫,“啊啊……嗯!”

    于是,大黑和我的第一次交欢被太监们发现,及时报告了王爷。

    王爷特地过来观摩了一下。

    他称赞了我。“这么快就勾搭上了狗夫君,真能干。”

    王爷担心一条狗满足不了我,问鬼手爷爷我怀里两只什么时候能用。

    鬼手爷爷表示起码得一年以上。

    这自然是等不及跟我配的。于是,王爷又买入了三条强壮的公狗,也跟我住在了一起。他还按照鬼手爷爷的指点,给公狗们的饭食里放一些壮阳的药物。

    这下,四条公狗开始每天围着我的屁股转,甚至有时它们等不及狗兄弟发泄完,只好将我的嘴和菊门也用了起来。

    于是,喂奶的时候我在被肏,吃饭的时候我在被肏,甚至睡觉的时候我身体里也被狗夫君们插着肉棒。

    我应该说是痛并快乐着,因为四条狗夫君实在太勇猛,我虽然淫荡,却还是体力有限,有吃不消的时候。

    这样无休止的交配让我迅速消瘦下来,两只大奶圆滚滚,腰肢却细得不盈一握。

    王爷很高兴。他喜欢每天晚上看我还有其他的狗奴一起表演交配。

    而我和四个狗夫君的互动是最精彩的,因为我会和狗夫君们接吻,还会给它们口交。被狗儿肏干的时候我荡着一双大奶,扭着水蛇腰儿,猫儿一般叫得动听。

    王爷见我如此善于和动物友好相处,又试着给我找了其它的动物夫君。

    这里面有猪,有马,还有驴和牛。我的小穴弹性极好,每次都将动物丈夫伺候得很满意。

    每过一段时间,鬼手爷爷还会在我肚里种下动物宝宝。

    看我生动物宝宝,亲自哺育它们,然后与动物丈夫交配,成了王爷的新兴趣。

    当然,王爷看了大半年之后就厌倦了。于是他开始玩新花样。

    他会往我花穴里塞入活鱼,活蛇,老鼠甚至甲虫。

    我躺在地毯上,大张着双腿,花穴因为惊恐紧张努力收缩着,而甬道里横冲直撞的动物剧烈刺激着我的感官,强大的快感让我脑里一片空白,淫水喷得简直堪比小便失禁。

    而王爷坐在椅上,看得哈哈大笑。

    这就是我,王府里最能干的兽奴。

    为了得到王爷的青睐,我甘愿为他做任何事。

    直到有一天,一匹马丈夫心情不好,不但不与我交配,还给了我一脚。

    我被踢了肝脏,血尽而亡。享年16岁。

    --------

    【繁体】

    我被鬼手先生捡到的时候,6岁。鬼手先生养了我年。

    不用多想你也能知道,鬼手先生这样从不禁慾的爷爷,能拿我做什麽。

    从6岁开始,我就在给爷爷舔鸡巴。

    12岁,爷爷的鸡巴将我的屁股顶出了血。於是我上下两张小嘴儿都成了爷爷大鸡巴喜欢钻的地方。

    後来鬼手爷爷要制作美人鱼,缺了一个原料,他不得不将我花穴里那层破了的膜修好了,然後将我也做成了处女人鱼,卖给了王爷。

    不过,可惜的是,这层补上的膜到底不禁肏,我刚到王府,便给王爷的弟弟温王爷将它给捅破了。

    於是,王爷不让我装鱼了,解放了我的两条腿,开始尝试新玩法。

    比如他让我将手伸进肚,抓着宫任他肏。

    比如他从我的花穴将鸡巴肏进去,让他的四弟从我肚皮上的小洞肏进去,他们两条鸡巴在我的肚里玩双龙。四王爷的鸡巴稍微短一点,但是很粗壮,所以我的宫被他肏得又痛又爽。

    他的鸡巴穿过宫口,王爷的鸡巴正从下面捅上来,於是两条鸡巴都从宫口经过,挣得我那小小的宫口撕裂般的痛,然後他们一通猛乾,我渐渐适应了之後真的是无比欲仙欲死。只不过,我还是会迷迷糊糊地担心,万一两位爷将我的宫肏碎了怎麽办?

    好在,王爷很快就找到了更好的玩法。他将鬼手爷爷叫来,问能不能在我这开口的宫里种上胚胎。

    鬼手爷爷认为王爷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他们琢磨了多日之後,终於在我的宫里成功种下了一只狗胎。

    确定那狗胎已经在我肚里扎根之後,鬼手爷爷将我的肚缝了起来,每天给我保胎药喝,还吩咐不要再给我用媚骨香,免得我太亢奋,导致滑胎。

    王爷也是非常宝贝怀孕了的我,他配了好几个细心的太监给我,让我好好休息。

    我其实有些难熬。毕竟从十二岁起下面一直被用,如今竟然得休息,真是不习惯。

    好在,狗娃在我肚里只需要两个月就能出生。而且怀孕促进了我奶的发育,它们变得更圆更大,而且很快便有了奶水。

    鬼手爷爷满意地表示,将来我可以自己给狗娃喂奶。

    转眼间,两个月就到了。我那天在花园里晒太阳,府里的残奴,一个没了手的妹正帮我舔小穴,突然我觉得肚剧痛,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旁边的太监立刻将我扶到椅上平躺着,同时另外有人去叫鬼手爷爷。

    王爷闻讯也赶了来。於是我身边围了一圈儿人,都瞪大眼睛看我生狗娃。

    我羞涩地将脸埋在残奴胸前,腿儿张得大大的,随着鬼手爷爷的指挥用力排便一般生产。

    狗娃小小的一只,很容易便从我的甬道滑出,鬼手爷爷麻利地剪断脐带,待胞衣娩下,还给了我一丸补药吞了下去。

    还没睁眼的狗娃有着淡黄色的绒毛,它聪明地拱到我怀里,找到乳头,用力吮吸起来。

    我的奶量对它来说很大,一边奶就够吃了。

    於是王爷怕我不舒服,还又从王府看门狗阿黄那里又拿过来一只狗娃,帮我吃另一边的奶。

    产下狗娃之後的我,顺理成章地住进了狗舍。

    狗舍其实是一间木板屋,里面舒适地铺着乾草,足够我和几条成年大狗一起住了。

    我刚搬进去的时候,狗舍里只有一条浑身漆黑的公狗。它很喜欢嗅我的下身。

    春天了嘛,这狗应该是快发情了。

    我和这条大黑狗熟悉了以後,每次我给小狗娃们喂奶,它就会跑到我身下,用它长长的舌头舔我的花瓣,甚至企图将舌头伸进我的小穴。

    开始我自然是害怕的。毕竟它可是狗。万一它一个不高兴咬了我可如何是好。

    但是过了半个月之後,大黑的舌头伺候得我实在是舒服。我的身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很需要有一个肉棒来给小穴解谗。於是我不再拒绝大黑的好意。

    很快,大黑便能熟练地帮我舔小穴里面了,伺候得我淫水横流,娇吟不断。

    我和大黑同居快一个月的时候,它终於发情了。它粗大的赤红色阳具急需一个母狗的孔穴来插入,而我成了它唯一的选择。

    於是,在一番努力之後,大黑终於将它的阳具插进了我的花穴,那将我充满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随着它的快速抽插,我趴在乾草堆里忍不住大声呻吟浪叫,「啊啊……嗯!」

    於是,大黑和我的第一次交欢被太监们发现,及时报告了王爷。

    王爷特地过来观摩了一下。

    他称赞了我。「这麽快就勾搭上了狗夫君,真能干。」

    王爷担心一条狗满足不了我,问鬼手爷爷我怀里两只什麽时候能用。

    鬼手爷爷表示起码得一年以上。

    这自然是等不及跟我配的。於是,王爷又买入了三条强壮的公狗,也跟我住在了一起。他还按照鬼手爷爷的指点,给公狗们的饭食里放一些壮阳的药物。

    这下,四条公狗开始每天围着我的屁股转,甚至有时它们等不及狗兄弟发泄完,只好将我的嘴和菊门也用了起来。

    於是,喂奶的时候我在被肏,吃饭的时候我在被肏,甚至睡觉的时候我身体里也被狗夫君们插着肉棒。

    我应该说是痛并快乐着,因为四条狗夫君实在太勇猛,我虽然淫荡,却还是体力有限,有吃不消的时候。

    这样无休止的交配让我迅速消瘦下来,两只大奶圆滚滚,腰肢却细得不盈一握。

    王爷很高兴。他喜欢每天晚上看我还有其他的狗奴一起表演交配。

    而我和四个狗夫君的互动是最精彩的,因为我会和狗夫君们接吻,还会给它们口交。被狗儿肏乾的时候我荡着一双大奶,扭着水蛇腰儿,猫儿一般叫得动听。

    王爷见我如此善於和动物友好相处,又试着给我找了其它的动物夫君。

    这里面有猪,有马,还有驴和牛。我的小穴弹性极好,每次都将动物丈夫伺候得很满意。

    每过一段时间,鬼手爷爷还会在我肚里种下动物宝宝。

    看我生动物宝宝,亲自哺育它们,然後与动物丈夫交配,成了王爷的新兴趣。

    当然,王爷看了大半年之後就厌倦了。於是他开始玩新花样。

    他会往我花穴里塞入活鱼,活蛇,老鼠甚至甲虫。

    我躺在地毯上,大张着双腿,花穴因为惊恐紧张努力收缩着,而甬道里横冲直撞的动物剧烈刺激着我的感官,强大的快感让我脑里一片空白,淫水喷得简直堪比小便失禁。

    而王爷坐在椅上,看得哈哈大笑。

    这就是我,王府里最能干的兽奴。

    为了得到王爷的青睐,我甘愿为他做任何事。

    直到有一天,一匹马丈夫心情不好,不但不与我交配,还给了我一脚。

    我被踢了肝脏,血尽而亡。享年16岁。</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