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6章手感很好

    李宗表情疲惫的眯着眼睛,将阮白上下打量了一遍:“十六七岁时的你,还是软软柔柔的,如今的你,却满身是刺,那种被人揭穿真面目以后才露出来的针刺。”

    阮白听着李宗羞辱的话,又想起李宗昨天对她劈头盖脸的那一句又一句。

    语音这种东西,在表达伤害的时候,总是如此锋利。

    扎的阮白心上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阮白彻底心死了。

    “上班的时间就快到了。”阮白从他身边走过去,淡淡的扔下一句话。

    李宗却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攥的很紧,生生的把她扯了回来,红着眼睛低吼道:“话还没说清楚,上什么班?”

    李妮这时匆匆跑出来:“哥,你干什么?你放开小白!”

    阮白穿了公司要求必穿的高跟鞋,鞋跟很低,但是跟低不代表就稳妥,被李宗这一扯,阮白的左脚直接被崴到了。

    忍着那股疼痛,借着李妮掰开她哥大手的空当,阮白抽出自己的手,下一刻,摘下左手上的戒指,一脸坚定的将戒指砸在了李宗的脸上!

    阮白再抬起头,说:“从今日起,我和你一拍两散。”

    阮白的语气没有起伏,即使很生气,也要咬紧牙关保持淡定。

    否则会输得很难看!

    五年多以来,最会伪装的居然是李宗和阮美美。

    李妮说她曾忠告过自己的哥哥,不允许跟阮美美接触,李宗也明确表示了,自己从未接触过阮美美。

    但事到如今,阮白发现自己才是被欺骗的最惨的那一个。

    此时此刻,阮美美正坐在公司前面的喷泉池边,一边补妆,一边透过镜子歪起嘴笑,笑看这边的一场闹剧。

    阮白收回视线,抿紧了唇,不泄露半分弱者的情绪。

    李宗被钻戒砸到了鼻梁,一抬手,接住了钻戒,他鼻子发酸的看着手中的钻戒,良久,才抬眼看着阮白:“一拍两散,你说的好轻松,我的伤心狼狈,就只换来你的这般云淡风轻?”

    “别说了,你们需要冷静。”李妮看看哥哥,又看看好友阮白。

    阮白冷笑:“因为问心无愧,所以我很镇定。”

    “你就只有这两句话要对我说?!”李宗攥紧了拳头,又有了歇斯底里的趋势。

    “在你不信任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说什么都没用了,何必浪费唇舌。”阮白忍着脚踝上的疼痛,往公司里走。

    李宗直接黑了脸,转身追上!

    李妮一把死死的拽住哥哥:“这是公司,你要闹得人尽皆知吗?哥,我求你了,别人都在看,别毁了小白”

    阮白听到李妮劝说李宗的话,突然就红了眼睛,是啊,她有难堪的过去抹不掉,李宗如果发起疯来,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在听在看,直接都抖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曾经那个理智的李宗去哪里了?

    他明知道,她在经历过五年前的事件之后,最在乎的就是男女关系方面的名声问题,而他,现在却以此来侮辱她。

    “你不信任小白,却信任阮美美那个绿茶婊,她算老几?就野鸡一个!你搭理她做什么?脑子里进硫酸了吧!”李妮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哥哥,痛心的骂道。

    李宗盯着阮白的背影,拳头再一次攥紧,他想着阮白收到的空运花束,想着阮美美的话,想着小区杜大妈的忠告,而后,一脸疯态的看着自己妹妹说:“我就是吃了以前信任她的亏,她在我这里,永远洗不白了。”

    阮白进了公司。

    低着头走路,脑袋里乱的可谓一塌糊涂。

    “小白阿姨。”

    随着小男孩软糯的叫声,阮白的一条大腿被牢牢抱住。

    她扭头,看向身侧抱住自己的小家伙。

    慕湛白仰头睁着天真乌黑的眼瞳,撒娇的说:“小白阿姨,我躲在这里等你好久了,终于被我抓到你咯。”

    阮白小心翼翼的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公司的同事们,好像都不认识总裁家的小公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阮白小声的问,同时想把小孩子的手弄开。

    慕湛白却抱着她的大腿不放,嘟哝着说:“小白阿姨,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另一边,董子俊送了文件再下楼,就发现小少爷没了踪影,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最终无奈只好查找监控录像,顺着小少爷下车的时间和去向开始查。

    最后,监控显示小少爷在公司大厦一楼。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总之,此时此刻是抱着阮白的大腿在卖萌。

    一楼。

    阮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阮白看到来电显示是董子俊。

    董子俊却在那边说:“阮小姐,能不能麻烦你把小少爷送到顶层来?慕总现在很生气。”

    阮白十分排斥去顶层,支吾的说,“这董特助能不能下来带他上去?”

    “是这样的阮小姐,”董子俊才说完这半句,就停顿住,目光看了一眼已经起身的老板,反应了几秒钟,才说:“不用了,阮小姐站在原地等就好。”

    站在原地等?

    “你董叔叔下来接你了。”阮白说道。

    但是一分钟后,阮白却看到慕少凌挺拔颀长的身影从专属电梯里走出,正朝她这边过来。

    阮白瑟缩的很,低头对小家伙说:“你爸爸来了,快放开我,乖。”

    小家伙不放

    下一瞬间,小家伙的小手就被一只大手牵走。

    慕湛白的手是抱在阮白的大腿上的,所以,慕少凌在牵儿子的手的时候,难免会碰触到阮白又直又白,手感很好的大腿。

    慕湛白随着爸爸上楼以前,回头关心的问道:“小白阿姨,我爸爸打你的地方还疼吗。”

    阮白脑子里一堆问号。

    打她?

    小家伙见她疑惑,解释道:“你挑食,被爸爸打了屁股,爸爸说他那天都把你打哭了”

    阮白视线忐忑的看了一眼周围,说:“还,还好已经不疼了!”说完这句话,她发现慕少凌正在看自己,登时脸烧的难受。

    担心大家会误会她跟老板的关系,说完,阮白又恭敬的朝老板鞠了一躬,尽量表现的能多疏远就多疏远。

    慕少凌不经意的瞥向她没戴戒指的左手,原本沉着严肃的五官,变得既深邃又蛊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