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35章被儿子这样夸,他并没有很开心

    就在这时。

    病房外,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传来。

    接着响起的便是董子俊公式化的声音,问道:“阮小姐,请问老板是否在你这里?”

    阮白呼吸絮乱的看向门口。

    “爸爸?”是慕湛白的声音。

    得知小白阿姨病了,小家伙迫不及待的来探病,站在病房门口着急进去,可他被董子俊叔叔制止住了。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嘘”董子俊把手指搁在唇边,示意小少爷不要吵。

    董子俊规矩的站去两米之外,他担心里面有什么尴尬的情景发生,身为下属,不该看的不能看。

    “爸爸?”慕湛白呆了呆,抬起小手要再敲门。

    这时,病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眉目冰冷的爸爸正低头看他。

    慕湛白没理这个来探病都不叫自己的坏爸爸,手脚并用的拖着一个大果篮,一个布偶娃娃,跑进病房扑到阮白怀里,抱住:“小白阿姨,我听说你生病了,好点了吗?”

    阮白表情有些僵硬,脸上余温热度还没消散。

    董子俊在老板的示意下,点头离开。

    慕少凌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病房里正在被阮白摸头的儿子,呵斥道:“别赖在你小白阿姨怀里,她需要休息。”

    慕湛白一听,赶紧松开。

    “小白阿姨,你躺下好好休息”

    阮白无语的看了一眼从始至终没打算让她休息过的某人。

    慕少凌好看的眉头蹙起,轮廓分明的脸上没有表情,阮白看到他走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听声音,他先是打开了排风系统,接着,是清脆的打火机声响。

    “小白阿姨,你不介意我爸爸抽烟吧?”小家伙担心爸爸被小白阿姨讨厌。

    阮白摇了摇头。

    “小白阿姨,你发烧了?”小家伙把布偶娃娃放下,空出手来,像模像样的摸了摸阮白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说:“是有点烫。”

    阮白点了点头:“嗯。”

    总不能跟小孩子说,自己是因为“催情药”才住医院。

    慕湛白又蹲下,把地上的东西都推到阮白跟前,说:“小白阿姨,你看,这都是我给你买的水果,还有这个布偶娃娃,软软说,女孩子抱着布偶娃娃,病会好得快。”

    “谢谢你,好贴心的小暖男。”阮白忍不住捏了下慕湛白的小脸蛋。

    父子两个,仔细了解过后能发觉,性格截然不同。

    一个贴心懂事。

    一个霸道专横。

    慕湛白生活在这种爸爸的阴影之下,不知道将来会不会长歪

    慕湛白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阮白,从她脸上看到有愁绪,小家伙再朝洗手间的方向看去,他不难想到,一定是爸爸惹了小白阿姨不开心。

    “阿姨,其实我爸爸人很好的。”小家伙皱起眉,努力想办法夸爸爸,说:“我爸爸人就是难伺候了点,脾气古怪,阴晴不定,性格还孤僻,不仅生活细节中有洁癖,思想还有洁癖,吃东西口味刁钻,没有人能入了他的眼让他满意,但总的来说,我爸爸还算是个好人。”

    洗手间里抽烟的男人,皱紧眉头,被儿子这样夸,他并没有很开心

    阮白先把果篮放在了一边,又去病房的小冰箱里找喝的给小家伙,看他好像很渴的样子。

    打开冰箱,她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一瓶快要见底的矿泉水,之前李妮跟她喝水,都是用杯子喝的。

    阮白拿出一只干净的杯子,倒了水给小家伙:“先凑合喝点。”

    “咕咚咕咚。”小家伙喝得很快,都喝完了。

    阮白拿着空的矿泉水瓶,很尴尬。

    “我不渴了,一口也不想再喝了。”小家伙察觉到没水了,懂事的说道。

    小孩子安慰人的方式很单纯,以为可以骗得过大人,但阮白是个成年人,怎么能看不出小家伙的心思。

    阮白看了一眼时间,晚七点半了。

    她不想让这对父子留在病房里太久的时间,频繁接触,总归不太好。

    阮白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才走去洗手间门口,鼓起勇气问:“你抽完烟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

    阮白又问:“抽完了吗,我要用洗手间。”

    她的态度很明显,是在赶他走。

    里面依旧没有回应。

    阮白觉得这个男人很不好沟通,这么长时间过去,肯定抽完烟了,但为什么待在里面就是不出来?

    想到之前她脱下来的东西,她早就平复下来的心跳,忽然加速。

    之前洗澡的时候,她换下了里面穿的贴身的小裤裤,刺绣网纱面料,镂空边饰的那一套

    这间病房里没有洗衣皂和洗衣液,她换下后只好放在单独的一处,准备买了洗衣液再洗干净的。

    扔掉毕竟太可惜,她的经济条件,还不能支撑她随意挥霍掉一套几百块的内衣裤。

    而在大公司工作,仪容仪表又要求严格,不是设计良好的好内衣,根本无法驾驭一步裙和薄薄的衬衫,恐怕会显露出难堪的痕迹。

    阮白很尴尬的是,现在小裤裤上面有很多的那种东西

    中了催情药后,阮白不知道自己究竟被药物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但看底衣上残留的白色东西,她断定,自己泄了很多次。

    慕少凌怕是已经看到了。

    阮白不顾其他,臊红了脸,直接推开洗手间的门。

    慕少凌深邃的眉目深处泛着滚烫热意,转头对视阮白,压抑地呵斥道:“出去!”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阮白用力的闭上眼睛,立刻退出了洗手间,并且慌乱的赶紧关上了门。

    “我爸爸在尿尿?”小家伙攥着一支铅笔,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在做作业了,见到阮白冲出来,扭头问道。

    阮白没有说什么。

    脸红起来。

    方才入目的,是男人笔直的站在马桶前,皮带解开,裤子拉链敞开着,嘴唇上叼着一根还在燃烧的烟。

    但他一只手扶着他的那个,正在

    正在打

    今晚怕是要长针眼!

    给她造成的视觉冲击力很大

    “女孩子是不可以看男孩子撒尿的,不知羞羞”慕湛白朝阮白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阮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被一个不懂成人世界的小孩子嘲笑不知羞羞。

    她腿软,浑身直打哆嗦的蹲在洗手间门外,距离洗手间门口很远的地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