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45章慕少凌,是会上瘾的毒

    去酒局前,阮白和周小素先回了一趟设计部。

    走到工作位置上,阮白放下之前开会带到楼上的笔记本电脑,接着就看到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陌生人信息。

    138开头,6688结尾的手机号码,信息内容说:“小白阿姨,我就快要放暑假了,你十天后有没有什么安排?”

    阮白猜想,这个号码是慕湛白的。

    她快速回复:“工作很忙,我才接了一个重要项目,小白阿姨要赚钱吃饭生活,不能带你去玩了,抱歉。”

    不想过多接触慕少凌儿子的心,显露出来。

    她讨厌被慕少凌误会的感觉,她并没有为了勾引他而接近他的儿子。

    这个社会上,但凡拥有慕少凌那种金钱地位的男人,恐怕都会习惯性的防着身边出现目的性不单纯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如果有幸不被他反感,那很有可能会跟他发生一些关系,但这关系仅限金钱,肉体。

    总之,不是走心。

    看多了豪门男女的八卦新闻,阮白深知那些游戏规则不是自己这种女人能触碰的。

    慕少凌是个禁忌,她心中的禁忌。

    再诱人,他都只属于罂粟,是毒。

    过了很久,慕湛白才回复了一个字过来:“哦。。。。。。”后面的六个句号,说明了小家伙此时此刻有多难过。

    没办法,她要顾忌小家伙的爸爸。

    她想——如果湛湛和软软是孤儿,没人要的孩子,她在这样约等于无父无母的日子里,也许会领养两个小孩,边完成设计梦想,边赚钱养好他们。

    可惜,他们不是孤儿,相反还有一个身份显赫的爸爸。

    阮白狠了狠心,没有回复了。

    收起手机,她走出设计部。

    李宗随后起身,她魂不守舍的样子被他全部看在眼里,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在想谁,但他就是看的一肚子火!

    阮白才走到洗手间门口,就被身后一只大手拽住!

    “你干什么?这是公司,你放手”阮白往回抽自己的手,眼神不善的看着李宗。

    “你跟我过来!”

    阮白被连拖带拽的弄进茶水间。

    “放手!”阮白挣扎:“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李宗这时把她逼进角落,讥讽道:“喊人?你的嗓子还能喊得出来?那天晚上,在你男人身下想必叫的喉咙都哑了吧?”

    阮白身体缩了下,“李宗,你别这么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李宗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张狂的说:“我未婚妻给我戴了绿帽子,我连抱怨几句的资格都没有了?你要不要这么翻脸不认人,前面才跟我订婚,回头就跟男人滚床单,阮白,你贱不贱啊!读书的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騷?”

    阮白被气笑了,看着他,淡定的说:“现在知道了,也不晚。”

    李宗没想到她会坦然承认,这让他十分不爽!

    有过进警察局拘留96小时的教训后,他不敢再动手使用暴力,只能憋着额头爆起的青筋,骂道:“我真他妈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么个垃圾货!还好我没娶你,否则等我晚年瘫痪在床了,你是不是得找个野男人回家。”

    “你知不知道你很恶心!”阮白感觉周身冰凉,再也不想多听一个字,转身出去。

    茶水间的门被大力推开。

    从洗手间出来的周小素看到了李宗凶恶的眼神,立马对阮白说:“小白,我们该走了。”

    有其他人在,李宗没有放肆,只是望着阮白离开的背影,他攥紧了拳头。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被戴绿帽子。

    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妻子,可却是被他看上的女人。

    自从他看上她的那天起,他就认定了这个女人只能喜欢他。

    相识多年,阮白没有让他失望过,但是如今,他知道她不是那样本分的女人。

    阮美美说她在国外就有过男人,还不止一个!

    前几天激烈争吵过后,他后悔,担心自己冤枉了她,但经过几天前夜里自己亲耳听到的隐约声响,李宗断定,阮白就是一个贱货!

    这种脏女人,他不屑碰。

    只是,他很不甘心,自己竟然被这样的女人耍的团团转,耍了整整五年。

    这口气,是个男人就咽不下!

    阮白失魂落魄的来到楼下。

    周小素看了一眼公司门口,问她:“没事吧?”

    阮白摇了摇头。

    “我从洗手间出来,距离太近,都听到了我相信你不是他说的那种女人,你这个前任恐怕有些精神分裂。”周小素说。

    阮白不想做每个人眼中的荡妇,她想解释,可又不知从何解释起。

    最后她只好说出自己真实的感觉:“李宗说的也不是全不对,他堵到我家有男人,但这是我们之前有了激烈的矛盾,正式分手之后。”

    周小素惊讶的看着阮白。

    阮白又难堪的说:“那个男人,对我可能有一些些喜欢,但绝不是真的喜欢图一时新鲜,还是什么,我不太了解,我的拒绝在他的强势之下,显得很渺小无力。”

    周小素不惊讶阮白有男人追求。

    她惊讶的是,阮白背后的这个男人,会是什么人

    什么男人会让阮白用“图一时新鲜”,“他的强势”这种词。

    两人走到门口,周小素关心的问:“李宗你们两个同一个部门,以后怎么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阮白做了一个决定:“等发了薪水,我想辞职。”

    周小素立刻站住,定定的看着她说:“这可不行,你开什么玩笑,我把资源都用在了你身上,你辞职就是对我不负责。”

    她这样一说,阮白顿时心里有愧。

    可不辞职真的很难理清楚一些关系。

    t集团门口,一共停靠两辆豪车,董子俊看到阮白周小素出来,先开口安排道:“阮小姐,坐这辆车。”

    而周小素,被董子俊安排到了另一辆车里,美其名让她陪合作伙伴聊天,但其实,这里头的门道她一眼就看了出来。

    董子俊站在车外,替阮白开车门,态度恭敬。

    阮白望着宾利后排座上的男人,心生惧意,但她不得不坐进去。

    慕少凌本是在闭目养神,感觉到有一道纤弱的阴影过来,他睁开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