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29章耶!爸爸跟小白阿姨亲亲啦!

    就在卧室里气氛僵硬的这一刻,她成功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艰难的开机,接着各种消息都涌进来。

    陈小北之前发来微信问她:“小白,你几点下班?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吗?”

    阮白匆忙的给陈小北回复。

    回复完,阮白一眼都不敢回头再看床边的慕少凌,轻吸口气,拧开门把手一鼓作气的走了出去。

    动作小心的关上卧室房门,阮白左右看了看,她只看得出自己身在一栋别墅里,想必,这就是张行安的家。

    楼下有推杯换盏的声音传来,像是酒会。

    阮白看了看,除了下楼从正门离开,似乎再没有其他出路了。她往楼梯口的方向走了走,不敢发出声响。

    “阮小姐?”董子俊往楼上走的时候,恰巧碰到从二楼楼梯口探头往下看的阮白。

    四目对视,阮白尴尬的打招呼:“董特助。”

    董子俊这一刻才明白,为何老板在喝酒的时候频频往楼上瞧,又为何中途离场,去了楼上。但是,阮白怎么会在张家楼上?

    董子俊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游走在今晚的张家酒会上,自然无可避免的就听到了一些八卦。

    大家都在说,张行安改邪归正了,今晚还带回来一个正牌女友,只是那女生身体不好,中暑晕了过去。

    才一到家,就昏迷不醒的被张行安抱上搂休息。

    医生来过,为张行安的女朋友打了吊针,输营养液。

    董子俊低头瞥了一眼阮白的手,却赫然看到,阮白左手上有输液过的痕迹。

    老板的个人感情与私事,董子俊无权干涉和过问,只抬头提醒道:“楼下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阮小姐恐怕暂时无法离开。”

    阮白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人,立刻离开,但现实是,她根本不是隐形的人。

    “小白阿姨?”慕湛白一手拿着游戏机,一手在调整小耳朵上的小型耳麦,带着妹妹不经意的晃悠到了楼梯口。

    两个小家伙火速上楼来。

    阮白的大腿毫不意外的被牢牢抱住。

    在小白阿姨面前,游戏机里的游戏都变得不吸引人了。

    “我先下去。”董子俊见此情景,只得离开,把楼上的空间留给老板一家三口,还有阮白。

    “小白阿姨,我爸爸呢?”慕软软俩小手扯着她的裙子,抬头问。

    总不能一直站在楼梯口,现在两个孩子黏她又黏的很紧,她似乎只能先把两个孩子送去他们爸爸的身边。

    房门推开的时候,阮白看到,慕少凌身高腿长的立于落地窗前,单手插袋裤袋里,另一只手正捏着他紧蹙起来的眉心。

    看到她进来,还带着两个孩子,慕少凌这才放下手,盯着她看。

    “阿姨还有点事,你们先跟爸爸待在一起好不好。”把两个孩子带进房间,她蹲下哄了几句,就有离开的意思。

    可是两个小宝宝也很聪明,再也不接受突然被放下,这等同于抛弃!

    “就要跟小白阿姨待在一起。”慕软软撒娇的嘟嘴,小胳膊缠住阮白的脖子,脸蛋蹭着阮白的皮肤。

    阮白心里柔软的不可思议,因为慕软软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像小刷子一样,真实的刷在了她皮肤上。

    慕少凌并没有过来为她解围,反而纵容孩子黏着她。

    这时,阮白的手机又响了。

    她拿出来查看消息。

    微信消息,陈小北回复说:“我去接你。”

    “不用,你定地址,我坐车过去就好。”阮白打字快速回复。

    陈小北:“还是我去接你好了,这是身为男朋友应该为你做的。”

    阮白:“真的不用,谢谢你,下班高峰太堵车了。”

    慕湛白认得大部分字,有点难过的抬眼看着阮白,问:“小白阿姨,这个人为什么说他是你的男朋友?你的男朋友不是我爸爸吗?”

    阮白没抬头去看窗边男人的表情,只低头对小家伙解释:“这个人的确是小白阿姨的男朋友。”

    “那我爸爸呢?”慕软软问。

    “你爸爸是小白阿姨的上司,老板。”阮白扯出笑容,抬手摸了摸软软白嫩的脸蛋。

    慕湛白听了,转头看向远处逆着光线而站的老爸,失落的表情仿佛在问:爸爸,是这样吗?小白阿姨说的都是真的吗?

    阮白将两个宝宝抱着她的小手,一点一点的从身上拿开,准备不顾两个宝宝的可怜模样,狠心的离去。

    慕少凌亲眼目睹着这一幕,在看到儿子和女儿的大眼睛都噙着眼泪泡泡的时候,他朝即将出去的阮白冷声道:“站住!”

    阮白被这一声震的,本能地站住。

    慕湛白和幕软软眼睛里即将破裂的眼泪泡泡,也吓得憋了回去,抽噎着看向从窗子边走过来的爸爸。

    阮白回头,凝视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

    “叫我站住做什么?”

    她才问完,就觉得慕少凌朝自己靠了过来,他倾身朝她压下来的这一刹那,一片黑影遮挡住了她的视线,接着,她被压在门里。

    嘴唇上湿热的触感,逐渐升温。

    他单方面霸道的吮吸着她的唇瓣。

    周围空气都静止了,她害怕的心跳加速,甚至还听到了他吸吮她唇瓣时发出的暧昧声音。

    阮白用力推他!

    可是下一刻,慕少凌低头猛然将她的唇瓣全部纳入口中,传递进她耳廓里的男人呼吸,也越来越重。

    很久很久,他才放开她。

    “小白阿姨不是别人的女朋友,她是爸爸的女朋友。”慕少凌离开她的唇瓣,边回头对两个宝宝说这句话,边用拇指摩挲了一遍她红润的唇瓣。

    慕湛白和幕软软本来还想哭,可是现在,看到爸爸这样做,听到爸爸这样说,喜极,跳起来转圈圈。

    “并不唔”

    阮白想辩驳,可微微张开的唇,再一次被回头的男人堵住。

    慕少凌吻的并不过分,也不情色,毕竟是在孩子们的面前,身为家长总要收敛一些,但只有亲吻,才能说明问题。

    慕软软欢快的直拍手:“耶!爸爸跟小白阿姨亲亲啦!”

    在身高还很矮的孩子们看不到的地方,慕少凌捧着她白皙的脸,把她粉嫩的唇吻得愈发红肿,这个女人,是为他生下两个双胞胎宝宝的女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