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70章别躲,宝贝

    阮白被男人“想要了?”这句话说的倏然找回之前瓦解了的理智,推开他,趁他一个不留神,从他身前挤了出去。

    慕少凌深邃双眼已经暗红一片,体内某种因子沸腾浓烈,浑身冷冽的上前一把将她重新给扯了回来,抱在怀里,脸对着脸,手臂圈住她的后背,只踉跄了两步,他就把她压在了酒红色单人沙发上。

    “不想要?”他蛊惑的声音叫她听了脸红心跳,周围蔓延起无边爱火。

    阮白承认她从情窦初开的时候就暗暗喜欢这个男人,但那不代表喜欢就要立刻做那种事。

    “唔”

    试图说“不要”的双唇被男人再一次堵住,舌根被吸吮的微微发疼。

    茶水间里只有男女口舌交缠的爱昧声响,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来,为男人周身增添了厚厚一层更成熟稳重的气息。

    阮白沉沦其中的闻着他身上尼古丁的味道,以及濒临爆发的荷尔蒙味道,强烈,可怕,压迫着她。

    “我唔还有工作要做啊”她说起工作,却激怒了男人,话言未落她被他结实的手臂从沙发上捞起来。

    找不到着落点,下一刻,身子又被男人狠狠压在了一米多宽的保鲜柜前。

    冰凉柜门上的凉意,隔着衣服浸袭着她滑腻的后背。

    慕少凌紧贴着她柔软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干燥略有薄茧的男性大手,隔着衣服在她的身体上尽情抚磨。

    到了她那里,慕少凌也丝毫没有注意轻重的用力搓起来。

    胸口所有的氧气都快要被压榨没了,阮白细碎的嘤咛。

    身上的黑色修身裙,不知何时也被男人用大手粗鲁的扒了下去。

    慕少凌终于彻底失去了忍耐力,沉寂多年的慾望找到了爆发,找到专属于他的倾诉口,她生得那样水嫩

    “别怕,别躲宝贝”他克制的嗓音里有着焦灼的热情,压住了她,不允许她闪躲。

    有什么碰到了腿,一阵黏腻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栗。

    她喘着气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少凌此刻的动作。

    他一边捧着她的后脑勺吻她,一边解开腰间的金属皮带扣。

    那个,触目惊心的硌到了她小腹。

    “不行,这样这样太快了”阮白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身体在五年前给过别的男人,而且还不止一次。

    可这次毕竟是正常恋爱,短短的一天相处下来,就要这样吗?

    慕少凌认定了她是他老婆,下一分钟领证他第一个愿意,低头含住她娇羞的耳垂,轻轻啃咬,发狂了般,越来咬的越重。

    酥麻的颤栗感贯穿全身。

    阮白神经虚软的情况下,身体猛地被男人翻转了过去。

    背对着他。

    她趴在保鲜柜前,惊恐万分的感受着身后男人的力量,转过身来之前,她恍惚看到他那微蹙的眉头,泛红的锁骨。

    慕少凌掌心的热度早已超出了正常人体温,体内那头狂猛的野兽被唤醒,她像砧板上的肉,被他沾惹,注定要被他完完整整吞入腹中。

    “放轻松,你会喜欢上它”慕少凌语气认真的说道。

    从她身后吻着她细白的脖子,分散她恐惧的注意力,他大手散发着干燥的热度按在她肚脐位置。

    恐惧慌张的感觉让她像个受了伤的小动物一样,头昏脑涨的呜咽着趴在保鲜柜前,身体颤抖不已,大脑神经催使着她大口喘气

    强烈的羞耻感,侵袭着她脆弱的灵魂。

    慕少凌用嘴唇厮磨她白皙脖颈的皮肤,还有红红的耳根。

    他挺深。

    这一刻,他甚至清晰听到了自己压抑的喘息低吟。

    “不”

    她承受不了他的力量。

    如同他狂吻她的时候,力道刺痛。

    “不行啊出去”

    她清楚自己不是第一次,可真的容纳不下他。

    慕少凌额头上有青筋被激起来,阮白背对着他,虽然看不到,但低头时却看到了他手臂上爆起的一根根青筋。

    “痛啊不要了”

    她贴着保险柜胡乱的摇头,眼睛迷蒙的往左侧看去,只看到男人的手臂上的青筋,每一用力都会爆出来。

    慕少凌喉头发紧,嗓子发干,纵使心痒难耐无法忍受,可她的痛呼声弥留在耳边,叫他不舍继续却又退无可退

    翻转过她的身体,男人一边吻她的嘴唇一边用手厮磨安抚她的身体。

    只是,她竟越来越小。

    更加容纳不下越来越嚣张的他。

    阮白被折磨的有了空虚感,也很想要。

    睁开快要被泪湿的双眼,她仔细看着身前这个硬如铁的男人,他抚摸她后脖颈的那只大手,更是温度烫如烙铁,所到之处,火火辣辣的一片。

    没有女人能经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想要被他填满的感觉越发强烈。

    他在尝试。眉头深深蹙起。

    她双手抱着他的脊背,手指沿着他脊背硬朗的线条滑下,疼的咬着牙,打起哆嗦。

    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想再退缩,也没有了退缩的意义。

    最后,她疼哭了。

    修剪的干净整齐的指甲,几乎嵌入了男人脊背的皮肤,阮白这一刻无助,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

    她不是不想给他。

    慕少凌硬是把开了闸的洪水拦截住,反复亲吻她的额际,嗓音黯哑,心疼道:“对不起,怪我太心急,慢慢来,多做几次就适应了。”

    她抬起脸,白皙的双颊上滑过泪痕。

    慕少凌亲吻掉那些咸涩泪水,脑海中有了个霸道自私的想法,这个女人,他这辈子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手,下辈子,下下辈子,他永生永世要定了她。

    “疼得严重不严重?去医院?还是叫医生过来?”慕少凌整理好她的衣裙,为她披上外套,低头看着她疼惜的问道。

    阮白摇了摇头。

    慕少凌拨弄着她凌乱的发丝,将一缕头发别到她耳后,啄了一下她粉嫩的唇,说道:“找个地方休息会儿。”

    “我工作还没做完。”阮白闷声的低头说,躲避着他完全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炽热视线。

    工作归工作,领了薪水就该做完,她不想耽搁,那张图明早部长急需。

    慕少凌似是能读懂她偶尔的倔强,转身走到她的工作位前,伸手快速整理了她的笔记本电脑,一手拿着。

    阮白的手被他另一只手攥住,双颊泛红的随他离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