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76章阮白脸上浮起阵阵红晕

    “快看!那是李文启吗?”

    别的桌上,一个女同事边喝汤边朝阮白的这桌看了过来,眨着眼睛难以置信的抬头,问同桌吃饭的同伴。

    同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不觉瞪大了眼睛:“还真是李文启”

    不只这一桌在议论,其他桌也在议论。

    另一桌的妹子花痴的拿出手机,边偷拍李文启,边说:“去年他可是被网友誉为国内戴金丝边眼镜最帅的男人之一,今天见到本人,果真是帅得没有天理了。”

    整个员工餐厅里,没有明显的吵闹,但也不算安静。

    阮白听完李文启的一番话,受益匪浅。

    大律师说话,条理清晰,简单易懂。

    那天黄昏,阮白在地铁站门口坐上张行安的车,被逼无奈的去领了结婚证,当时她就在想,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多年都活下来了。

    为了老爸的肝源和治疗费用,给别人生孩子这种事都做过了,又怎么会怕跟别人结一次婚。

    反正人生已经很不堪了。

    有时阮白也会感叹命运的不公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做了太多错事,这辈子才会这么多的坎坷。

    但是没关系,耐心一些,一个一个跨越。

    坎坷也总有一个尽头。

    拿到结婚证的时候,阮白就决定,明天早上太阳升起后去找个律师,想办法离婚。

    过程也许艰难,但就跟跨越坎坷一样,总能见到光明,总能离成功的。

    只是因为爷爷的身体状况,找律师这件事被拖了再拖

    不想,慕少凌帮她找好了,还是这么厉害的律师

    李文启没端着著名大律师的架子,正好饿了,就在t集团的员工餐厅打了一份午餐。

    跟阮白边聊边吃饭。

    “我这个婚,应该还挺好离的?大概什么时候我能跟他彻底没有关系呢。”阮白手边一杯无糖柠檬水,还没喝过。

    李文启先推荐道:“你们公司餐厅的有机菜花还不错,建议你平时可以多吃。其实在我眼里,不好离的婚姻根本不存在,但这个过程,不是你想离婚法院立刻就给你判了,法律程序需要走一遍。”

    李文启喝了一口白水,又说:“因为你只是有‘请求判决离婚’的诉讼请求,你们夫妻之间没有孩子,也就不存在抚养权争夺问题,更不存在财产分割问题,所以,庭下沟通就省了那些弯弯绕绕的曲折路要走。”

    阮白听明白了。

    李文启用完午餐,走之前给慕少凌打了个电话。

    阮白觉得不管出于礼貌还是感激,自己都应该出去送送李文启。

    进入员工餐厅楼层的电梯,阮白按了负一层,然后站在了李文启的斜后方。

    电梯一路向下。

    李文启对手机那端的男人笑说:“是吗?难道你慕大老板是在发善心,担心手底下的女员工付不起我昂贵的律师费?才出手相助?”

    “法院又不是我家开的,程序总要走一走,就比如你慕大老板看上了哪个女人,还不是得有个追求的过程?没过程的那叫交易,买卖。”

    电梯到了十层。

    不知道手机那端的慕少凌又说了什么,阮白只听到李文启又说:“我怎么有种你诱拐了别人老婆的感觉?比当事人还关心离婚的进度。”

    李文启意有所指,调侃慕少凌的话,听得阮白脸上浮起阵阵红晕。

    或许,自己当初不该阻止慕少凌带走爷爷

    爷爷在慕少凌安排的地方住着,生活环境会好很多,最主要的是安全

    如果没有把爷爷接回出租屋,爷爷也就不会被张行安带走,她也就不会被逼成为张行安的妻子。

    慕少凌也不会变成李文启口中“诱拐别人老婆”的男人

    虽然李文启看上去跟慕少凌关系很好,只是朋友间的调侃玩笑。

    阮白胡思乱想的把李文启送到负一层,客气的寒暄两句,李文启对她点了下头,才转身走去停车位置。

    电梯门再次关上,阮白按了设计部的楼层。

    回到设计部。

    阮白看到,郭音音在办公室。

    没跟郭音音打招呼,阮白坐回自己的位子,低头开始忙碌手上的工作,早做完早出去,到医院看看老爸的情况。

    郭音音是跟母亲一起午餐后才来上班的,背景大,有后台,就连部长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我听说,你在员工餐厅跟李文启一起吃的饭?你认识的人挺多的嘛,手段不少。”

    郭音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电脑也没开,边玩手机边抬起眼皮扫了阮白一眼。

    那一眼,充满不屑。

    阮白抬头,看她。

    郭音音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听到外面有吃完午餐的同事陆续回来,而且,周小素和李妮也一起有说有笑的进来,所以,她住了嘴。

    到了下午三点多,郭音音突然在安静的工作区域接了电话。

    “老公,什么事呀”

    郭音音故意发出甜腻腻的声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怎么啦,你不是最喜欢人家叫你老公的吗?坏死了,背后流氓的不行,人前还要装作正人君子,你的员工又不会笑话你。”

    办公室里的女人们都沉默了。

    郭音音每次跟她们聊天,都会故意透露很多信息,就差明着说了,老板是我的靠山,我的男人。

    此时此刻,郭音音叫对方老公,这足以说明,手机那端打来的人是老板

    李妮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阮白。

    阮白虽然平静的在继续忙工作,可李妮看得出来,阮白的眉,有些微微的皱起,不太明显。

    这说明,阮白也很在意。

    “我现在很怀疑,你就是喜欢我年轻的肉体,哼!”郭音音撒娇的又对手机那端的男人说道,说完,故作生气的按了挂断。

    手机被郭音音随手扔在了办公桌上。

    李妮无语的看了一眼郭音音,忍不住猜测,难道老板真的跟大部分男人都一样,也经不住年轻肉体的诱惑?

    毕竟,郭音音才19岁!

    萝莉音,又爱撒娇,会粘人

    而李妮想的这些,李妮相信在座的所有女同事男同事,包括阮白,都想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