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90章慕少凌彻底震怒!

    慕少凌很意外。

    但凡是一个会听会看,条理清晰的人,基本都能从这段简短的对话里悟出一二

    “阮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勾当!你们总不能一辈子不出门吧?我告诉你,今天,我就在外面堵你们了!堵不到你们出来,我就不走!有本事你们插上翅膀飞出去!”

    这段话,是他跟阮白亲热时,母亲站在门外说的,声音拔高了三度,想听不到都难。

    之所以没有终止床上的行为,是因为慕少凌深以为,母亲是在担心自己的儿子,真的会上了表亲的老婆。

    毕竟这在原则上来说,是违背道德的。

    但是母亲进屋后,朝阮白说了一句:“有两下子,又钓上了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这个时候,慕少凌觉得事情变了味道。

    说不上哪里不对,但母亲此行前来的目的,确确实实与之前他所设想的,大相径庭。

    接下来母亲与阮白的对话,很乱,不知情的人听了,恐怕完全摸不着头脑。

    “还说你这里没男人?背着我侄子,我儿子,大早上的伺候奸夫!阮白,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母亲说出这一连番言语激烈的指责的时候,慕少凌正清理完自己的身体。

    接着就是一巴掌!

    巴掌声犹如冷风里的细刀子,从他脸庞吹过,划伤皮肤,见了血。外面的人是生育他的母亲,还有他孩子的妈。

    两个人却动了手!

    慕少凌恢复了衣冠完整的潇洒模样,在皱起眉头往出走的时候,大手握着门把手,却又如遭雷击的听到另一番话。

    阮白说:“我在你眼里什么时候要脸过?不是一直都很不要脸吗?有目的性的勾引了你儿子,你口中的我的亲哥哥,勾引不成,又嫁给了你的侄子,跟我也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你不是一直都说,我是你生下来专门给你添堵的吗?怎么到了今天才知道给我这一巴掌?早在张家人慕家人面前,你怎么不动手?”

    听完以后,慕少凌终于懂了。

    阮白之前为何离开他,为何口口声声的说她忘不了李宗,还去跟其他公司的一个小职员相亲!

    甚至折磨到最后,她的精神快要分裂了,对着他竟说傻话。说什么,或许可以任他做哥哥

    他还当成,阮白有什么特殊的不为人知的癖好。

    却原来,这背后都有原因。

    点着导火索的人,竟然是他的母亲!

    “儿子。”张娅莉更加慌了,脸上的戾气尽数收了起来,换上一副和蔼慈祥的模样:“妈已经被这个小白给气糊涂了,还以为她跟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

    慕少凌没理自己母亲的话,他走向茶几,拿起早晨他扔在茶几上的烟盒和打火机,低头点了根烟。

    抽了一口,他扬眉对阮白说:“收拾东西,九点准时出发。”

    “”

    阮白脸上一片红肿印子,被打得不轻。

    慕少凌深邃的视线在她脸颊上停留许久,才收回,走的同时,也叫走了他的母亲。

    狭窄的出租屋里终于回归安静,

    阮白去洗漱,站在洗手盆前,她往脸上撩了一把水。

    在决定跟张娅莉撕破脸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无论最终的结局走向如何,她跟张娅莉,都不可能再有母女关系。

    哪怕最终dna鉴定,她是张娅莉的女儿,慕少凌不是张娅莉的儿子,那她跟张娅莉,也不会再有丝毫的母女关系。

    浓密漆黑的眼睫毛微微颤抖,那上面的水珠颗颗饱满,阮白不知道那是眼泪,还是自来水凝结成的小水珠。

    慕家老宅。

    早晨7点不到,湛湛和软软就已经被董子俊接走,送去学校。

    至于蔡秀芬和慕睿程母女二人,都住在老宅西边方向的楼上,跟东边楼上方向不发生冲突。

    东边有什么动静,西边也听不见。

    老爷子一大早就在楼下,看着两个园丁浇花,看到大孙子跟他母亲回来,一前一后的上楼,也并未在意。

    直到楼上隐约传来争吵声。

    在老爷子的印象里,大孙子慕少凌虽然为人做事专横独断,但在家人面前,他还是会收敛起他的锋利性情的,一切被他看不惯的,不犯法的,不违背道德的,他都保持着没听到没看到的纵容态度。

    但这次,跟他母亲发火,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宅楼上。

    张娅莉被儿子沉默一路的送回家,却没得到儿子的半句话,哪怕是责怪。

    儿子什么性情,当母亲的多少知道一二,儿子越是这样不说话,就越是叫人恐惧。

    张娅莉不能让事情僵持着,回头还不是阮白怎么说,儿子怎么信?

    “妈也是为了你好,妈知道你懂事,有分寸,可这世上,多少知分寸的男人毁在女人手上?t集团现如今可谓独占鳌头,少凌,你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失去了理智啊!”张娅莉要为自己的行为,圆个完美的谎。

    面对母亲的教训,慕少凌沉着的在门口站定,停住了要下楼离开的步伐。

    回头,他看着自己的母亲,鹰眸沉凝:“当年父亲不也如此?抛弃发妻,跟您在外面过的风生水起。我身体里流淌着你们的血,干出逆反伦理的事情来,您也不用意外。”

    当年,蔡秀芬还在慕震结婚证的另一页上,而外界面前,张娅莉就已经成了登堂入室,被慕氏认可的慕二夫人。

    两女共侍一夫。

    似乎都忘了正身处于一夫一妻的社会。

    “少凌,你可别忘了小白是张行安的老婆!如果我把今天早上你跟阮白做的事情说出来,你爷爷不会放过你的!慕家的门风你不要,你爷爷还要!”张娅莉自知降不住这个儿子,只好搬出老爷子来。

    “去告诉我爷爷,您现在就可以去告诉我爷爷!”慕少凌彻底震怒,脸色黑沉。

    楼上楼下的保姆,都吓得浑身一哆嗦。

    慕少凌表情阴鸷:眼底镀满了一层呼之欲出的寒光:“如果不是您,我的好母亲,阮白也不会被逼得嫁给张行安。至于我怎么就成了阮白的哥哥,这件事,等我回来再彻底弄个明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