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03章还害羞?你哪里是我没看过的?

    阮白现在虽然闻着男人身上依旧很浓烈的禁欲气息,可却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他表里不一的另外一面。

    他这哪里是禁欲,分明是纵欲才对。

    一想到男人西裤下掩藏着的狰狞的某处特征,她就莫名的紧张心慌,吞咽口水。

    “你你出去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昨夜做的那几次,让阮白羞耻的抬不起头来。

    过去住过的黑漆漆的破旧老屋子,昨夜有他炽热的身体熏染,变得不再荒凉,反而温暖又炙烫。

    长满荒草的院子,露水味很重,可男人热烈的吻,粗重的呼吸,却能盖过一切,使她全神贯注的投入进去,好像要被他揉入他滚烫的身体。

    再到最后车里的激情。

    阮白觉得慕少凌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不管白天黑夜,他时刻都是饿着的,想将她生吞活剥。

    可她分明已经给了他很多次!

    好在昨晚的夜色能把她羞怯的面颊遮掩住,不至于让两人的相处太尴尬,可刚才早晨才经历过的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却使她逃避不得。

    阮白觉得自己做不到适应的这么快,从清心寡欲,到突然有了男人,还频繁的跟他做这种事

    “怎么?还害羞?你哪里是我没看过的?”慕少凌深邃的视线俯视着阮白,说完,低头就朝她的唇瓣吻去,含住那娇嫩泛红的唇瓣,来回吮吸。

    阮白“唔”了一声,仰起头拒绝着他的不知餍足。

    可她力道太弱,娇小的身子跟男人健壮的身躯比起来太过渺小,这个姿势,看上去就像她在故意勾引,故意惹得男人沉迷于情爱之事而“从此君王不早朝”

    最终,阮白还是被他里里外外又折腾了一遍。

    她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快要散架了。

    在两人出去的时候,阮白一边心虚的跟他保持着距离,伪装成上级下属的纯洁关系,一边在心底默默的不断告诫自己,以后要离这个男人远一点,否则四肢都会被折磨的散了架子。

    董子俊看到阮白跟老板一前一后的出来,老板还是那副西装革履,表情惯性沉稳冷冽的模样。

    而阮白则是清爽不失温婉,下身穿的水洗白的牛仔七分裤,上身蓝色短袖加披了一件薄外套,手上还拎着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

    怎么看,怎么都是上司和员工的标准相处模式。

    出差团队的其他人,也有看到老板和阮白前后一起出来。

    倒不是阿谀奉承,只是一起出差来到了这里,就是缘分。这样想着,一个女同事就过去,问阮白:“你吃早饭了吗?厨房里我们给你留了粥和包子。”

    问出这句话的女同事,之前隐约有看到,老板上楼的时候手上好像还拎着个纸质袋子。

    像极了食物的包装袋子,还挺大的包装,实在叫人难以忽视。

    果然,阮白睫毛微颤的在看着女同事回话的时候,有些支吾:“谢谢,我,我吃过了。”

    阮白只能实话实说。

    在楼上的时候,自己的确被某男霸道的强迫着吃过了营养早餐,所以,现在她根本吃不下厨房里的包子和粥。

    而且,慕少凌上楼找她的这件事,确实存在,院子里的每一个人想必都瞧见了。

    这种情况下再遮遮掩掩,恐怕更会弄巧成拙,让大家觉得有问题

    “小白阿姨”软软过来抱住大腿,抬起软乎乎的小脸蛋,看着大人。

    阮白知道两个小家伙来了,只是被两个小家伙的爸爸在楼上纠缠了太久,没能下来抱抱他们。

    把笔记本电脑搁在一旁的桌子上,阮白蹲下去抱住软软,笑着用额头顶了一下小软软的额头,用很轻的,只有孩子和她能听到的声音诉说着:“阿姨很想你”

    软软刚要说“软软也很想你”,可是小家伙的小嘴儿却被阮白用脸颊堵住。

    软软毕竟是小孩子,哪知道阮白这个举动是在堵住她即将要说的话,还以为小白阿姨是让她亲一下。

    “吧唧!”软软开心地亲了小白阿姨一口。

    阮白满足的看着软软,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对老板的孩子诉说想念,怕旁人听了去,觉得奇怪。

    更不敢让孩子表现的对她这个“阿姨”太过亲密和依赖,也是怕旁人看了去,心生疑惑。

    郭音音在公司里散播了“不算谣言”,“也不算事实”的言论,向所有人公布了她是张行安妻子这件事。

    那现在在所有t集团的同事眼中,她就是张行安的妻子,至少一天没离婚,一天就还是张家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阮白觉得自己私下跟老板见面说话,以及跟老板的两个孩子稍微亲近,都是说得过去的。

    毕竟老板跟张行安是表兄弟的关系,这个众所周知。

    亲戚之间有来往,这很正常。

    可阮白也知道把握一个分寸,不敢把这个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表现的出格,过分。

    人来了小镇上,但办公室里的八卦,李妮基本一个字不落的都说给了阮白听。

    另一边。

    董子俊不敢打扰阮白跟老板的两个孩子相处,只能陪着阮白的小姑姑站在一旁等候。

    等到阮白终于跟孩子们亲近完了,董子俊才说:“这位阮小姐,说她是你的姑姑。”

    阮白诧异的朝董子俊身旁的那位小姐看去。

    阮漫微手上拎着限量版的爱马仕包,身上其他打扮,也是奢侈。

    别说站在这个小镇上,大多数都是上班族的院子里了,就算站去t集团的高层会议室,想必也没有哪个女强人,能比得过阮漫微的这身昂贵行头。

    “小白?”阮漫微表情明媚的问道。

    阮白愣愣的点头:“你好,我我是阮白。”

    她对这个小姑姑的印象一点也不深刻,以前倒是存了联系方式,但她基本上没打扰过远嫁到日本的小姑姑。

    看到这样容光焕发的小姑姑,阮白忽然想起,爷爷说过:小姑姑离婚了,被丈夫赶回国,很伤心欲绝,很落魄。

    小姑姑一个人偷偷回来把爷爷送到老房子,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但是爷爷回国的时候,装行李的手提包都是prada的,这间接说明了小姑姑可能很有钱。

    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老父亲,丢在如今社会来说条件很差的小镇上生活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