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16章腹黑父子三人骗妈妈回家

    董子俊那边突然没了声音。

    阮白在小镇的院子里,一边从橱柜里拿出碗筷,一边问:“怎么了,董特助?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董子俊那边还是没有声音

    楼上房间住着的同事们早就起床了,院子里来来回回好几个人,张超还在接水浇花,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看天气预报,下周三开始就要降温了,这几盆花得拿到屋里养,你们谁愿意收留两盆?没人愿意我就自己全养了啊。”

    吵吵闹闹的,使阮白根本听不清董子俊那边是否有其他动静。

    在确定董子俊不说话了的第三分钟开始,阮白决定按下挂断键,心想,董子俊可能突然去忙了,或者,信号不好。

    可就在这时,董子俊又说话了,声音听上去格外清晰。

    “不好意思,阮小姐,刚才信号突然不好。”董子俊说道。

    “没关系,我猜想也是信号不好,正打算挂断。”阮白把碗,递给另外一个女同事。

    女同事把一摞碗筷都抱去了桌子那边。

    “阮小姐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太听清。”董子俊明明听清了,现在却又明知故问一遍。

    阮白心里是真的担心两个孩子遭受到亲爸的冷暴力,只好重复:“我说我担心他的脾气不好,把气都撒在两个孩子身上。”

    董子俊一直诧异,阮白对老板的两个孩子不是一般的上心。

    但那都是老板跟老板的女人之间的事,他做特助的,只管按照老板的吩咐做事:“阮小姐,我实话实说,回来a市以后,老板对两个孩子撒气没有,我是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

    说到这儿,董子俊突然顿住了。

    “听说什么?”阮白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董子俊说,“老板昨天刚回来,就被人叫去了酒局,两个孩子被扔在公寓里,也没个人照顾晚饭都没得吃,湛湛饿得带着妹妹下楼,拿了一点零钱去买吃的,小区管理人看到,没敢拦,但两个孩子从打昨晚离开公寓,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什么?”阮白的声音顿时就不稳定了,孩子下楼去买吃的,再也没回来?

    董子俊又解释:“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老板昨晚喝得有点多,睡的酒店,这个点了还没醒酒呢,没人敢叫。”

    说着说着,董子俊却听到手机那端传来一阵忙音。

    阮白心急如焚的赶回a市,来不及解释什么,只跟小组负责人张超说了一句:“抱歉,家里出了点急事,我得回去一趟。”

    张超赶紧点头。

    家里出了急事,谁还能拦着不成?

    回a市的路上,阮白在高铁上也坐不住,不时地拨打慕少凌的手机号码。

    关机。

    城市另一端。

    别墅门前的树叶都变成金黄色,还有一圈儿甚至发红,煞是好看。远处开过来三辆豪车,前头那辆和后头那辆一模一样,中间那辆稍有不同,里面坐着的,正是从北京开完会回家的书记,林文正。

    周卿接到电话,跟女儿一起下楼来接。

    林宁懂事的上前,接过老爸手里的公文包:“爸,天气变凉了,北京冷吗?您在外面可千万要注意身体。”

    林文正点了点头,只问:“早饭你们吃过了?”

    “知道你要回来,特地等你。”周卿说着,把丈夫的外套递给了身后的保姆。

    保姆拿走,挂到衣架上去。

    另一位保姆已经上前,往每个人的碗里盛热粥。

    林文正在家,早餐桌上就要备一份报纸,年轻时就有这个看报纸的习惯,林家真个家族里的男人都如此。

    林宁看到老爸神情疲倦,就放下碗筷:“爸妈,你们慢慢吃,我吃好了。”

    “怎么吃那么点,可不准减肥,小心身体。”周卿以为,女儿怕胖,才故意少吃。

    “爸回来之前,我饿极了,没忍住在厨房偷吃了个包子。”林宁窘迫起来,噘嘴说道。

    周卿说她调皮。

    “爸,我给您读报纸吧?”林宁拿起报纸:“等我念完,您也吃完了,早些回楼上休息。”

    周卿欣慰,打心底赞赏女儿的孝顺之举。

    林宁认真的读起报纸,被林家收养这么多年,林文正喜欢看什么板块的新闻,她了如指掌。

    读到了林文正感兴趣的、关心的,林文正的表情会有明显变化。林宁读着读着,就读到了财经板块。

    今天财经板块有慕少凌相关的新闻,林宁事先知道,早上报纸送过来,她先打开看过。

    确认了有慕少凌相关新闻,她才决定主动给林文正读报纸。

    “小镇开发建设在即,a市往东五环外房价均处于多年来罕见暴涨趋势,复合化发展战略模式造福了a市经济。”

    林宁把这一段留在最后读,为的是能听爸妈讨论。

    报纸上还刊登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显示的是小镇项目开发的开幕仪式,氛围严肃。

    慕少凌西装革履,站在一群精英人士和官僚当中,最为出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沉稳的商人架子。

    林宁看得愈发着迷,纤纤玉指,抚摸过报纸照片中男人穿着西装的精壮身体。

    “宁宁,怎么了?”周卿看到,坐在身旁的女儿盯着财经板块看了许久,还用手指,摸了一遍慕少凌的模糊照片。

    都是女人,都年轻过,周卿瞬间懂了女儿的想法。

    “没有怎么我读完了,先上楼看剧本。”林宁料定周卿看出了她的想法,这才红着脸,放下报纸,跑开。

    林文正年轻时是典型的大直男,不了解女人心理,追周卿,单纯只是觉得周卿好看,性格温顺,好看又温柔的媳妇儿谁不想要,他想要,他就直接说我想让你给我当媳妇儿。

    人到中年的林文正,更不懂女人心理。看到林宁害羞的跑开,不解的看向妻子周卿。

    周卿叹了口气,“女儿是对娅莉她儿子有意思了。”

    林文正这才明白,拿过报纸,看了一眼,满意的说:“这事儿好办,回头我亲自撮合,咱们女儿眼光还不错。”

    抵达a市,阮白先去董子俊那里拿了公寓钥匙。

    赶到公寓的路上,阮白的脑海里回放着董子俊的话:“说实在的,老板做生意什么的,一切都无可挑剔,就是养孩子,真不合适。”

    打开公寓门,阮白想看看公寓里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许两个小家伙留下了便签纸条,交代去了哪里也说不定?

    可是当她打开公寓门,进屋后,却看到那个本应该醉酒没醒睡在酒店的男人,正躺在沙发上,眉头紧皱,好像睡着了。

    男人怀里趴着流口水的软软,被他手臂牢牢搂着,湛湛则躺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八爪鱼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