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18章脸颊,肉眼可见的红了一大片

    冷不防的说要去做dna亲子鉴定,这使阮白的心一阵慌乱

    万一,慕少凌之前搞错了怎么办?

    湛湛和软软,万一根本不是自己生的

    一瞬间,阮白的心里产生了严重的焦虑和不安。

    因为太过渴望拥有,所以才特别害怕失去。

    可能失去两个孩子的几率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也能让她像是喉咙里哽着一把刀子,喘气就疼。

    慕少凌说了下午去做鉴定,阮白也没问具体几点去,其实,她有些胆小的在逃避了。

    两个人面对面的说话,说完了话,定好了要做dna亲子鉴定,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话题。

    孤男寡女,周围沉默的气氛很容易就被染上一层朦胧的暧昧。

    “我先出去,跟小镇上的同事联系一下。”阮白找了个借口,转身就要去客厅。

    可是她纤细的手腕,下一刻就被男人粗粝的大手轻轻攥住,身体被扯回去,压在身后的大理石墙壁前,她抬眼,浓密纤长的眼睫毛不住颤抖。

    慕少凌看到,她晶莹水润的眼睛里,清澈一片,可又漾着一抹柔情,直叫他把持不住。

    阮白不敢盯着他的眼睛看,只是瞧见男人喉头一阵滑动,然后强烈的男性气息覆盖得她脸热热的,当唇瓣贴在一起时,她心跳不断加速,就连喘气的频率,都开始失控

    接个吻,她就几乎紧张得要咬了自己的舌头。

    慕少凌偏还不放过她,接吻的空隙里,在她耳边戏谑的问:“床都上了不止一次,怎么变得更生涩了。”

    阮白的脸颊,肉眼可见的红了一大片。

    不知打哪来的勇气,阮白一把推开他,一手摸着滚烫的脸颊,跑了出去

    回a市的时候,阮白带上了笔记本电脑,怕公司有事,万一用到她,她好拿出电脑应个急。

    这会儿她认真的跟小镇上的同事们,同步沟通。

    直到中午十一点多,软软和湛湛一起走出卧室,揉着眼睛说:“小白阿姨,我们睡饱了。”

    看了一圈,没看到另一个大人,软软跟哥哥一起蹭白阿姨身边,肉呼呼的小胳膊搭在阮白的身上。

    慕湛白看着大人电脑上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线条图案,问了一句:“我爸爸呢。”

    慕少凌在书房。

    阮白工作的时候隐约有听到,他接连打了两个电话,跟对方具体说了什么,她却没听清。

    房门关着,挺隔音的。

    “小白阿姨,我饿了”蹭在阮白身旁的软软,撒娇地蹭到了阮白的怀里,爬上去,俩小手搂住小白阿姨好看又香的脖子。

    “想吃什么?”阮白宠爱的抱住小家伙,笑容由内而外的发散在脸颊上,十分温柔地,亲了亲软软的额头。

    慕少凌从书房出来,就看到客厅里母女之间温馨有爱的一幕

    闹了一会儿,阮白抱着软软,累的有些喘气,可是却很快乐的时候,余光看到远处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男人。

    手上的动作僵硬住,阮白回头,跟他四目相对。

    “出去吃,我约了检测中心的人。”慕少凌对阮白说完,又看向两个小家伙:“去换衣服,别学得那么黏人。”

    大小一起走出公寓的时候,阮白走在最后。

    两个小家伙,也跟她走在最后。

    慕少凌身高腿长的,西装革履,走路也快,不一会到了停车位上取了车,打开车门让孩子和她上车。

    看在高级公寓服务台小姐的眼中,这就是幸福的一家四口,爸爸带着女人和儿女出门

    只可惜,她们工作的地方监控森严,否则用手机拍下来照片,发到网上去,准能引起围观。

    毕竟,那可是传说中t集团的首席总裁!

    车开去私人餐厅的路上,阮白紧张的一句话也没有说,越是接近鉴定,就越是担心结果。

    等到抵达私人餐厅,上了年纪的女老板出来接待,与其说是接待,不如说是想看一眼阮白其人。

    像慕少凌这种身份的男人,要给儿子和某个女人做dna亲子鉴定,首先就需要绝对保密,不允许出现分毫的行差踏错。

    权贵圈里,大多数人其实都知道慕少凌年纪轻轻就有一双儿女,而且还是一对龙凤胎。这种大八卦,自古以来没人会不好奇,但这几年来,却真的没人打听得出孩子的亲生妈妈究竟是谁。

    有人猜测是代孕,可代孕也需要卵子跟精子结合,才能配出胚胎,卵子出于哪个女人的身体呢?

    阮白坐下,被餐厅的女老板阿姨打量的坐立不安。

    “听少凌说,你叫小白是吗?想吃点什么?有没有特别偏好的口味?”女老板问的时候,眼睛死死的盯着阮白的脸庞。

    不知为何,这张年轻白皙的脸庞,看着很面熟。

    可到底在哪里见过,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阮白被看的很紧张,只礼貌的回:“是的,我叫阮白,您可以叫我小白,我没有什么特别偏好的口味。”

    “那我就让厨房给你做几道招牌菜。”上了年纪的女老板,言语温和。

    阮白说:“谢谢。”

    女老板离开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慕少凌才道:“吴阿姨跟我舅母,还有我母亲,是小学到初中的同班同学。”

    阮白听了更紧张了:“那她不会告诉你”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慕少凌抬头打断:“不会,听说年轻的时候不知因为什么,吴阿姨单方面宣布跟我母亲绝交了。”

    “”

    绝交

    阮白听了,觉得这个吴阿姨有点可爱。

    dna鉴定人来的时候,阮白承认,自己的心已经快要跳到了嗓子口了。

    鉴定人是一位女士,手上拎着一个箱子,打开之前,先跟慕少凌握了下手,接着,又跟阮白握了下手。

    一低头,就看到湛湛和软软也都伸出了小手。

    “你们好。”鉴定人分别跟两个小家伙握手。

    “阿姨好”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

    鉴定“取样”的过程非常简单,没有阮白想象的那么复杂,全程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等到餐厅楼上没有了外人,湛湛问:“爸爸,那个阿姨为什么要我们的头发?”

    “鉴定看看,你是否够聪明。”慕少凌敷衍的说道,接着,把悉心切好的牛排换到阮白面前。

    阮白尴尬的看着自己那盘被他拿过去的完整牛排

    楼下。

    厨房里。

    一身名牌的上了年纪的女老板,一直抱着手臂绞尽脑汁的在想,楼上那个女生,到底为什么看着很熟悉。

    长得像谁。

    有点,有点像年轻时候的周卿是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