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76章慕少凌那毁天灭地的愤怒!

    半个小时,阮白准时出现在了酒店6617号房。

    张行安打开房门的时候,阮白浑身湿透,被雨水浇淋彻底的黑发披散着,模样看起来像个苍白的鬼,而她脸上的表情,则完全是一种绝望的死寂。

    “我来了,现在你可以放过李妮了?”

    张行安有瞬间凝滞,他狠狠的将阮白拽进怀里,不顾她冷的刺骨的肌肤,食指拂过她的唇,目光狷狂而锋利:“我老婆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我的眼光没错。”

    阮白的目光中带着绝对的仇视怒火:“我人到了,放了李妮!”

    “别急。”张行安手指掐着她的下颌,目光却在她湿漉漉的身上来回逡巡:“看你一身冷冰冰的,多让人心疼,先去冲个澡,听话。”

    阮白像只失去灵魂的瓷娃娃,走向浴室,听话的冲完了澡。

    而穿着浴袍出来的她,却始终只有那一句话:“放了李妮。”

    沐浴过后的阮白,湿漉漉的长发,像蓬乱的海藻般披散身后,尽管有热水的洗涤,但她清秀的脸颊依然苍白不堪,娇嫩的仿佛一枝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的花骨朵,精致、羸弱,只是那双黑漆漆的瞳孔深处却没有丝毫的亮光,好像被一层没有任何生机的死灰色所蒙垢。

    张行安端着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到她的面前,目光满含深意:“喝一杯,暖暖身子。”

    阮白深知酒里可能有古怪,死活不喝,却被张行安轻飘飘的一句“李妮”,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伸手,将其中一杯红酒接了过来,看着那红色的液体,像血液般在杯中荡漾开来,阮白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和绝望,一饮而尽。

    杯壁残留的些许红色液体,宛若一滩血迹,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喝完红酒的阮白,突然觉得浑身虚软,体内升腾起一股异样的燥热,全身仿佛被烈火燃烧了一般蠢蠢欲动。

    阮白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地,娇软的身躯却被张行安一把抱在怀里。

    张行安笑的得意。

    阮白握拳,想打张行安,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只是手胡乱抓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桌角处的一只高脚杯。

    而她体内突然升起来的汹涌的慾望,更是猝不及防。

    她的唇因为愤怒和绝望,而被噬咬成青紫色:“张行安你你混蛋!”

    张行安猛力的将她推倒在床,褪下自己全身的衣服,只余下一条四角裤。

    他迈向阮白,看她被药物折磨却满怀恨意的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笑的非常恶劣:“混蛋吗?待会还有更混蛋的事,你想不想瞧瞧?”

    张行安又折回抽屉旁,从里面拿出一个摄像机,打开来放到桌子上,角度对准了他和阮白。

    阮白忽然明白了他的恶心意图,不敢置信的看向上方张行安那张恶劣的脸。

    她想逃,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力气,而且身体内那来势汹涌,自内而外窜烧起来的燥热感,折磨的她不成样子。

    阮白觉得自己快要被药物折腾死了。

    因为身体太过痛苦,阮白侧卧在床上,一只手难耐的抓着浴袍的领口,另一只手胡乱的在自己身上摸着,整个人难受的蠕动着。

    她修长洁白的玉颈,暴露在张行安面前,那露出的一对雪白沟壑更是勾人眼球,看得张行安兽行大发,眼睛很烫!

    张行安玩过的女人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见到阮白这样集清纯与妖媚于一体的。

    他将她压覆身下,在她耳畔兴奋的低声说:“小白,好好跟我做一次,我技术很好,不会让你疼,好不容易才得来这个机会,这次我绝不会放过你,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爱你,比慕少凌更爱你”

    尽管阮白快被药物折磨死了,但她还是用牙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舌头,以保持头脑的清醒。

    有缕缕惊心触目的血丝,沿着她的唇角滑落。

    可张行安却不耐烦了,不停的狠吻着她雪白的脖颈,下半身更是抵住了她,阮白绝望的吼出声:“少凌,救”

    张行安被她嘴里的名字彻底惹怒,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正当他打算强入的时候,房门被猛的一脚踹开,床上的两人同时身形俱震!

    张行安扭头,却看到黑暗中的两条人影。

    最前面的那个高大的男人的脸,恐怖扭曲的像是地狱修罗!

    “少凌”

    看到慕少凌,阮白绝望的脸,心里的恐惧,瞬间淡化了不少。

    慕少凌大步走来,全身隐射在晕黄的灯光下。

    男人满身的怒火,谁要是靠近,必定被烧的连残烬都不剩!

    此时的他,眼神极其可怕,仿佛一匹凶恶十足的狼,又仿佛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复仇幽灵,全身都充满了阴森的寒气,一种想要杀人拖入十八层地狱的寒气!

    这样的他,就连见过不少大场面的张行安心里都毛了一下,而后面随之而来的董子俊更是惊住了,阮小姐怎么跟表少爷混在一起?

    压在阮白身上的张行安,此刻因为慕少凌阴狠的目光,竟然有些发虚,他已经完全被这样黑暗的慕少凌给压制。

    但是,他依旧嬉皮笑脸的开口:“唔,表弟你来了,是来看表哥和表嫂怎样恩爱的吗?你”

    张行安话未说完,慕少凌已经像疯子一样冲了过来,他双眸赤红,扬手就是重重一拳打了过来!

    慕少凌的力道极重,带着毁天灭地的愤怒,带着狂风骤雨般的疯狂!

    张行安躲过了一拳,但哪里接的住他暴雨似的虐打!

    怕误伤了阮白,张行安任凭慕少凌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牢牢将她护住,一副你有种打死我的吊儿郎当的模样。

    慕少凌额上的青筋根根暴涨,太阳穴附近的几根筋,因为一腔愤怒而扭曲抽动,而他手上的力道,更是逐渐的化作了血泪般的疯狂,在他拳头里的每一脉络里流淌、蔓延!

    敢动他慕少凌的女人,张行安简直就是在找死!

    慕少凌冷鸷的眼眸,扫视一眼阮白身上,尽管她身上布料堪堪遮挡住了她的重要部位,但是她如雪般的脖颈处的吻痕却触目惊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