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90章我们帮爸爸一起追小白阿姨吧!

    慕家老宅。

    客厅,慕湛白和软软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不像以前那样欢快的玩耍了。

    此时,两个小家伙俨然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成人似的表情,衬在两张稚嫩的脸上,看起来别具喜感。

    软软闷闷不乐的对哥哥说:“哥哥,虽然我们家的房子比小白阿姨家的大好多,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我还是想跟小白阿姨住在一起”

    因为阮白和慕少凌的特殊关系,阮白告诉两个孩子,在私下他们可以叫她妈妈,但是在外面,要喊她小白阿姨。

    虽然两个孩子不懂,妈妈明明是妈妈,为什么她要坚持外人面前称呼她小白阿姨,但他们素来听话,牢牢的谨记着麻麻的嘱咐。

    哥哥坐在沙发上,小大人一样的长吸一口气,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也想和她住一起,但关键是我们的爸爸太笨了,到现在还不能将小白阿姨追到手,要是爸爸和小白阿姨结婚了,我们就能天天跟她住在一起了。”

    软软惊喜的睁大可爱的猫眼:“真的吗?哥哥,如果这样,那我们帮爸爸一起追小白阿姨吧!”

    哥哥:“嗯,不过我们得想个策略对啦,我们可以问问叔叔,他身边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阿姨,外面的人都说叔叔是花花公子,那他肯定对追求女孩子比较有经验。”

    妹妹:“哥哥,什么是花花公子?”

    湛湛想了一下,有些苦恼,不知道该怎么跟软软解释,随口说:“花花公子就是那种喜欢扑蝴蝶的男人,你看叔叔经常喜欢穿的花的,那样的男人就爱招花蝴蝶”

    软软顿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哦我懂了,原来花花公子是这个意思呀!哥哥,我好喜欢蝴蝶啊,你以后也像叔叔那样穿的花一点,肯定能招来很多蝴蝶,哥哥以后一定要做个花花公子!”

    慕湛白:“”

    软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湛湛顿时觉得,跟自己一根筋的妹妹解释太无力,他不禁头痛的抚额。

    在一旁收拾玩具的佣人,听到两个孩子天真无邪的话语,没有忍住胸腔中的笑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奶奶,你笑什么,难道软软说的不对吗?”小姑娘大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

    而慕湛白则一脸正经严肃的视线落到女佣的身上,他完全是慕少凌的缩小版,小小年纪那目光已有几分犀利,居然让女佣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什么,小小姐,小少爷,今晚你们想吃什么水果,我待会给你们削好”佣人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软软童稚的嗓音说:“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要小白阿姨。”

    说着,说着,小姑娘眼眶都有些红了。湛湛握紧了妹妹的手,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其实他和妹妹一样,想和小白阿姨天天住在一起。

    佣人一时手足无措了。

    阮白的存在对慕家来说就好像一根刺一样,毕竟她的身份太尴尬了,夫人张娅莉极度讨厌她,就连慕老爷子也从一开始的认可,变成了现在的排斥,而蔡秀芬则在一旁冷眼看笑话。

    唯一接受她的,估计也只有大少爷和两个孩子了。

    这时,慕老爷子拄着手杖,下了楼梯。

    看到客厅里两个情绪明显低迷的孩子,他有些不解的问:“这是怎么了?”

    “太爷爷”湛湛和软软跑到他身边,一人抱着他的一条腿磨蹭着。

    在慕家,慕老爷子虽然年事已高,但他依然是慕家权威的存在。

    他在权势圈里一辈子,整个人极具威严。慕老爷子一个冷厉的眼神落下来,就连蔡秀芬和张娅莉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除了慕少凌,慕家的人没有不怕他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却将两个重孙子孙女疼之入骨。

    两个孩子身体里流淌着慕少凌的基因,尤其重孙慕湛白长得像他,性格也像他,从小就聪明伶俐;而重孙女软软相貌甜美,虽然胆子小了点儿,但一张巧嘴又甜又会哄人。

    这两个孩子又乖又懂事,常常哄得老头子眉开眼笑,他自然对俩小宝贝疼爱有加了。

    看到他们此刻有了愁思,极护短的慕老爷子忙询问两个乖孙:“告诉太爷爷,谁欺负我的乖孙了?”

    湛湛圆溜溜的大眼睛,渴求的仰望着老爷子:“太爷爷,我想小白阿姨了,你让小白阿姨来我们家住好不好?”

    软软也抱着慕老爷子的腿撒娇:“太爷爷,小白阿姨做的饭真的好好吃呢,你不信的话,等她过来我们家,可以让她给你做。”

    慕老爷子脸色顿时变了:“那个阮白,你们以后要跟她保持距离,她跟你爸爸是不可能的,以后你们会有新妈妈,明白吗?”

    慕老爷子活了一辈子,他这个人向来固执,且有些封建,他们那一辈的人最是看重门楣和声誉。

    阮白是张家的媳妇,跟他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亲属关系,姑且不说她和张行安现在还没离婚,就算她离了,他也绝不会让那个二婚女进慕家的门。

    他不想他最引以为傲的孙子慕少凌被别人戳脊梁骨!

    如果阮白和张行安已婚的事实没有被公众知道,他可能勉强还好接受!

    慕老爷子板起脸本来就十分吓人,加上他说他们会有新妈妈,软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嘴里哭嚷着她不要别的女人做妈妈,从沙发上跳下来,撒脚便往楼上跑去。

    湛湛看了慕老爷子一眼。

    小小的男孩眼中,第一次对慕老爷子出现了埋怨,随后,他急匆匆的追妹妹去了

    慕老爷子望着他们的背影,拐杖轻微的颤了一下,接着,便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另一边。

    夜幕降临,尽管外面细雨霏霏,冷的人直打哆嗦,但城市里的娱乐场所,依旧继续着自己满目的繁华。

    高级vip包厢。

    宋北野将几近全光的李妮当成了他的玩具,她被肆意的狎玩着。

    他对她眼中的恨意,视若无睹。

    李妮眼里的泪水似已流尽,但依然像只刺猬般,恨不得竖起浑身的尖刺来保护自己,宋北野这个王八蛋,倘若有一天他不幸落到自己手里,她发誓要将自己在这里受到的侮辱,十倍奉还于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