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3章李宗面无表情的讥讽

    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

    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

    周小素下车。

    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

    阮白点头。

    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

    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

    没车太不方便。

    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

    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了。

    “我接个电话。”李宗拿着手机,对阮白说了一声,按下接听键。

    阮白看他,只见他皱眉,对手机那端的人“嗯”了几声,之后又说:“好,我很快到。”

    “有什么事吗?”阮白看他挂断,才问。

    “嗯,我们小组的组长,说上午需要我们到齐,开个会,趁热打铁,研讨下一步方案。”李宗头疼的说完,就见一辆空出租车行驶过来。

    阮白看向出租车,接过他手里推着的行李箱,“你快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李宗很愧疚,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的女朋友回家是本就该做的事,但他却因为工作,而做不到。

    阮白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缓缓行驶中。

    阮白迷迷糊糊的险些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师傅对车后座上的阮白说,“到了。”

    阮白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的小区。

    她打起精神,下车。

    感冒使她身体很不舒服。

    离开a市出国的五年多以来,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了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这里只能算是不痛不痒的小事。

    可再坚强,到底也还是个女生。

    渴望被关心。

    但李宗却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这让她有些失落。

    回到离开了两天一夜的家,阮白什么都不想做,疲惫的直接躺在沙发上。

    昏昏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会,再醒来,就觉得呼吸都发烫了。

    撑着身体起来,去找感冒药和退烧药。

    手才端起杯子去倒水,门铃就响了。

    阮白按了接听键,气弱的问道:“谁?”

    这个房子她是租的,除了李宗和李妮,没人知道。

    “你好,阮小姐,我是社区医院的,有人为你叫了上门打针服务。”说话的是个女生,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

    阮白思考了一下。

    难道是李宗叫的?

    原来,李宗有留意到她感冒了。

    许是生病体虚的原因,这个时候的阮白脆弱又敏感,别说叫了上门打针的服务,就是一片普通的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

    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的过来。

    阮白浑身酸痛的去开门,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份普通外卖,而是特别丰盛的大餐,她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这种阵仗。

    “麻烦您签一下字。”送外卖的一男一女,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阮白。

    阮白是尴尬的,她住的是普通小区,各方面来看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打工者,实在配不上这么奢华的大餐。

    签了字,送外卖的两人离去。

    面对着丰盛的大餐,阮白不知所措。

    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不富裕,平时花一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餐厅她能接收,但这样铺张浪费,使她头疼。

    可订都订了。

    虽然生病没胃口,但她还是努力的多吃了几口,这份餐是以营养清淡为主,像专门为病人准备的病号餐。

    用了午饭,收拾完屋子,阮白给李宗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什么谢谢?”

    李宗回复道。

    阮白先是楞了一下,而后想到,他可能觉得情侣之间说谢谢太见外,就又打字回道:“该说的谢谢还是要说。”

    李宗的消息过了好久才回复过来,说她:“突然这么感性。”

    阮白知道,自己这不是突然感性,而是感动,父爱被另一对母女剥夺了,姑姑叔叔那些基本不联系的亲戚有等于无。

    说起孤单,恐怕没有人能比得上她。

    如今唯一能让她取暖的,就只有李宗李妮兄妹。

    李宗早晨时说过,晚上过来看她。

    但是,下午李宗又打电话过来说,临时有事,不能过来了。

    阮白望着厨房里她为李宗做好的三菜一汤,没说什么。

    扣好保鲜膜,她把饭菜收进冰箱。

    第二天。

    早晨李宗开车来接阮白。

    阮白上车,感冒的原因,说话开始有更浓的鼻音。

    李宗看她:“你感冒了?”

    阮白系安全带的动作一顿,转过头去,看驾驶座上的李宗。

    “着凉了?”李宗关心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随即他解开安全带,“等我,五十米外有一家药店。”

    阮白看着下车去买药的李宗。

    这很明显了,听李宗方才的话可以听得出来,他在现在之前,并不知道她感冒的事。

    那昨天下午的社区医生服务和丰盛的病号餐

    总不会是李妮!

    李妮在忙工作,分身乏术,回到a市以后她甚至没敢跟李妮说话,就怕打扰到李妮画图。

    放在包里的手机这时“嗡嗡”震动。

    阮白愣神的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并不认识。

    “喂,你哪位?”阮白思绪微乱。

    “阮小姐,有你的礼物请你签收,按门铃你好像不在家。”男送货员大声说道。

    “礼物?”阮白看向车窗外,“我在小区门口。”

    接听这个电话的同时,她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两分钟后,穿着绿色马甲的男送货员面带微笑而来,迎面就给阮白一束鲜花,“阮小姐,你的鲜花,今早空运来的,请签收!”

    “这花是谁送给我的?”阮白很严肃,只关心这个问题。

    必须搞清楚。

    空运的!

    那是要多少钱。

    送货员笑着摇头道,“对不起,客户付了钱,我们只管送到。”

    一大束鲜花,被放到软白手中。

    送货员开车走了。

    阮白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花束很漂亮,香味淡雅,但她却实在没有心情欣赏。

    “小白。”

    李宗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有些发沉。

    阮白转身,好看的鲜花和李宗脸上黯淡无光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我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阮白怕李宗误会。

    “你不知道?”李宗直直地看着阮白,眼神里原本的恐慌渐渐转变成了对她的责备,他面无表情,讥讽道:“空运而来的鲜花,真浪漫,好大的手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