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0章要被爸爸打屁股的!

    慕少凌却看都没再看她一眼,只是提醒了一句:“菜要冷了。”

    接着,已经转身,并且熟门熟路的走去了她家两平米都不到的窄阳台上。

    阮白愣在原地。

    慕少凌从容的仿佛是在自己家,边走边掏出烟盒,接着他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了火。

    动作潇洒。

    这是她的家,可是,两个小的讨债的一样,坐在餐桌前拿着勺子望着空空无也的饭碗等吃饭,倒还乖巧,也很可爱。

    只是那个大的,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房子的主人放在眼里。

    换做一般人总该礼貌的交代一声,怎么进门的。

    阮白先伺候了两个小的吃饭,自己没吃,躲去了厨房。

    本该慕湛白和幕软软的妈妈该做的事,现在基本都被她包揽了,还没有工钱。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阮白本以为厨房是自己的一片宁静小天地,可她错了。

    一股清香独特的烟草味道猛地进入她的鼻息。

    抬起头,阮白意外的对视上一道深邃复杂的视线。

    阮白一时手足无措,只觉得有他的身躯阻挡,周围的空气都变得不再流通了。

    他的身体,把她堵在了死角里

    这呼吸不畅的感觉,使阮白紧张。

    只想离开。

    但她迈开步子以后,却更加牢固的被挡住!

    阮白蓦地抬头,看他,不要欺人太甚!

    而慕少凌的视线,同时也落在对方看上去很软嫩的唇瓣上。

    被他这一看,阮白立刻别过头去。

    “小白阿姨,为什么你家的菜里没有洋葱呀”软软说话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勺子磕碰碗的声响。

    阮白脸上升起一股热潮,回答道:“我不吃洋葱。”

    趁说话的这个机会,阮白要走出去。

    跟两个小家伙相处,比躲来厨房要安全得多。

    可是这回还没走出去一步,她就被男人按住肩膀,压住了身子。

    “你疯了吗——”阮白忍不住惊呼出声,心跳加速的抬起头,对视着居高临下压住她的男人。

    慕少凌清冷的视线里蕴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属于男人的某种压抑,望着她,却沉默不言。

    “你干什么?!”阮白面露恐惧的挣扎。

    慕少凌这双眼眸的最深之处,如同深渊,跟他对视,阮白觉得自己正在被他一点一点的吸入进去,这感觉太可怕了。

    偏偏,她挣脱不得。

    阮白快要被他气哭了。

    “慕总,请你自重!”有孩子在,阮白不敢说太过分的话,恐怕教坏祖国的花朵。

    但是身为孩子爸爸的慕少凌,太过分了!

    “自重?”慕少凌挺拔颀长的身躯欺身压下,感受着女人在他身下如擂鼓般的心跳速度,凝视着她细致如丝绸般的光滑皮肤,薄唇轻启:“自重是指谨言慎行,尊重自己的人格,自己重视。而我此时此刻,正在自重。”

    阮白被他强词夺理的无话可说

    说话的时候,男人将她紧紧地禁锢在了怀里,身体与身体间,紧密贴合,没有一丝缝隙

    “慕总我有男朋友,我也已经订婚了!慕总这样做真的不合适,说出去也不好听,恐怕会累及慕总在外的好名声!”阮白一动不动的看他,如果动了,她担心自己的胸部会蹭到男人的衬衫下包裹着的紧绷身体。

    她没忘记上次解开皮带扣和胸针的时候,男人那里,起了不小的反应

    阮白宣布自己并非单身的话,很有冲击力。

    她在名分上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

    慕少凌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仿佛并不在意她是否有主儿。

    外面的湛湛突然想起什么,大声说:“阿姨,不吃洋葱可是挑食哦!”

    “对!要被爸爸打屁股的!”软软童言无忌的也说道。

    听到“打屁股”这三个字后,阮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少凌。

    只见慕少凌嗤笑一声,转瞬即逝,而后阮白立刻就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正从她的腰际,缓缓往下滑去

    其实,伴随孩子成长的这几年来,慕少凌从未动手打过他们,只是他一惯面冷,孩子比较害怕,久而久之,老爷子就用爸爸会打屁股来吓唬他们。

    挑食就是其中一项不好的习惯,软软和湛湛都记得,所以从来不敢挑食,生怕要被爸爸打屁股。

    “软软,湛湛,你们过来阿姨这里。”阮白忍不住求救。

    慕少凌总不至于在孩子面前做这种事吧?!

    “哦!”两个小家伙应了。

    接着阮白就听到他们朝厨房走来的声音。

    “慕湛白,慕软软,都回到餐桌前坐好。”冷冷的一句命令,从慕少凌的薄唇间稳稳地说出。

    被连名带姓点名的两个小家伙,立刻站住,不敢往厨房的方向再走一步

    慕湛白想去厨房,可是妹妹拉着他的手,摇了摇头。

    阮白听到外面果然没了动静,忍不住无言的看着面前严肃冷酷的男人。

    知道来硬的不行了,阮白就软言软语的说道:“慕总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为难我?”

    慕少凌沉着脸,他的嗓音因压抑而沙哑:“有人说过,情欲一旦从前门进来,智慧便会从后门出去,譬如今天的我。我很期待,你究竟能把我的胃口吊到什么程度?”

    阮白感受着男人纠缠而来的炽热呼吸,面红耳赤除了觉得冤枉还是觉得冤枉,她从来没想过吊他的胃口。

    这时,有手机震动的声响。

    “你的手机响了”阮白松了口气,忍不住提醒。

    如蒙大赦!

    趁他放松警惕,阮白立刻就想逃离厨房这个是非之地。

    但她才推开他,手腕就被男人用力攥住,又扯了回去,一个反手,她小小的身子就被男人彻底裹在怀里。

    “嗯唔”阮白被迫仰头,纤弱的肩膀被慕少凌结实的双手牢牢捏着,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捏碎了。

    推抵,撕打,毫无用处。

    反而激怒了一向心高气傲的慕少凌,被他从眉到眼,从鼻尖到嘴唇,细致且狂乱的一路吻下来,半寸都没放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