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2章两道声音,慢慢重合

    晚上,慕家老宅。

    一家人的用餐时间,慕少凌不在。

    张娅莉夹了一块青瓜到湛湛的碗里,又给软软夹了一块:“听奶奶的,不喜欢吃也要吃一些,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小心不长个子。”

    餐桌上其他人都在用餐。

    慕湛白看着碗里的青瓜,扒进嘴里,乖乖的吃掉了,吃完仰头看向奶奶:“奶奶,你为什么不吃洋葱?”

    桌上有一盘炒洋葱,慕湛白和妹妹很喜欢吃,太爷爷也很喜欢吃,小叔叔和二奶奶都喜欢吃,只有奶奶一个人不喜欢吃。

    每次炒洋葱都要放得老远才行。

    奶奶说她闻到那股味道都会吃不下饭。

    张娅莉还没说话,就听蔡秀芬若有似无的哼了一声:“贱人就是毛病多,这不吃,那也不吃的。”

    老爷子耳聪目明的,听到后,皱眉咳嗽了一声,以此来警告儿媳妇蔡秀芬,不要在吃饭的时候找茬。

    蔡秀芬扬了扬眉,继续吃饭,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何不妥,但也见好就收,不说了。

    张娅莉自然也听到了蔡秀芬的讽刺,但她没做理会,而是识大体的对孩子们说:“奶奶不吃洋葱是遗传,奶奶的爸爸生前就不吃洋葱。”

    “哦!”慕湛白别扭的使着筷子,说:“我认识的一个漂亮阿姨,她也不吃洋葱。”

    张娅莉笑了笑。

    这世上不吃洋葱的人何其多。

    还有香菜,不吃的也大有人在。

    晚饭以后,两个小家伙出去玩,天黑以后,乖乖上楼,洗洗睡了。

    这是一个冗长的夜。

    阮白陷入梦中,辗转反侧。

    梦里水声哗啦啦的,慕少凌在洗澡,她开门,走到他的身后,贴上去,搂住面前男人这具健硕腰身。

    他转过身,低头,在她脖子上侧吸出一串吻/痕。

    她仰起头,想要更多。

    粗/重的喘/息声,肆无忌惮的一寸寸触/摸,使她发抖,被汗水打湿的一缕缕发丝,黏在脸上,忍受着她所不能承受的热/烫。

    绷着的身体,变得颤/栗。

    她后退,慕少凌又压上来,短暂的对视后,唇与舌细腻交/缠。

    难言的声音低低地从唇/舌间溢出,身体的感觉像被海浪拍打着一样,忽高忽低,她睁开眼睛,清晰看到男人浓密得叫女人都嫉妒的眼睫毛。

    忽然,画面一转。

    年过半百的富商在朝她招手,笑得狰狞。

    “啊!”阮白从床上惊坐起来。

    呼吸一起一伏,六神无主。

    过了好半天,才总算松了一口气,明白刚刚的一切都只是虚无的梦。

    还好。

    还好是梦。

    a市外面此时正是黑夜,天空不见一颗星星,阮白一半的意识都被梦境里的人与事拽住,走不出来。

    自从五年前在电视上看到那位年过半百的富商,阮白每每想到宝宝的亲生爸爸,就会自动代入那位富商的脸。

    宝宝是从她身上掉下去的一块肉,骨血相连,阮白做不到完全不去想,但是每次同宝宝一起出现的,又都是富商油腻奸猾的脸。

    面相生得是真的太可怕了。

    被梦折磨,今夜不是第一次。

    在国外阮白试着看过心理医生,有一段时间倒真的没有再梦到那富商。

    后来,仍会梦到。

    阮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梦折磨一辈子。

    为什么这些在现实中已经过去了的事,还要在梦里找上自己?

    努力淡忘,却徒劳。

    阮白把脸转向窗子那边,朝着窗子的方向用力喘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的意识尽快回到现实当中。

    可是下一刻,耳边又响起白天慕少凌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在想什么?怎么哭了。”

    阮白忍不住五根手指紧紧抠着身下的床单,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在意乱情/迷,快意之时,哑着嗓子说:“腿腿打开一点”

    两道声音,在她的脑海里慢慢重合。

    这时,外面一道闪电划过,白光照在阮白的脸上,不一会儿,豆大的雨滴缓缓坠落,风猛的一吹,雨水砸在卧室窗子上。

    阮白情绪颓废的哭出来。

    这就是你的命,承认吧,承认你曾在十八岁的年纪里,承/欢于一个年过半百的富商身下,只有靠出卖身体才能救回你至亲之人的性命

    只因你极度排斥年过半百的富商,你的意识才会主动臆想着去认领其他男人的声音

    第二天,早晨慕湛白来到妹妹的房间。

    “软软,你说爸爸昨天抱着小白阿姨在做什么?”

    “爸爸抱了小白阿姨?”

    “嗯。”

    “那可能是在打小白阿姨,不然为什么小白阿姨都哭了!”

    “可是爸爸为什么打小白阿姨?”

    “小白阿姨挑食,不吃洋葱!”

    “”

    慕湛白脑袋里一团纠结错乱的黑线团子,爸爸因为小白阿姨挑食,不吃洋葱,打小白阿姨屁股把小白阿姨打哭了?

    “找个机会,我要问问爸爸。”慕湛白一脸忧心忡忡的:“或许我还需要跟他坐下来认真谈谈,对待女性,他身为男性应该表现的更绅士些。”

    “你真是为爸爸操碎了心”软软一副恨爸爸不成材的样子,哀叹道。

    一大早,慕少凌才回到老宅。

    上楼洗澡,解开领带的同时看到浴室门上贴着一张卡通便签,上面写着一行不太端正的字:爸爸,你应该学会做一个绅士。

    看完,慕少凌将便签纸放下。

    听到动静的慕湛白这时过来爸爸的卧室。

    看着跟自己距离两米远的爸爸,小家伙小心说道:“爸爸,我有一个问题问你。”

    慕少凌少见的收起严肃,点了点头:“嗯。”

    “软软说,小白阿姨不吃洋葱,你就把她打哭了”慕湛白知道教训老子是不对的,可是,这个老子再不教训,就要上天了,忍着胆怯,他眨巴着眼睛教训道:“人类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不能把任何人置于这种状态之外,小白阿姨只是不吃洋葱而已,不吃某一两种实物,不算挑食,你不能使小白阿姨受制于你一个人的霸权主义!”

    “而且小白阿姨又不是你的孩子,不像我们,被你养大所以要听你的话。”

    小家伙一堆堆的道理。

    “你说,你们是我的孩子,被我养大所以要听我的话。”慕少凌朝儿子循循善诱,灌输歪理,“那倘若她要被我养到老,养到白发苍苍,比养你们养的还久,她是不是也应该像你们一样,听我的话。”

    慕湛白看了看爸爸,挠了挠头:“是这个道理没错,可是”

    慕少凌去了浴室,不再与小孩子纠结这个只有成年人才懂的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