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04章再不听话,裙子就要扯破了

    “坐下。”慕少凌沉着脸命令道。

    阮白摇头,不按照他说的做。

    已经分手了,不应该再有任何亲密接触,今晚过后,爷爷身体稳定了就可以搬走,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十几个小时而已。

    熬过这十几个小时,一点也不难,只需要各自都回去自己的床上,睡一觉,醒来就都过去了。

    “我让你坐下!”慕少凌压低了声音,扯过她。

    似乎料到她不敢在两个爷爷都在的情况下喊叫挣扎,他把她按住,强迫她坐在了马桶盖上。

    下一瞬,她发现自己无法起身,因为脚踝已经被他大手牢牢给攥住。

    “我们没有关系了,你也亲口承认,现在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适。”阮白不敢跟他拧着来,只好试着以理服人。

    慕少凌手指上的药膏,却已经涂抹到了她小腿的一处患处。

    阮白咬着牙“嘶”了一声,低下头,腿也本能的往回抽了抽。

    药膏冰凉,加上男人手指触碰在腿上,跟触碰在脖子上的感觉完全不同,难免不舒服。

    慕少凌听着她发出的声音,抬起头看她。

    阮白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有某种暗示了,但冰凉的感觉的确会让人的皮肤通过感官,生出一股颤栗,传遍四肢百骸

    阮白不敢再乱动,洗手间里灯光昏暗,只开着镜前灯,慕少凌的五官轮廓都莫名生出一种深沉的朦胧感。

    他手指头细,很白,骨节分明,异常好看。

    几乎是不受控制,阮白又想起在酒店套房那一晚,他用手指,帮她

    那晚,也等于做了。

    想起这个她又是皱起眉毛一阵自责,大脑不听理智的摆布,她甩甩头,咬着舌尖逼迫自己清醒,不要被心中的魔鬼带偏。

    她深呼吸,告诉自己,阮白,你要清醒的记得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慕少凌的手指在她小腿处来回涂抹了十几次,让药膏吸收进去,才又挤了点药膏,视线寻找到她身上下一处被蚊子咬过的地方。

    一步裙开叉的地方是前面。

    隐约能看到她两腿间。

    白皙的阴影处,有蚊子咬过的痕迹。

    很清晰。

    “腿张开。”慕少凌看着那里,嗓音沙哑的说道。

    “什么?”

    阮白自我清醒中,猛然听到他的话,吓得瞪大了眼睛看他,表情很是惊慌失措。

    慕少凌也抬头看她,从她晶莹剔透的眸子里看到了害怕,害羞。

    “那里也被蚊子咬了。”慕少凌说着,半起身往上掀起她的裙子,一直将裙子往上弄到她的腿根那里。

    白白的腿,差不多都露了出来。

    “你别太过分。”阮白想要往下褪自己身上的裙子,遮住大腿。

    可他的手,用力按住了裙子。

    慕少凌附身靠近了她的脸颊,热气喷薄在她的脸上:“再不听话,裙子就要扯破了。”

    阮白喘息,呼气都不匀了。

    望着男人的眼睛里,都是埋怨。

    他为何要这样的咄咄逼人。

    “你母亲已经知道我们分手了,只差两个爷爷,而且你也有了可以结婚的对象,不觉得背地里跟我做这种事很对不起人家吗?”阮白急的胡说一通。

    慕少凌听着她的怒言怒语,低头看着她双腿间的蚊子咬的患处,清亮的药膏抹上去,用手指来回的在患处涂。

    阮白说完,低头看了一眼他搁在患处的手,直接脸红的皮肤每一个毛孔都在张开。

    她下意识的并紧了双腿。

    慕少凌的眼睛里滑过一片热火,薄唇紧抿,喉结甚至也跟着滑动了一下。

    “我要出去了。”阮白再不敢停留,怕会犯罪,怕会被盯在耻辱柱上。

    可她起身的时候由于动作太快,导致他的大手,还停留在她腿那里。

    慕少凌直起身来,两只手攥住她瘦弱的肩,身体猛地压上她的身子朝她铺天盖地的吻下去!

    “唔唔”

    她双手推抵着他坚硬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

    慕少凌低垂着头,找她的唇,在她闪躲的情况下一次次含住她的唇瓣,啃咬,舔舐,碾着她逃窜的小舌。

    体温不知不觉间异常滚烫。

    她的理智和身体拒绝着他,但她的灵魂却在迎合着他,享受着他。

    “不要”

    慕少凌越发疯狂,把她完全搂在怀里为所欲为

    阮白嘤咛几声,克制的咬着嘴唇,在他怀里挣扎耸动,“你放开我,否则唔我要喊了”

    她挣来挣去,身体已经出了一层薄汗,绑起来的黑色马尾也散乱开来,发丝黏在脖子上,说不出的疲累,可又充满诱惑。

    慕少凌停止了亲吻,眼神猩红的低下头看她,一手攥着她的腰部,一手抚摸着她的小脸,一言不发的剧烈喘息着。

    “理智点,我们不可以这样。”阮白拼命的呼吸,让自己冷静,也让这个男人冷静。

    慕少凌的眼神深沉可怕,但面对她时,那往日的深沉里总是掺杂着不易察觉的温柔,这个女人二十四岁,成熟了,发育极好,但她的外表,又很纯白。

    两相融合,他对她愈发的欲罢不能起来。

    “除非你结婚了,否则我不会放弃。”才在书房里很硬气的说过‘我们已经分手了’这七个字的男人,人生中第一回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自打脸。

    说罢,他放开她转身去了洗手台前,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阮白怔怔的站在他的身后。

    慕少凌洗完了脸,深吸一口气,拿过干毛巾擦拭了脸上的水,染上了情慾感觉的眼睛和脸庞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她。

    她低下头。

    像个做错事的无法承担后果的孩子。

    慕少凌先出去的,阮白在洗手间里平静了很久很久,直到爷爷叫她,她才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在房间里没看到慕少凌。

    慕老爷子已经回房休息了,阮老头见自己孙女的眼睛四处看,像是在找人,才说:“少凌出来以后就走了,像是开车走的!”

    阮白吐了口气,心想他是不是怕她尴尬,所以出去住了?

    那间酒店的套房,以前就是他时常会去住一住的地方。

    阮白没什么负担的躺在单人折叠床上,却不知道,慕少凌去了她的租住房,用上次李妮给的钥匙,打开了门。

    在洗手间里两人亲密的过程中,他手上的药膏不小心蹭到了她的裙子上。

    明天无论她在慕家,还是去公司,都需要换一身衣服。

    慕少凌进了她的房间,打开衣柜,在她零星的几件衣服中,随便拿了一套,然后视线却看到底下还有她的bra和底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