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06章湛湛小少爷出事了!

    为了躲开他,逃开他,这个女人竟然迅速开始相亲,并且只是相处的不错就考虑跟男人闪婚?

    慕少凌抑制不住汹涌的怒火,低头盯着她的眼睛:“我是瘟疫?你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拒绝我?”

    阮白被他盯得发紧,摇了摇头,口不对心的说:“不是瘟疫,但你这类人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真正伴侣,我利用你来满足我的虚荣心,报复李宗,现在我终于良心发现了,及时收手,哪里有错,难道利用你一辈子?”

    慕少凌在她眼中不是瘟疫,却胜过瘟疫。

    一起工作,一起吃饭,只是客气疏离的老板和下属关系,不掺杂一丝丝的暧昧,她都可以接受。

    强迫自己去接触其他男人,找一个合适的男朋友,这个办法也是逼不得已,她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告诉慕少凌,两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拥有未来。

    “既然已经开始利用了,为什么不干脆利用我一辈子?”

    这是他最大的妥协。

    “一辈子太长了,我希望你能明白,遇见错的人比孤独的活下去更可怕。这句话是你亲口对我说过的,我了解我的人品,从来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纯洁,跟你结婚后,我做一个豪门太太吗?然后李宗对我勾勾手指,我就出轨,跟他睡,报复抢走他的那个第三者?”阮白说完,一滴眼泪掉了出来。

    她叹了口气,不敢做出抹掉眼泪的动作,怕远处的两个爷爷看到会多想。

    控制了再控制,到底还是没控制住眼泪掉落。

    这滴眼泪她是为慕少凌和她即将割断的情感而掉,但她嘴上还是要说:“想到守护我五年的李宗突然离我而去,我就心痛,我不甘心男朋友就这么被她抢走,现在,轮到我去抢她的老公了。”

    阮白说的眼圈微红,拿出了影后般的演技。

    但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能被她的演技所欺骗,却唯独他,还是不能相信。

    “我接受你送我爷爷去医院,这是最后一次。”阮白对他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慕老爷子和阮老头的视线都放在两个年轻人身上。

    阮白走向了慕少凌的车,并且脸上表情也转好了许多。

    阮老头看了看,也没过多的过问,既然孙女还能上孙女婿的车,是否说明,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不大?

    “我走了,老慕!”阮老头看到慕少凌也上车了,才对慕老爷子挥了下手。

    “等你身体好点了,我再让少凌接你过来陪我下棋。”慕老爷子脸上挂着笑容,一直挥手,直到黑色路虎驶出老宅。

    去医院的路上,阮白低头在摆弄手机。

    爷爷看了,不好让孙女婿一个人被冷落,说:“小白这孩子任性,平时还得少凌你多担待点。”

    慕少凌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爷孙二人,点头:“应该的。”

    阮白在回复同学的消息。

    上次同学聚会,加了几个同学的微信,都是班级上她觉得人品很好的同学。

    聚会结束没几天,几个人在群里聊天,其中一个就说要给她介绍男友。

    阮白不敢说自己跟慕少凌在一起,怕群里的人会炸,只推脱的说,还在忙工作,没时间谈恋爱。

    现在,她没时间挤时间也要谈了。

    昨晚她给同学发了微信,接受了上次提起的“介绍对象”这件事。

    同学激动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不停的跟阮白说男方人品多好。

    “不三不四的人我也不会给你介绍,他是我男朋友的好哥们儿,一直单身,生活作风好的不得了,三观也正。其他女同学我为什么没给他介绍你应该知道,看看她们的样子,老实男人还不得被她们玩死啊?钱都要被她们骗光!”阮白的女同学发来一堆话。

    阮白回复说:“谢谢,见过以后,我会认真考虑的。”

    “谢什么啊,客气了,我只是想促成一段好姻缘,两个人品好的男女走到一起是最大的幸事。”女同学说道。

    阮白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存下来的见面时间和地址,发了会呆。

    她故意的去忽视开车的慕少凌,在理智左右不了情绪,控制不住的想到慕少凌的时候,她就会立刻想一想张娅莉的脸。

    提醒自己,和他之间逾越不了的关系。

    慕少凌把车开到了市第二医院门口。

    阮白一路失神,忘了告诉他去哪家医院做检查,他却已经首先想到了避开第一医院。

    “谢谢你开车送我和爷爷。”阮白扶着爷爷下车,等爷爷站稳了才抬头对他说道。

    慕少凌看着她的眼睛,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迷茫:“还有一堆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就不送你们进去了。”

    “嗯。”阮白点头,扶着爷爷转身往医院里走。

    慕少凌也上车,启动。

    阮白扶着爷爷走了几步,就听到车驶离的声音,她没有回头,从这一刻开始,她会试着淡忘之前跟他短暂发生过的关系,开始全新的人生。

    排队挂号,检查身体,取结果,差不多大半天的时间。

    下午一点多,阮白将身体没什么问题的爷爷送回了出租房。

    爷爷心虚的念叨:“我就说吐血没什么大不了,癌症都有治好的,吐血也不一定就是大病的征兆”

    阮白没怀疑爷爷装病的事情。

    “爷爷,晚上我会回来做饭,现在我有事出去一趟,您自己一个人可以吗?”她知道,自己要工作,要社交,一堆的事情要处理,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爷爷身边照顾。

    她是这样想的,以后条件稍微缓过来一点了,可以花钱请个保姆。

    爷爷能走能说话,意识清醒,保姆欺负不到这样的老人,一般被欺负的都是表达能力有问题,说不了话的。

    “爷爷没事,你去忙你的吧。”老头稳稳当当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阮白见此,放心了。

    但她出门才走到楼下,手机就响了。

    是一个座机号码。

    “你好,我是阮白。”她接起说道。

    “白小姐啊!你快过来一趟吧!湛湛小少爷出事了!”电话那端传来保姆阿姨的焦急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