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44章爸爸,我们接小白阿姨回家吧

    张家。

    张一德站在二楼的阳台上,表情不善。

    舅母上楼,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丈夫。

    “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舅母了解丈夫的脾气,一般情况下他不爆发,但是爆发了也真够儿子受的。

    毕竟是自己生的儿子,再混账,做母亲的都想护着。

    舅舅哼了一声:“等你儿子回来,先看他怎么给慕老爷子一个合理的解释。”

    舅母急了:“这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还要什么解释?你的儿子你还不了解?当务之急,不是听儿子怎么解释,是应该想好对策,怎么能让慕老爷子平息怒火!”

    做父母的,最知道儿子的想法和做派。

    儿子突然宣布结婚,匆忙领证,这就很古怪了

    再想起那天儿子抱回来的阮白是晕倒的,苏醒之后,阮白更是毫无交代就跑了

    那天领证后的亲属饭局,阮白也是不高兴。

    之前的种种,联想起来,舅母就分析清楚了,儿子和阮白不是真心结合,恐怕这里头有什么隐情

    张一德回头:“我还得替他想好后路?三十好几的人了,我这个当爹的给他擦屁股也擦够了!慕老爷子一把年纪了,带着小曾孙过来讨说法、要人,我张一德的脸,以后往哪儿搁?”

    舅母没了主意,也说不出个“理”字,只好挑张家的毛病。

    往楼下大门旁停着的那辆车里看了看,舅母说话变得阴阳怪气:“你那个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个当哥的是捡来的,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人就在外面车里坐着不进来,看起了自家人的热闹!”

    张一德:“ 少说别人,管好你自己和你儿子,都是你打小溺爱他种下的恶果!”

    “我种下的恶果?张一德,你是瞧不上我给你生的儿子吧?你瞧得上人家周卿,可人家周卿瞧不上你,周卿多会挑男人啊,嫁了个省委书记,不像你,要什么没什么。对了,周卿的丈夫不是不育吗,你要不要借个种给周卿?也算圆了你心里的女神梦了!”

    舅母被激怒了,口不择言:“我就说你妹妹两句,你还不爱听了,没有你妹妹这个祸害在,谁愿意跟姓慕的有瓜葛?慕家的钱,我花一分花两分了?出了事,还得低三下四的道歉,活在他们慕家的威慑下,他慕老爷子是太上皇不成?”

    楼上这边吵着。

    楼下一辆奥迪开过来。

    阮白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副驾驶上的李妮回头说:“别怕,有我们在呢。”

    “里面的人敢欺负你,你就打电话,我们立刻进去支援。”周小素也喝多了,好在脑子很清醒。

    不管阮白是来做什么的,大晚上的都不能让阮白一个人。

    李妮开奥迪的男朋友也派上了用场。

    阮白下车,还没走到张家大门口,就对上张娅莉。

    张娅莉是才从车上下来的,没跟老爷子进门,就是为了等阮白。

    四处看了看,张亚利用仅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说:“上次有软软在,我不方便问你,再打电话你又不接。你现在告诉我,你搞什么鬼,刚从我儿子身边滚开,又来骚/扰我外甥,你究竟什么居心?”

    “我什么居心都没有,怎么不去问你外甥什么居心?”阮白说。

    张娅莉冷笑:“跟你表哥结婚,你无耻不无耻你爷爷和你爸爸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阮白平静的看着张娅莉,“也可能是母胎里带来的坏基因。”说完,她越过张娅莉,进了张家大门。

    张行安是自己表哥这一点,她很清楚,但她不想那个一直隐瞒在自己心底的秘密,因为张行安的威胁就全都抖出来,说到底,不想伤害的人是慕少凌。

    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畸形婚姻。

    过程中两人也不可能发生关系,除非一方用强,但她绝不会跟张行安单独见面。

    等到老爸的身体有了一个结果,无论如何,她都要离开a市。

    忽然想到包里还有张今天去银行时顺便买的彩票,阮白每分每秒都在祈祷,老天爷,让我中奖吧,这样我就可以毫无顾虑的辞职,远离这里。

    不用再被“钱”这个字压得喘不过气。

    阮白进去,看到慕老爷子的时候,张娅莉也走了进来,坐下。

    张一德跟妻子也从楼上下来。

    “小白,怎么回事你先说说。”张一德认为责任大半都在儿子身上,所以对儿媳态度还是不错的。

    阮白面对着一屋子的家长,站在那里,被逼着做个交代

    见没人说话,舅母抢先问阮白:“今天慕老爷子在,少凌的妈妈也在,我问你一句,你必须说实话。你之前跟少凌是男女朋友关系,还去过慕家,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件事我们张家人,包括行安,没一个人知道对不对?”

    舅母想把责任摘干净,污水,都泼给阮白。

    阮白看懂了情况,虽然喝酒了,但智商还没被喝没。这个不能算婆婆的婆婆,是要把她当靶子。

    “我以为张行安也在家,他不在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等他回来你们问他。”说完,阮白头也不回的要离开。

    “小白阿姨你别走。”慕湛白倒腾着小短腿跑过去,在门口,一把抱住了阮白。

    慕老爷子没阻止小曾孙。

    而舅母看到湛湛这样黏着阮白,顿时皱眉,一个头两个大。

    简直不敢想象,慕少凌跟自己儿媳妇,以前究竟亲密到了什么程度,连儿子,都抱着阮白大腿不放呢

    晴天霹雳。

    舅母更觉得,这个小白比狐狸精还厉害,还好发现的早,否则这种小妖精,将来准得给儿子戴绿帽子。

    阮白低头看着小家伙,很想豁出去,一股脑的将事实都说出来,但是不行,好不容易熄灭了慕少凌心中的火,再燃起来,恐怕会

    一大一小站在客厅门前,亲母子似的。

    而门外,这时却有一片阴影笼罩下来,阮白以为张行安回来了,可是下一瞬,推开门的高大男人,却是——

    “爸爸,我们接小白阿姨回家吧。”小家伙天真的看向进门的爸爸,投去求助的眼神,粉嫩的脸上,写着乖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