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68章怒打白莲花

    舅爷爷背着手在身后,去了客厅。

    舅奶奶一手扶着老花镜,一手拎洒水壶,继续浇窗台上那些快开了的花。

    客厅有一口年代久远的柜子,红色漆面,大朵的牡丹花图案,每一片绿叶都十分逼真。

    将柜子的柜盖拿下来。

    柜子左侧放着一摞报纸,舅爷爷有收藏旧报纸的习惯。

    报纸上头,放着一本厚厚的相册。

    舅爷爷拿出相册,翻了几页,终于找到那张记忆中的照片。

    照片中一共四个人,一个是年轻时候的舅爷爷本人,另外三个,均是二十来岁如花般年纪的女孩子。

    这张合影里,张娅莉站在中间,身穿那个年代很流行的红色长裤,脸上的表情,没有其他两个女孩子开心。

    张娅莉左侧,站的是年轻时的舅奶奶。

    张娅莉右侧,站的是她的闺蜜,年轻时候的周卿,一身白裙子,两条精致的黑色麻花辫。

    虽然这张照片是二十八年前拍的,但舅爷爷觉得自己还没老糊涂,不可能记错那张脸。

    看了半天,舅爷爷突然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出来给老板做秘书的女人,想必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舅爷爷想的入神,丝毫没注意到老太婆浇完花进了屋。

    舅奶奶看到照片上的四个人,脸色当即不好了,指着那个周卿对自己老头子说:“偷偷摸摸看人家照片,能解你相思之苦?”

    “说什么瞎话!”舅爷爷生气的收起照片,把老旧的相册塞到柜子里去。

    “敢看人家照片你不敢承认?张一德,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家周卿可是省委书记的老婆!当年人家就看不上你,你也真够可以的,当年三十七八的年纪也敢暗恋一个小你二十岁的姑娘。”舅奶奶十分嫉妒。

    想到老头子年轻时喜欢过别的女人,就火大。

    舅爷爷没辩驳,转身出了客厅。

    一大把年纪了,计较这些没意思。

    周卿是张娅莉的闺蜜,从小一起长大,舅爷爷身为张娅莉的哥哥,喜欢上妹妹的闺蜜,爱而不得,但舅爷爷并没有嫉妒遗憾过。

    周卿嫁给了一名优秀的军人,生活幸福美满,如今周卿的丈夫更是成了省委书记。

    张一德只是心疼自己妹妹,相比周围一起长大的女孩子们,妹妹的感情和人生就要坎坷许多。

    第一医院。

    慕少凌送阮白过来。

    阮白下车,关上车门,回头对他说:“慢点开车。”

    慕少凌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她进入医院的纤柔身影,收回视线,拿起手机就打了个电话,说道:“你立刻联系第一医院的郑院长,有位姓阮的肺癌患者,帮我特殊照顾。”

    进了医院的阮白,有些心神不宁。

    她十八岁的那年父亲得了肝癌,但她知道的时候老爸已经住院治疗中,手续相关问题她都没有参与处理。

    第一医院很大,走了很久的台阶才进去,这是一幢抗日时期留下的老建筑,外墙建造的一看就很厚实坚固。

    阮白在过去问导诊的时候,却听导诊反问道:“你好,请问你父亲姓阮吗?”

    阮白诧异了一下,点头:“是。”

    “请跟我来。”导诊小姐态度极好,为她指路。

    阮白拘谨的跟着进去,挂号见专家。

    不用想也知道,这恐怕是慕少凌的手笔

    李妮也来了医院,见到阮白,就问:“叔叔还没来吗?”

    阮白摇了摇头。

    阮利康说了一定回来,不用她接。

    阮白知道,老爸是怕她跟李慧珍母女发生冲突。

    “别太难过,我会心疼,人这一辈子遭遇什么都是改不了的命。”李妮不知道怎么开导阮白。

    五年前,阮白被父亲患肝癌折磨过一次,如今的肺癌对于阮白来说,只是雪上加霜,从冷变得更冷了而已。

    这次的打击不会直接冻死阮白。

    怎么取暖,苟延残喘的活着,阮白有经验。

    十点多,阮利康打来电话。

    “小白,爸下午一点才能去医院,你先回你们公司上班?”

    阮白担心老爸不来,说:“我在医院等,你不来我不走。”

    阮利康说,“一定去,忙完手上的事就去。”

    李妮在一旁贴着耳朵听到了,在阮白挂断的时候,说:“我们先去外面喝点东西,慢慢等,医院空气太差了。”

    “嗯。”阮白跟她一起下楼。

    医院电梯里总挤满了人,阮白和李妮只能走楼梯下去。

    到了三楼楼梯转角的时候,阮白迎面看到窗前站着的两人,一个是一脸愁云的阮美美,一个是一脸紧张的王娜。

    “妈?你怎么在这儿?”

    李妮惊讶。

    阮美美看到阮白,二话不说就往妇产科走。

    王娜瞪了一眼碍事的女儿和阮白,回头抓住阮美美的胳膊,哀求道:“美美啊,这个孩子你不能打,那是我们李家的骨肉你行行好”

    李妮一听,眼神厉了起来,对阮白说:“前面等我。”

    阮白点了点头,从分手以后,李家的事情就跟她再也没关系了。

    她不想牵扯,只好去前面等李妮。

    阮美美眼泪汪汪的对王娜说:“阿姨,不是我不想生这个孩子,是李宗不敢认这个孩子,他觉得认了这个孩子,就是对不起别人。”

    这个“别人”,明显指的阮白。

    阮白觉得从天而降一口黑锅,压在了自己身上。

    同时,阮美美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凄楚的眼神也意有所指的看向了前方等待李妮的阮白。

    王娜瞬间明白了,正了正脸色说道:“美美,我那个儿子就是太傻了,被外表单纯的女人给骗了,他也是个可怜人,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可怜人!”

    “阿姨给你做主,还没个王法了是吧?我儿子认了自己的骨肉就是对不起别人?她个不要脸的死女人给我儿子戴那么多顶绿帽子,怎么还活的好好的?恬不知耻的不是你,是她!”

    阮白听到了,毕竟王娜骂的声音那么大。

    医院里很多排队的人,都在楼梯口探头谈脑的围观。

    李妮看着老糊涂的亲妈,还有颠倒黑白扮演白莲花的阮美美,右手狠狠的一巴掌,重重的扇在阮美美的左脸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