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78章心疼湛湛,软软

    “你是少凌带回来的女朋友?”蔡秀芬双眼含泪的问道:“你的家世怎么样?倘若你婚后受了夫家的委屈,你的家庭能为你撑腰吗?”

    阮白被问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慕睿程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他是慕少凌同父异母的弟弟。

    也就说明,眼前这个身穿gucci定制旗袍的中年女人,曾经跟慕少凌的母亲张娅丽,拥有同一个男人。

    蔡秀芬看着这一大家子的人,酒气很重的朝阮白走了过去。

    “小心。”阮白眼疾手快的搀扶住快要摔倒在地的蔡秀芬。

    蔡秀芬一边身子被阮白搀扶着,一边身子歪在沙发上,难受的皱眉说道:“阿姨看你的穿衣打扮,你的家庭应该就一般人家。阿姨劝你啊,清醒些,不要嫁到慕家来。”

    “滚回楼上房间去!”老爷子怒了,站起来大声喝道!

    “我不滚!”蔡秀芬狰狞的面目看向老爷子,念叨了八百遍的话,每次喝醉了还是要说给所有人听:“要滚也是她张娅莉滚!我才是慕震明媒正娶的老婆!”

    蔡秀芬的眼睛里妒火燃烧,指着张娅莉羞辱道:“贱货!你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装什么素质人?不过是一个舞厅里跳舞的,出去卖的!进慕家大门之前,你都不知道被多少野男人上过了,慕震真是瞎了眼了要你这么个便宜货!”

    阮白发懵的看了一眼慕少凌。

    而慕少凌只是面色平静的坐在沙发上,眉头虽不悦的皱了起来,但却没有开腔阻止蔡秀芬的胡闹,他点了一根烟,闭上眼眸,吸了一口。

    阮白忽然想起之前他在电话里对她说过的话。

    “不要有何压力,论家庭出身,我其实没比你好到哪里去,归根究底,甚至出身还不如你。”这是慕少凌之前对她说过的话。

    “你确定你要嫁进慕家来?”蔡秀芬看向阮白,苦口婆心的劝道:“孩子,慕家的确是这座城市里鼎鼎有名的豪门世家,风光无两,但嫁进这个豪门,就等于走进了一座冰冷的坟墓,你的丈夫不会关心你,你这些夫家的亲人不会同情你。”

    “最主要的,外面那些惦记着你老公的小三儿,不管身份多下等,做的工作多低贱,哪怕是个在舞厅跳舞专门让男人摸的,男人也会宝贝似的把她捧在手心,我们这些做妻子的,只能老老实实在家,体谅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得问他玩女人玩得累不累。”说到最后,蔡秀芬攥住了阮白的小手。

    “越来越不像话了!”老爷子拐杖往地上用力一怼。

    抬起头来,老爷子软下语气,对阮白说:“小白啊,你伯母喝多了,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阮白看了看老爷子。

    “倚老卖老,你帮着儿子的姘头诋毁儿媳妇。”蔡秀芬起身破口大骂:“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妈,你闹也分个时候!”慕睿程气得一把抱住老妈,使劲浑身力气,把老妈往楼梯那边带。

    保姆被叫过去帮忙,连拖带拽的,好不容易将蔡秀芬弄到了楼上去。

    在楼下,阮白还能听到楼上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响。

    慕睿程上楼后,再没下来,估计是担心自己母亲出什么事。

    “呜呜呜”的哭声,响彻这栋价值不菲的老宅。

    阮白在慕少凌的示意下,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去玩。

    宅子里种了一片花田,黄昏时分,蜜蜂还勤劳的采着花蜜。

    软软看着那蜜蜂,嘀咕:“它老是嗡嗡嗡的叫着,小白阿姨,花蜜采完它都立刻吃掉了?”

    阮白失神的想着里面的情况,没听到软软问什么。

    “小白阿姨?”软软蹲下,抬头问。

    “什么?“阮白回神,问道。

    “小白阿姨,什么是舞厅跳舞,让男人摸的?二奶奶为什么这样说奶奶?”小家伙天真的问道。

    二奶奶好凶,还哭了。

    奶奶被二奶奶泼了一脸的红果汁。

    到底是奶奶可怜,还是二奶奶可怜,软软想不明白。

    阮白蹲下身,抱过软软的小身子,亲了一口软软的脸颊说:“大人吵架的话,听完忘了就好,阿姨跟你一起数三个数,数完我们就忘了好不好?”

    “好!”软软开心的闭上眼睛,数道:“一,二,三小白阿姨,我忘啦!”

    “软软真乖。”阮白把孩子抱得更紧,腾出另一只手牵过沉默的湛湛:“你也要忘了,知道吗?”

    小家伙点头,但蹙起的小眉头还是没松开过。

    阮白不心疼里头的任何一个长辈,只心疼眼前的两个小家伙,本该天真无邪的年纪,却在这样的家庭里经常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大人有恩怨要发泄没错,可总得分分场合。

    亲眼目睹了豪门里的不堪,阮白抱着两个小家伙的同时忍不住想,自己的宝宝,现在过得如何了,家庭氛围是否也这样不愉快,还是相反的其乐融融?

    这顿晚饭,慕少凌不建议一家人坐在一起吃。

    老爷子没有强留,只说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一块吃饭。

    慕少凌同母亲张娅丽一起出来的。

    “想留在家,还是跟小白阿姨一起出去?”慕少凌出来以后,问两个依旧很黏阮白的孩子。

    紧紧抱住阮白的四只小胖爪子,说明了两个小家伙的选择。

    “今天你来,还发生这样的事,让你见笑了。阿姨很喜欢你,对了,你还没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阿姨只听到他们叫你小白了。”张娅丽脸上早已恢复了干净,身上衣服也换过了,整体看上去又变得光鲜靓丽,优雅从容。

    “阿姨,我叫阮白。”她也从容的回答道。

    张娅莉脸上原本还堆起的笑容,一瞬间就凝固住了,沉下脸色,确认的问道:“什么?阮白?你说你姓阮?”

    阮白点了点头。

    慕少凌看向母亲,语气颇为不耐烦的道:“姓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他觉得母亲的话未免也太多了,阮白是跟他在一起过一生,没必要为了他而迎合这些奇葩家人,带回来给他们见一面,已经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