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59章跟慕少凌同床共枕!

    不知过了多久,阮美美觉得自己快要被折磨死了。

    张行安明明只是随意的正常发挥,可却像吃了什么助兴的药一样凶猛。

    “不疼我疼”

    阮美美后悔了,怕死在这儿。

    “怎么,这不是你最想要的感觉?”张行安发泄起来根本不会停,他认为这个女人口是心非,欠收拾!

    阮美美虚弱的挣扎着,摇头:“我不要了,不要了”

    胡同里没人来,因为酒吧工作人员看到了老板在胡同,还有一个女的也跟着去了。

    不好打扰。

    万一两人正在

    阮美美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撕裂了一样,瘫倒在胡同里青石板的地面上,蜷成一团。

    地上一张张红色的钞票,很扎眼。

    眼睫上的泪水干了,劣质的化妆品晕染在哭湿的脸上,伸出抠墙壁抠破的指甲,手指发抖,她一张张捡起地上的钱。

    一个小时后。

    阮美美坐出租车回到家里。

    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家门却从里面被打开了。

    “你死哪儿去啦?才回来!”李慧珍站在门里喊骂:“怀着孩子还大半夜的乱走,你不要命孩子还要命!被李家知道,我看你怎么交代!”

    阮美美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妈,脸上表情更加难看:“我还以为你死了。”

    李慧珍一噎,随即叫嚷道:“死丫头!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什么叫你以为我死了?”

    “没死怎么一声不吭的就没了消息?”阮美美放下钥匙和包,脱了鞋进屋:“我饿了,给我煮碗面吃。”

    李慧珍看着门口地上的高跟鞋,惊讶:“你要死啊,怀着孩子穿这么高的高跟鞋”

    “孩子没了,掉了,而且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怀孕了!”阮美美进了浴室,边脱衣服,边把孩子怎么掉的这件事跟李慧珍仔细说了。

    发泄一样,边说边骂。

    李慧珍听后,先是震惊,接着就是痛心。

    阮美美什么德行,李慧珍这个当妈的最了解,她还记得,女儿第一次堕胎是初二那年。

    “怀着孩子也出去乱搞,怀着李宗的种,还想着钓什么富二代?你怎么那么天真!现在好了,变成了一个怀孕都困难的女人,你跟我说,你将来怎么办!让我养你一辈子?”

    阮美美在里面,想脱掉内衣,可是,双腿一动都疼。

    在外面无论如何都不能闭上眼睛倒下,到了家里,她就想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可她还没坐下,就发现下身在流血。

    “妈我流血了”阮美美惊恐的说道。

    血几乎染红了她的眼睛。

    “什么?”李慧珍本来还想继续骂,但听到女儿的话,就赶紧拉开浴室的门进去。

    “你怎么搞的啊这是!”

    李慧珍要疯了。

    阮美美吓哭,把之前胡同里的事情说了。

    “我我以为他会负责,我不知道他那么暴力,他,他很有钱的,长得也很帅”

    李慧珍赶紧拿手机,拨打120.

    “好,你们快点。”李慧珍哆嗦着跟120说完,回头摔了电话就骂阮美美:“你就不能争点气?没了男人你活不了是吧?”

    “你让我怎么办?我总不能去抹脖子自杀!”阮美美被骂的火气朝天,冷笑:“你还不是也一样没男人活不了?在阮叔叔老家的小镇上勾搭有妇之夫,被人家追着满大街打,你以为我不知道?”

    李慧珍没想到女儿也知道这件事。

    “我怎么样都是娘胎里带来的,但我起码比你强,我跟的男人都比你的有钱有颜,不像你,随便一个乡下窝囊废都能满足你!”阮美美把最近忍受的火气,都撒在了老妈身上。

    城市另一端。

    慕湛白洗完澡来到软软跟前,摸了摸妹妹干爽的头发,说:“哥哥去睡了,你乖乖的。”

    “嗯。”软软今天乖得不得了。

    慕湛白抬头再看大人,腼腆的问:“小白阿姨,明天明天早上我醒了,你不会偷偷走掉是吗?”

    阮白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正盯着自己,不用抬头,也知道是站在身后的慕少凌。

    她想多跟孩子们待在一起。

    在慕少凌允许的情况下。

    慕少凌若是不允许,她暂时就只能偷偷的去看孩子,毕竟孩子们即将开始上小学了。

    “不会”阮白摸了摸慕湛白的脑袋。

    “小白阿姨,晚安,啵”慕湛白吧唧亲了小白阿姨一口,才跑回去卧室睡觉。

    软软撒娇的抱着小白阿姨的胳膊摇来摇去,非说要跟小白阿姨睡,不管爸爸是否同意,反正小白阿姨本人很同意。

    慕少凌说:“软软的床很小,今晚你们睡我这屋。”

    阮白没有异议,因为她看到了软软的小床,只能睡个孩子,无法容纳一个大人。

    慕少凌找出一件衬衫和一条裤子给她:“洗完澡穿。”

    “谢谢。”阮白接过的时候,很感谢他借给她衣服穿,更感谢他为了让她跟软软睡在一起,甘愿把大床贡献出来,然后他自己去睡女儿的儿童床。

    慕少凌身高腿长,睡孩子的床一定会很难受,伸不开胳膊也伸不开腿阮白想着。

    去洗了澡,头发只擦了半干,阮白看时间太晚了,就先把孩子和大人的所有衣服分门别类,浅色和浅色的一起洗,深色的和深色的一起洗。

    最后再放进烘干机里,都烘干。

    挂到客厅以后,男人站在她身后,却一言不发,阮白感受到背后那道灼热视线,低头边整理衣服边说:“明早起床我再给你熨。”

    慕少凌沉声关心道:“没关系,早点去睡。”

    阮白手指从他的衬衫上收回,回头说:“你也是晚安。”

    慕少凌目送她进了房间。

    男士衬衫和裤子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松松垮垮,更显得她的脖子细长白皙,尤其好看。

    阮白走进男人的卧室,关了门。

    她到床上去睡觉的时候,发现软软还没睡。

    软软迷迷糊糊地撑着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往她怀里钻,撒娇说:“小白阿姨,你回来咯。”

    阮白不得不抱着软软,任由孩子撒娇地往怀里拱。

    可是这时,卧室的房门被打开。慕少凌穿着一件深色睡袍走进来,身材性感又精壮,他随手关了灯的同时,直接走向大床另一侧,从靠窗的那边掀开被子,也上了床。

    阮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