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78章厨房的暧昧!

    阮白在厨房忙碌。

    客厅里是两个小家伙嬉笑玩闹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只听软软“啊”了一声,然后就安静了。

    阮白摘菜的手顿时顿住,担心的出去看,蹲下,拿开软软捂眼睛的手:“怎么了?”

    “我自己不小心戳到了。”软软自责的说。

    害小白阿姨担心了!

    “要不要紧?疼的话跟小白阿姨说。”阮白凑上前去,满目温柔,轻轻地往软软眼睛的纱布块上吹气。

    软软甜甜地说:“有小白阿姨给我吹吹,就不疼了”

    阮白看到小家伙是真的不疼了,嘴角才扯出温暖的笑容,摸了摸她的头:“那你乖,先跟哥哥写作业,很快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软软点头。

    慕湛白抱着小书包,打开,找到笔和本子,开始跟妹妹写作业。

    两个渴望有妈妈关爱的孩子,生怕行差踏错,失去这个跟妈妈一样的小白阿姨。

    听话,乖巧,是幼小的他们唯一能使用的武器。

    看着两个孩子老实的做作业,阮白心满意足的重新回到厨房忙碌。

    做饭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但是为湛湛和软软做饭,对阮白来说就是一件真真正正快乐的事。

    “需不需要帮忙?”一道低沉的男音,在阮白身后的上方响起。

    脱下上班穿的高跟鞋的阮白,实际身高也就一米六五,跟净身高一米八九的慕少凌相比,身高差太过明显,把她显得很娇小。

    阮白正要摇头拒绝,就见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伸了过来,抢走她手上那个正要被削皮的土豆。

    知道慕少凌这个人的所有人,恐怕都会想象,他这样的钻石单身汉,夜生活一定很丰富吧

    淑女名媛,各种网红,数不清的投怀送抱。

    软玉温香在怀,才真真切切符合这种成功男人的丰富夜生活。

    否则,不能叫丰富!

    可是谁又能想到,堂堂t集团的大老板,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名头高于t集团所有设计总监之上的总设计总监,正在一个不足六十平米的小出租屋里,削土豆皮。

    纵使阮白一向淡定不怎么花痴,也确确实实被闪瞎了双眼

    “还是,还是我来吧。”阮白站在一旁看着,没去摘别的菜。

    老板帮忙削土豆皮,这种感觉,也太奇怪了。

    “拖家带口的过来蹭饭,不做点什么我怕你抱怨。”男人专注的削土豆皮。

    但是,那个土豆可能受不了虐待了,突然从他手中滑了出去,而削皮刀,就直接削在了他手上。

    阮白瞪大眼睛,慌忙的不知道先去客厅拿医药箱好,还是先拧开水龙水给伤口冲水好。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就说我来的”阮白让他自己冲水,皱眉说完,去拿了医药箱到厨房。

    血水被水冲淡,新的又渗出来。

    撒了云南白药止血,最后拿了创口贴,伤口被阮白小心翼翼的贴好。

    从头至尾,慕少凌的眉头都没皱一下,只看着身前比他矮很多的女人,嘀嘀咕咕,温暖的边说他不小心,边细心包扎好伤口。

    阮白念念叨叨的说了一大堆,等气氛安静下来,她才察觉,自己管的似乎有点多。

    莫名的让两人之间,变得暧昧。

    “我要做饭了,油烟机用的年头多了,可能会跑味儿。”阮白边打开油烟机,边头也不回的说。

    意思是让他出去!

    慕少凌站在厨房里非但没走,还点了根烟,抽着,在她背后凝起深邃的视线,看着正在做饭的她。

    怎么看也看不够。

    厨房狭窄,阮白手忙脚乱的炒菜,在转身冰箱里拿调料的时候,她看到一缕青烟背后,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还有炙热的眼神。

    快速的拿了调料,阮白用铲子炒着锅里的菜,对身后的人说:“厨房太窄,你先出去待着。”

    “我怕烟味呛了他们。”他以保护孩子为借口,说厨房里有吸油烟机,适合抽烟的他待。

    阮白忍不住腹诽,那你干脆在厨房里待一辈子别出去。

    这顿晚餐,很丰盛。

    阮白端着菜盘出去的时候,觉得脸上涨热难受,可能厨房里温度太高,被烘烤的吧!

    吃饭的时候,两个孩子坐在餐桌南北方向,隔开了东西方向的两个大人。

    慕家的家教,是否是食不言寝不语,阮白不知道。

    总之,餐桌上没人说话。

    等到吃完了,湛湛看着眼前被自己扫光的空盘子,害羞的放下筷子:“小白阿姨,我可以还住在这里吗?”

    阮白当然愿意,甚至恨不得每天都跟湛湛软软在一起。

    但是,她征求意见的看向孩子爸爸。

    慕少凌也吃好了,起身时看了一眼两个小家伙:“都听话,别闹你们小白阿姨。”

    “耶爸爸万岁!”慕湛白从椅子上下来,仰起头:“爸爸,你带我和妹妹去买睡衣吧。”

    阮白懊恼的抬手,锤了一下脑袋,在超市只想起买菜,买拖鞋,忘了给他们买睡衣。

    或者早上让董子俊在慕家老宅拿两套也好。

    慕少凌拿起西装外套的同时,回头看向阮白,表情很是抱歉:“晚上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带他们去吧。”

    思绪停顿了一下,阮白才无言的点头。

    见他们都吃完了,阮白闷声起身收拾桌子上的碗筷还有盘子,两个小家伙懂事的帮忙。

    阮白哪敢让孩子做这些,但又不好反驳孩子的懂事之举,只好给湛湛两个勺子,给软软四双筷子,让他们分别送去厨房。

    慕少凌早已拿了西装外套,却还没离开,视线一直盯在阮白的身上,他微皱眉,直觉她心情不太好。

    从下班去接孩子到现在,阮白的不在状态都被他看在眼里,尤其他方才说“晚上有事处理”,她状态就变得更加心不在焉了。

    不舍得他走?

    慕少凌想不出其他缘由。

    “你们跟小白阿姨出门买东西,记得不要乱跑。还有,买完东西回来自觉洗澡睡觉,爸爸先走了。”在他的严肃叮嘱下,湛湛和软软听话的眨巴着大眼睛,目送爸爸。

    慕少凌抬眸看向厨房,却只看到阮白洗碗筷的纤细背影,这个女人,在生他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