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96章难道是去找小白阿姨?

    手机上收到周小素的消息的时候,董子俊正在小学门口,接老板家的一对宝贝放学。

    “董叔叔”软软跑出来,撒着娇让董叔叔抱抱。

    董子俊一把就将老板家的小公主抱起,然后另一只手领着老板家的小太子,走向车旁。

    “董叔叔,爸爸什么时候会再来接我们放学?”这话是慕湛白问的。

    以前他和妹妹都知道爸爸很忙,偶尔回家他也是整天冷着一张脸,搞得他们明明是没妈有爹,却活成了没爹没妈的可怜样子。

    现在好不容易老爸对他和妹妹有点温度了,可是这两天,老爸好像又消失,不存在了。

    被放进车里的软软,听到哥哥问董叔叔的话,也期待的眨着大眼睛,看董叔叔。

    董子俊安置好两个宝贝,才一脸认真的说:“你们的爸爸现在挺忙,脱不开身,具体什么时候会来接你们放学,董叔叔帮你们催催。”

    说着,董子俊就关上宾利车后门,回到驾驶座上。

    启动车后,董子俊把车开向回慕家老宅的方向,而后,把周小素发消息所说的事情,立刻转达给了自己老板。

    十分钟后,董子俊得到新的指令。

    车后座上的两个小家伙,看到董子俊叔叔把原本要拐向熟悉街道的车,拐去了另一条街道上。

    “董叔叔,我们不回家了吗?”慕湛白站在车里,手把着车座位,踮脚看向车外。

    难道是去找小白阿姨?如果这样真是太好了!

    董子俊说:“带你们去见你们的爸爸。”

    小镇上。

    阮白勉强把碗和盘子洗干净,再沥干餐具上的水分。

    院子里的同事们经过轮番的八卦,基本上也都知道了开保时捷卡宴的男人是谁。

    夫妻需要相处空间,大家就识趣地都回了楼上各自的房间。

    张行安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来回忙碌把碗盘放进柜子里的女人:“结婚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做家务,什么时候回家做顿饭,表现给你公公婆婆看看?”

    阮白平静的听着张行安的一席话,把最后一个盘子擦干,放好。

    她只当张行安是特地过来恶心自己的。

    收拾好了厨房,阮白擦干手,出了厨房,经过寂静的院子就打算上楼,但她的手,却被男人从后攥住。

    阮白几乎立刻回头,看着张行安那张很欠揍的脸,不怕其他人听到的喊道:“你放开!”

    可是女人的力气哪敌得过男人。

    张行安把阮白的手腕攥红,笑容如沐春风般的和煦,柔声说道:“你我夫妻一场,能不能不要这么针锋相对?”

    “什么时候开始的夫妻一场?”阮白神情很冷淡的摇头,“在我眼中,我们并没有夫妻一场,我自己心里不点头不认的,哪怕你拿出结婚证摆在我眼前,我也觉得那只不过是染了颜色的废纸一张。”

    说罢,阮白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坐在二楼窗边工作的同事,难免会看到楼下院子里的情景。

    窗子关着,所以大家听不到楼下两人在说什么,只是从肉眼观察,阮白跟她的卡宴老公,好像闹起了不小的矛盾

    回到二楼的房间,阮白立刻把门关上,并且从里面反锁上了,担心张行安脑子一抽,上楼闯进她的房间。

    二十来平米的屋子,阮白简单打扫了一下,席地而坐,拽过来一张小桌子,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上面。

    才工作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律师,李文启。

    “你好,我是阮白”阮白迅速的接听了,站起来。

    李文启:“上次我记得你加了我的微信,现在挂断电话,把你现在的具体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来,我按照定位,去你那儿。”

    阮白问:“是有什么离婚相关的问题要谈吗?这么急,明天再谈不行吗?”

    据说李文启的时间是按照分钟算钱的!不仅时间宝贵!还很昂贵!

    李文启却道:“谁让老板有命令啊,说是离婚的进度条应该动一动了,但我这次过去不找你。”

    阮白想了一下。

    李文启口中这个“老板”,大概指的是慕少凌

    至于说离婚的进度条应该动一动了

    阮白走到窗边,看向站在院子外逗着不知谁家小土狗的张行安,顿时就想明白了。

    李文启在a市约张行安,根本约不上。

    不知是不是张行安预料到了李文启找他的目的。

    张行安跟慕少凌是表兄弟的亲近关系,但二人内心却十分交恶,李文启是慕少凌的座上宾,这一点,张行安许是知晓。

    所以左右分析后,张行安明白李文启在为谁办事,以及具体是办什么事,索性就直接不露面。

    现在张行安来了小镇上,李文启以最快的速度过来,肯定能堵个正着。

    阮白点点头跟李文启结束通话,把自己的坐标定位发给了正在赶来的路上的李文启。

    一个小时后,天黑了。

    张行安没有离开,反而还上楼来,敲门。

    阮白忐忑的待在屋里,不想开门。

    可是如果不开门,张行安一怒之下觉得这个小镇上无趣,也没住的地方,转身开车回a市也不是没可能。

    李文启就堵不着他了。

    这样想着,阮白就起身去打开了房门,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低头忙碌工作上的事情。

    “这么忙吗?”张行安进来,看到小屋子没地方坐,只好学阮白,席地而坐。

    而后可能坐得太累了,不比坐在有靠背的沙发上,张行安干脆半躺着,眼睛还往阮白的笔记本电脑上瞥,认真看着阮白电脑屏幕上的设计图。

    但是,看着看着,他的视线却从电脑屏幕的设计图,转向了阮白写满认真的小脸上。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久到张行安躺在二十来平米的屋子里睡着了,李文启才到。

    “张先生,你睡着了吗。”李文启公式化的叫道。

    张行安头疼的缓缓睁开眼睛,在这二十来平米的小屋里,一眼就看到了李文启那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律师脸。

    “想见张先生一面,实在太难了,不过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李文启一样席地而坐,把文件夹里的一摞协议递给张行安。

    当张行安看到眼前的两份“离婚协议”和一支签字笔的时候,他再抬起头看屋内,哪里还有阮白的身影?

    这个女人,胆敢套路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