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11章一股强烈的低气压

    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阮白”两个字也能变成了违法相关法律法规

    就在阮白很为此事疑惑的时候,一众同事们,已经看到院子门口驶过来一辆黑色宾利,后面还跟着两辆其他的车,同样奢华大气。

    为首的黑色车辆掀起一阵尘土,乡下地方,没办法,但霸气的连号车牌照叫人无法忽视。

    全体出差来到小镇上的员工,又一次都站了起来,偷偷往桌子上放下手机,面带严谨的看着下车的人。

    第一辆车上下来的,是董子俊。

    董子俊直接朝阮白走了过来。

    阮白也起身,思绪还没从网络舆论上收回,就听董子俊来到她面前,说:“阮小姐,老板叫你。”

    “”

    阮白没动。

    慕少凌在车里,但他为什么没下车?

    “无须担心,是公事。”董子俊似乎看了出来阮白的顾及,适当的开口为阮白解疑。

    就在这个时候,阮白看到,院子门口停下的第三辆车里,也下来两个人,是公司的高层人士。

    两位高层去找了张超,还有另外一个驻守小镇的女同事,双方简单的沟通了几句,张超和女同事就快速的收拾好笔记本电脑,还有相机,跟着高层一起上车去了。

    如此看来,慕少凌此次前来,的确是为了公事!

    只是从昨夜到现在才几个小时而已,他这样a市和小镇上来回折腾,给每一个人交代,不会很辛苦吗?

    “我马上。”阮白对董子俊说完,已经在整理笔记本电脑。

    a市。

    正在被阮美美央求纠缠的张行安,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号码,张行安不耐烦的接起:“找我什么事?”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当然是眼下最大的事了!”林宁的声音一听上去就是被家里骄纵坏了的,并不友好:“你那边找了什么人帮忙?事情压下去的倒是蛮快的。”

    “压下去?”张行安刚起床不久,还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

    “对,压下来了,网络上我们的消息从铺天盖地,变成了犄角旮旯里都难以找到只言片语的讨论,这不是人为的势力压下来了,还能是什么?我经纪人还说,现在搜索你妻子的名字,已经显示违法法律法规”

    因此,林宁断定是张行安这边找人压下来的。

    但阮白的待遇比她高一级,这让她很不爽!

    张行安听着林宁的话,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一边跟林宁说不是我找人压制的,一边点了根烟,烦躁的抽着!

    “林林宁吗?”阮美美从张行安的话里,隐约猜到对方的身份。

    张行安一腔的烦躁,幻化成眼神的狠厉,回头用夹着烟蒂的手指狠狠的指着阮美美:“给我闭嘴!”

    阮美美被骂的,脸色一白。

    手机那端的林宁没有理会张行安在跟谁说话,只是在听到不是张行安解决的这件事后,按了挂断键。

    奢华房车缓缓行驶进一栋别墅,别墅附近这一整条路段,都有人专门看守。

    林宁下车之前,回头制止住了要一起下车的经纪人:“小包姐,你今天就别进来了。我想好好陪我妈。”

    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的经纪人小包姐,没有下车,抽着烟,扬了扬手示意司机开车,离开这里。

    等房车离开,林宁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把穿了一路的高跟鞋,脱下一只来,拿在手里,然后崴脚了一样进去别墅。

    周卿正在看一档电视访谈栏目,透过窗子,看到瘸着腿回来的女儿,放下茶杯,她过去扶住:“宁宁,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崴了一下脚。”林宁顺势坐在沙发上,低头,很疼的模样。

    “这高跟鞋也太高了,你这个经纪人回头我得再见一见,跟她沟通一下。一个电影开机发布会,用不用叫你这么拼,妈妈知道你穿不惯高跟鞋,今晚走的时候,带几双平底鞋走。”周卿心疼的说道。

    “妈,我想你了”林宁突然就哽咽起来,双手圈住周卿的脖子,快哭出来的撒娇着说。

    周卿感动的僵住,忙拍了拍林宁:“都多大了,还撒娇,妈妈不是在这里吗?今天的新闻,妈妈看到了,你们这个时代的娱乐圈就是这个氛围,如果累了,你随时都可以回家,咱们不当演员了。”

    “可是那是妈妈你的梦想,你年轻时没能完成的,我要替你完成”林宁痴痴地说着。

    周卿再也说不出话来。

    想起往事,心里难免一阵酸楚。

    曾梦想过当一个演员,演出所有人都拍手叫好的经典戏剧,但她年轻时还没实现梦想的时候,恰逢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也就是军人家庭出身的林文正,林家的家庭,不允许儿媳妇出去抛头露面,当戏子。

    再到了后来,她压住了演艺梦想,又有了第二个梦想,希望自己跟丈夫能有一个爱的结晶,可最终也

    还好,十年前收养到了乖巧懂事的孩子,十年后的现在,林宁这个女儿,也没有让她这个做妈妈的失望过。

    “妈,网络上所有消息都被屏蔽了,是我爸派人做的吗?”林宁好奇,如果不是张行安那边找的势力,那肯定就是老爸做的。

    否则没人做得到!

    林文正是个省委书记,一定是要脸面的!

    周卿去叫保姆给林宁崴脚处上药的同时,说了一句:“你爸还在北京开会,估计还不知道这事。”

    林宁皱眉,那那这件事是谁处理的?

    林宁低头,赶紧编写了一条微信消息发送给张行安:“不知道是谁处理的,我就不安心,想办法让我见你老婆一面,越快越好。”

    小镇这边。

    被董子俊引导着坐进车里的时候,阮白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低气压,不寒而栗,她放下电脑包,忍不住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

    慕少凌一身昂贵讲究的西装,坐姿慵懒又严谨,他没系领带,衬衫领口下精致的锁骨,性感的喉结,都暴露在外。

    男人冷漠俊朗的五官上,更找不到一丝表情,薄唇也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也看到了新闻吧?阮白这样想着。

    前几天做了手术,所以才写的慢,恢复中,等的不耐烦的就别看了哦么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