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23章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不行,姑姑,我不要这些”

    阮白面红耳赤的推开,觉得姑姑手上给她挑选的这几套內衣,很是烫手。

    就连多看几眼,都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尴尬的抬不起头来。

    阮漫微见此,可谓极度不理解:“小白,你才二十四岁,不是四十四岁、五十四岁!这个年纪不穿,你是想等到老了,想穿却穿不出效果吗?”

    一边说着,阮漫微一边把侄女往试衣间拽。

    “不行,姑姑我真的接受不了这个太”前面是小姑姑拽她,后面是热情的店员各种推销。

    一口气说了无数个年轻女人必须买几套性感睡衣的理由。

    阮白知道,年轻女人应该好好打扮自己,可是,小姑姑选的款式真的太羞耻了。

    阮漫微是个很懂生活的女人,她这一生注定短暂,但二十多岁走到现在,十几年来,她从来不亏待自己的灵魂和身体。

    在试衣间里,阮漫微直接剥掉阮白身上古板保守的衣服,嘴里碎碎念:“还好我没生女儿,否则跟你一样刻板,就有我头疼的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要羞于谈性,而且是跟自己的爱人谈,有什么可避讳的,来到世上一回,什么你都要体验全面了。”

    “小姑姑,我求你了”

    阮白躲在试衣间里,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套不能算內衣的內衣,脸上热的就要能煎熟鸡蛋了。

    阮漫微抬头,看自己的侄女:“听姑姑说,女人嘛,天生是一朵花来着,需要滋润和呵护,要把自己的“愉快”放在第一位,无论是肉体上的愉快,还是灵魂上的,小白,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一开始阮白是不想试穿的,更不想买,可阮漫微用了力气拽着她,又说:“你别跟小姑姑拗着,小姑姑身体不好,你一推,我可能就出问题了,说不定会晕过去。”

    最后,连威胁带劝说的,阮漫微终于把内内都倒腾上了侄女的身子。

    阮白生的皮肤极白,晃眼的白,但因为小姑姑在试衣间里不出去,看着她穿,她就难免害羞的脸色通红。

    “你等一下,小姑姑出去再看看。”阮漫微说着,拿起阮白脱下来的学生款?內衣,出去了。

    阮白叫了一声,想说:“小姑姑,你把我內衣拿走做什么。”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阮漫微已经拿了阮白脱下来的內衣,出去了,并且直接扔在了垃圾桶里,很嫌弃阮白以前穿的这么保守。

    试衣间里,阮白深呼吸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跳加速,越来越快,这个设计,也太大胆了

    “给你这套,你再试试。”

    阮漫微回来,手上拿了一套新的,清洗过,杀菌消毒过的,直接可以上身了。

    “这是什么?”阮白接过来,用手摸着,这套內衣竟然还是热的,像烘干过。

    阮白没来过这种奢侈的內衣店,听小姑姑的,就试穿了。

    可是把內衣弄好的时候,阮白定睛一看,直接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张张嘴吧,摇头:“这是什么这不是內衣啊。”

    “你干什么,不准脱掉。”阮漫微看着自己的完美侄女,满意的立即笑着阻止:“太美了,小姑姑如果是你这个年纪,一定买一百套回去,每天穿的赏心悦目,要被自己迷死了。”

    阮白说什么都不试穿了,太羞耻了。

    真丝面料的,蕾/丝款式的,也就算了,她勉强还能试着去接受。

    可小姑姑后来拿的这套,也就是她正在脱下去的这套,直接是那种情趣分类里的了吧。

    阮白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也接受不了。

    “你不穿吗?可是你之前那套老处/女风格的,小姑姑刚才出去都给你扔了。”阮漫微实话实说。

    扔了?

    阮白突然明白过来了,小姑姑这是在逼她就范

    “没关系,我的外衣能遮住的。”阮白没有向小姑姑屈服。

    还好现在是深秋,天气很凉,她穿了套头的卫衣,卫衣胸前也有卡通图案,外面还穿了一件大衣。

    这样把秋季的衣服一层又一层的套上,其实里面到底穿没穿內衣,谁也不会看得出来。

    总之,打死也不想穿那种暴露款的內衣在身上。

    会莫名其妙的脸热,莫名其妙的见人就心虚。

    阮漫微没有继续为难侄女,拿着內衣出去试衣间,她看到侄女已经站去了內衣店外面。

    “这几套,都给我包起来,邮寄到我说的地址。”

    淡定的刷卡,付款,签字。

    阮漫微在纸上写下一个侄女的收货地址。

    跟阮白逛过的內衣店,隔了两个区的另一家店里,阮美美站在一组內衣前,目不转睛的看着阮白消失的方向。

    拿出手机,催了催张行安:“你还没到吗?”

    “正在上楼,你在哪儿?”张行安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

    林宁心情不爽就踩了阮美美的手指,最后林宁由其他小助理伺候着继续拍戏,阮美美就回来找个了诊所,包扎被踩得破皮出血的手指了。

    包扎完,就想逛街买买买,以此来减轻在林宁那里受的委屈,告诉自己要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以后自己是不是踩着林宁的那一个?

    四十分钟前,阮美美看到阮白跟一个穿衣打扮挺讲究的女人,坐在一起喝咖啡。

    阮美美知道,自己嫉妒阮白!

    很早以前就嫉妒了!

    阮白凭什么得到李宗的爱?比美,比身材,她哪里会输给外表毫不起眼的阮白?

    终于,李宗离开她了,不要她了。

    可是现在又有张行安!

    张行安是谁?是她阮美美求而不得的男人!是她阮美美奉为金主的男人!

    偏偏,就是这个男人,已经早就成了阮白的丈夫!

    如果不是新闻闹出来,她还不知道阮白已经勾搭上了张行安!

    为什么每一次阮白都能遇上条件很好的男人?还能成功俘虏?阮美美想不通。

    嫉妒的情绪在心里野蛮生长,阮美美不想阮白的生活幸福平静,她有什么资格岁月安好?她应该命运多折才对!

    所以,她给张行安打了电话,根据她的了解,阮白跟张行安的婚姻,并不和谐。

    那索性,她就亲手让这段婚姻的关系,更恶劣!

    反正,阮白也是一副不在乎这段婚姻的模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