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45章着了魔一样

    阮白索性闭着眼睛转过身去,在心里数着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数到二十三只羊的时候,阮白觉得,身后的男人贴了上来。

    粗粝温热的大手,圈住了她的细腰,摸索到她睡袍腰间的带子,从带子的缝隙,伸了进去。

    阮白是侧着睡的姿势,腰腹位置被他温热的手掌来回的摩挲,难免腿要弓起来

    而她的腿一旦弓起来,臋部就成了往外翘着的姿势

    睡袍外,臋部那里,紧贴着男人的身体,而他身体上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顶着她。

    “你做什么?”阮白眉头轻皱了一下,今晚实在不想折腾。

    卧室安静,漆黑一片,适应了一会儿,就有月光影射进来,慕少凌手肘支在枕头上,半起身看着侧睡的她,附身薄唇吻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说:“医生建议我,多跟你一起锻炼,否则你低血糖的毛病好不了。”

    “锻炼”阮白脑袋一片空白。

    医生说的锻炼,必然就是跑步之类的,怎么都不可能是慕少凌现在想要做的这种“运动”。

    在这件事上,阮白相对来说要矜持太多,而慕少凌,就像被娇惯坏了一般,说要,就非要不可。

    着了魔一样,任阮白如何拒绝都没有成效

    “做累了就睡,免得你胡思乱想整夜的睡不着。”慕少凌嘴上诱哄着她,手上已经擅作主张,把她身上睡袍掀了起来。

    月光呈青白色,照的阮白黑夜里的身子白花花的

    阮白再跟他今夜之前,还从不知道,男人想做这种事,竟然可以找好几条名正言顺的理由。

    举着为你好的旗帜,满足他的私欲。

    漫长的夜里,慕少凌吻着身下的女人,吻得时间每次都不久,每次停一停,又再度凶猛的吻上去。

    阮白喘着气,知道,他是怕她不知什么时候又犯了低血糖,被吻晕过去。

    还好,她争气的没再晕。

    等到慕少凌最后一声低吼,停下来后,阮白缓了很久,才推他:“下去”

    慕少凌看了看把脸埋起来的她,说:“现在你身上也有上学时的影子,怕生还是怎么,不太放得开。”

    “哪方面。”阮白听懂了慕少凌的话,可又觉得,他说的不会是床上的事。

    慕少凌摸着她腰间的细腻皮肤:“平时,还有刚才,都有。我们睡过多少次了?我这个盖章,比民政局那个权威,孩子也都是你生的,你有什么可放不开的。”

    阮白思考着他的话

    慕少凌这时又说:“床上放不开这一点,你不必往心里去,我喜欢你这样动不动跟我脸红的。”

    阮白听完,脸更红了。

    “我还是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

    慕少凌皱眉,沉默的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阮白只顺着自己的感觉讲:“可能穷人家走出来的人,跟你们这种人的世界,到底不一样的会觉得高高在上的东西,人,都摸不着,掌握不了,即使摸得着了,也是他放下身段我也说不清,总之就是细想起来,不真实的感觉总冒出来。”

    慕少凌不知道自己为何给了阮白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可能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否则她应该是安心的。

    但他能理解阮白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

    从回到慕家老宅时期算起,这些年,他见惯了豪门大户里复杂的男女关系,患得患失的女人不在少数。

    但纵观那些事件,责任方基本都在男人。

    慕少凌边想着,该如何安抚阮白改变阮白的患得患失,边一挺腰,在她的惊呼声中,说道:“这样呢,真不真实?”

    阮白被他弄的精疲力竭,感觉着他的真实,感受了许久

    一夜无梦,累得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个睡醒的宝宝自己装好了书包,还补写了作业,然后不忘记蹬蹬蹬跑过去照顾起床的妈妈。

    软软都会给妈妈挤好牙膏了。

    阮白恢复了点精神,失去了老爸,日子还得过下去,湛湛和软软是治愈她心情的一剂良药。

    董子俊到了时间过来,接走两个宝宝去上学。

    阮白忙碌了一个早晨,做早餐,给宝宝搭配衣服,穿鞋子,到了八点半,终于告一段落。

    慕少凌站在厨房门口,叫她:“别洗了,休息会儿。”

    阮白继续洗碗:“我又不是纸糊的,你和湛湛软软其实不用这么对我,低血糖也不常发作”

    她不想一大两小都把她当成病人对待。

    不知何时,慕少凌来到阮白的身后,视线看着水槽前为他和孩子洗碗的女人,温声在她耳边道:“不是纸糊的,昨晚还跟我身下喊着不行了,喘气急促的咬我,嘴里叫着快死了”

    “哗啦!”

    听着他叫人脸红耳热心跳加速的话,阮白手上的碗直接掉在水槽里。

    一摞碗,都吓倒了。

    慕少凌扳过她的身子,上下其手的,身贴着身,低头就含住她嫣红柔嫩的唇瓣。

    “别闹了”阮白催他,快去公司上班。

    城市的另一处。

    剧组。

    当警察来找阮美美的时候,阮美美整个人都懵了。

    阮白那个贱人,到底还是告她了!

    助理玲玲一个小时前接完警方的电话后,没去通知阮美美,只把这件事告诉了拍戏空档休息的林宁。

    林宁这才把阮美美经历的事情听了个经过。

    阮白的父亲,居然去世了。

    可是张行安怎么过得很安逸,不像岳父去世的样子。

    林宁想着,拍完了今天的戏要去留意一下,阮白父亲去世,悲伤是肯定会有的,料理后事需要有人帮忙。

    正八经的丈夫张行安都闲了下来,那是什么人在帮阮白料理父亲的身后事?

    难道阮白她自己可以?

    林宁越发的关心这个问题,没心思理会阮美美的死活。

    阮美美被警方带走的时候嘴里还说些不好听的,骂着:“阮白,你不得好死,你跟你那短命鬼父亲一样不会长命!好毒的心肠,把我送进去,你好独吞房子是吧?!”

    “闭嘴!”一名警察呵斥一声,把人塞进车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