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63章阮白的心,猛的一跳!

    夜色越来越深,慕少凌终于归来。

    打开卧室房门,他看到的便是阮白跟两个孩子,睡在一起的静谧画面。

    两个孩子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

    阮白穿着真丝睡衣,纤细白皙的藕臂露在被子外面,小脸上的肌肤,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

    他也果真掐了她的脸,弄醒了她。

    阮白从迷糊中醒过来,似乎还有些迷茫,那迷糊的样子,宛若一只纯洁的小鹿。

    女子娇憨,又略带媚态,让慕少凌的下腹微微一紧。

    “你回来了。”阮白看到他,乌黑的眸子闪烁了下,抬手揉了揉眼睛。

    慕少凌抱着她,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乖,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睡吧。”

    他温柔的为阮白盖上了被子,语气像是在责备一个懵懂的小孩子:“都多大的人了,睡觉还踢被子,要是不小心感冒了怎么办?”

    阮白刚想说什么,他却亲了亲她的脸,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而阮白愣愣的盯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她的手里,捏着一根栗色的长发,这是她刚刚从他肩膀上随手拈下来的。

    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

    看着这根女人的长发,阮白的眼睛里,涌过一抹复杂的思绪。

    她的头发是黑长直,而这头发却是栗色,明显不是她的,是

    夏总监的吗?

    慕少凌很快冲洗完毕,他一向是个效率极高的男人,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

    他的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男人光着身子,便大刺刺的走了出来。

    阮白定定的望着他。

    这男人无疑相貌是极出挑的,上天对他实在是过分偏爱,不但给他富可敌国的身家,还为他雕刻出一张令无数女人尖叫痴迷的脸,并给他一具得天独厚的超棒身材。

    他全身上下没一丝赘肉,肌理分明而不夸张,尺寸有度。

    尤其那一双修长有力的大腿,健美又诱惑。

    他就那样进来,湿漉漉的头发性感至极,光着脚迈开双腿,向卧室走来,闲适又优雅。

    这样迷人又魅惑的男人,无怪乎有那么多女人对他前仆后继

    而慕少凌眼中的阮白,也迷人非常。

    穿着睡衣,脂粉未施的阮白,在暖黄的床头灯下,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帮我擦下头发。”他明明可以自己动手擦干,却想强迫她。

    阮白从床上起身,拿起毛巾,开始为他擦干头发。

    慕少凌的头发很软,摸起来质地舒适。

    两个孩子柔软的发质都遗传自他,抓在手里特别的舒服。

    外面的天气特别冷,但是房间里有暖气,不用吹风机,他的头发也干的很快。

    阮白忍不住将男人的发丝抓在手里把玩,但心里想到的,是那跟栗色长发,一时,她就失了神。

    慕少凌察觉到异样,一双狭长又温雅的眸子,不解的望向她,

    四目相对,阮白心里的郁闷稍微消散一些。

    “怎么了,心情不好?”慕少凌向来不擅长观察女人细腻的心思,但也能感觉得出来她的心情不好。

    不过他不懂得女人情绪为何这样反常。

    昨天他们不还好好的,怎么今晚就心情不好了?

    阮白偏过头去,心里闷闷的。

    他跟夏总监出去那么久,回来又这么晚,难道他就不知道跟她解释一下吗?

    普通的应酬其实也没什么,或许还是因为在他的身上发现的那一根女人的发丝

    慕少凌见她一直不说话,直接将她抱上了床,关了床头灯,然后便将她搂在了怀里。

    阮白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思,也逐渐恍惚起来

    第二天早上。

    阮白醒过来的时候,慕少凌不在身边,两个孩子睡的香甜。

    阮白有些怅然若失,若不是被子上还残留着慕少凌的味道,她真以为他昨晚没回来。

    她下床,发现床头上贴着个便笺,上面是慕少凌的字:我要出差,西欧那边有点事要处理,不能陪你和孩子们用早餐了。处理完事务,我会很快赶回来,爱你。

    看到那个便笺,阮白的心稍微暖了一些。

    她觉得,自己还是要相信他。

    吃早餐的时候,阮白将碗筷摆好,又给儿子和女儿盛了他们爱吃的饭菜,放到他们面前。

    她却对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发呆,一口也吃不下。

    “妈妈,你在想什么呀?为什么不跟软软一起吃饭?”小软软拉了拉阮白的手臂,稚嫩的小脸上全是疑惑。

    “妈妈马上就吃。”心里藏着心事的阮白,端起碗筷,将碗里的白饭扒入嘴里。

    湛湛和软软表情更加惊疑了。

    妈妈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吃完饭后,阮白收拾好碗筷,董子俊过来接孩子上学。

    董子俊开的车是公司刚提的一辆保时捷,两个小家伙背着书包坐了上去。

    今天起来的有些晚了,阮白怕上班迟到,打算也蹭下董子俊的车。

    她刚打开车门,软软突然说:“妈妈,我的英语课本是不是落到爸爸的车里了?就是那辆黑色的车子里,妈妈去帮我找下吧,今天我们要上口语课,是绿色的书皮。”

    阮白知道软软是个丢散落四的小姑娘,宠溺又无奈的摇摇头,去帮她找课本。

    慕少凌有好几辆豪车,颜色各异。

    软软说的那辆黑色车子,阮白清楚,是司机昨天送他和夏总监的那辆黑色宾利。

    几辆车的钥匙董子俊都有,阮白跟他拿了。

    用遥控钥匙打开车锁,阮白仔细的在车子里找那本英语课本。

    前后车座上面都没有,她只能将目标转向座垫下,又搜查了一会,发现绿皮课本在靠背那里。

    拿到课本后,阮白刚想离开,却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蜷在车座椅下面。

    阮白好奇的用手勾了出来。

    当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阮白的心,猛的一跳!

    竟然是

    女人的內裤。

    阮白怔愣的看着手里褶皱的性感內裤,漂亮的眼睛里一片不敢置信,身子也开始微微发抖

    渐渐的,阮白白皙的脸颊上失去了血色。

    内心被撕扯的很疼。

    如果慕少凌肩膀上的那根发丝,是女人无意间落下来的。

    那这条內裤?

    倘若那女人跟他没有亲密关系,女性內裤这种私密的东西,是如何落在他车上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