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80章他几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

    “唔好痛”阮白娇嫩的肌肤,被慕少凌几近凶残的清洗方式,弄得几乎快要掉了一层皮。

    白皙的皮肤上泛着粉红。

    男人黑黢的眸中闪过阴冷,他要洗掉阮白身上所有其他男人的痕迹!

    等被池水呛的难受至极的阮白,被慕少凌从浴缸中捞出来,她全身红的仿佛被煮熟的虾。

    男人这才抱着她滚烫的身体,走到一处大大的落地窗前。

    这里是酒店的最顶楼,从大片透明的落地窗望去,可以俯瞰这个繁华的都市。

    落地窗外面的世界,光怪陆离。

    整个城市的夜景,仿佛是用金银珠宝镶串而成,美得如梦如幻。

    落地窗前,放着一张造型精致古朴的躺椅。

    倘若人坐上去,恰好正对着那片透明的玻璃,将外面流光溢彩的世界,一览无余。

    似乎意识到他要做什么,阮白意识混沌不清的脑袋,稍微回神,她骇然的摇头,说:“少凌,不要不要在那里”

    阮白害怕慕少凌会当着透明的玻璃,对着城市美丽的夜景,做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

    可尽管她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她的身体却根本不听从她的驱使。

    猛烈的慾望将她吞噬,让她忍不住攀附着慕少凌高壮的身躯,往上攀爬!

    慕少凌邪性一笑,将她放在躺椅上,双手托住她两片饱满的白豚。

    阮白想抗拒,但是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却忍不住大大的张开,紧紧的圈住了他铁杆似的健硕的腰!

    男人鹰隼般漆黑的眸,紧盯着在躺椅上不停扭动的人儿。

    她这个模样真的很诱人,像一只跟毛球扑玩的雪白波斯猫,引诱人生出无限的爱怜之意。

    阮白抬眼望着静谧的星空,她羞耻的发现,自己的大腿正对着窗外的霓虹夜景

    她的心头涌过一丝莫名的恐慌,下意识的想往后退缩:“不要”

    阮白摇着头,哽咽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乞求,她不是这么开放的女人,在如此没有隐蔽性的通透环境下做那种事情,让她觉得羞耻。

    慕少凌弯下身子,笑容令人心惊,声音里带着蛊惑:“由不得你说不要,小白,你的身体现在正渴求我的触碰。”

    他没有告诉她,这里的玻璃帷幕设计极巧妙,全是高科技制作。

    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全景,但是从外面,却无法窥视到里面的一切。

    阮白像只无骨的猫儿般,迷蒙着一双澄澈的眼睛,在慕少凌怀里四处扭动着身体,发出咕哝的叫喘。

    “阮白,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声音叫起来很好听”慕少凌黑眸越发深邃,落地窗倒影着他们赤果交缠的身影。

    阮白思绪一片茫然,脑海中却顾不得想那么多,慾望迫使她毫无章法的在他身上胡乱亲吻。

    可是他却像逗弄宠物一样逗着她,即便抵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却迟迟不肯进入。

    那种难受的感觉,简直要把阮白逼疯。

    是的,如果她再不寻找解脱,她体内强烈的药效作用,真的会将她湮没。

    可是,想到他对自己的那些尖酸的羞辱话语

    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阮白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

    看到阮白委屈的泪珠,慕少凌心头的怒气终究消散了不少,他的薄唇吮干她的泪,猛然一挺,进入了她。

    隐约间,阮白似乎听到了他的低叹:“小白,对不起,今天我看到那一幕被刺激的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所以才对你说出了那么多不可理喻的话,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

    就是因为太深爱她,所以,就连别的男人多看一眼,他都觉得那是在抢。

    更别提她差点被张行安占有,那简直就像一把刀戳在他的心窝上,让他疼的厉害。

    阮白是他青春时期最美好的礼物。

    慕少凌的青春世界,残雪覆盖,一片荒芜,那里根本没有春季。

    阮白就像是初冬时节突然爬出来的藤蔓,带着碧绿的小嫩芽,在他心的贫瘠土壤处,悄悄爬满一片,入目葱绿,并逐渐的开满繁花朵朵,瞬间让他的世界变得绚丽多姿。

    这个女孩,她在旁人看来很普通,却足以让他倾尽所有

    一整夜的纠缠,因为缺乏信任,两人只有原始慾望的彼此摩擦和纠缠,少了以前那种鱼水之欢的美好。

    极欢高朝处,慕少凌将阮白搂的死紧,几乎要将她给揉到自己的骨血里。

    她听着他不停的在自己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

    阮白泪流满面,一口狠狠的咬住他的脖子,狠的几乎要将他的一块肉给撕下来

    慕少凌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身下撞击的力道,却变得更加凶悍,像要将阮白整个人给撞碎似的

    一整夜的疯狂。

    次日,太阳透过玻璃天花板直射进偌大的房间。

    昨晚的璀璨星辰隐没天际,随之而来的是白日的光明,光线绚烂到近乎刺目。

    阮白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

    睁开眼,空荡荡的水晶房只剩她一人,慕少凌早不在了,阮白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

    她稍微一动,浑身像是散架了似的,酸疼的厉害,心里暗暗骂了慕少凌一句禽兽!

    突然,想到昨晚被留在家里的两个孩子,阮白心里慌的不行,对他们充满了愧疚。

    她刚要打电话给宝宝们,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阮白诧异,以为是慕少凌回来了,她随手披上一件浴袍,便打开了房门,曾经的管家邓芳,居然走了进来。

    邓芳看到一地的狼藉。

    高雅的地毯上,遍布着凌乱的用过的纸巾。

    屋子里还弥漫着很浓郁的一股荷尔蒙味道,还有阮白的脖颈处深深的吻痕

    身为过来人的邓芳,自然知道这是浓重情事过后的气息。

    但是她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目不斜视的将一套服装放到了床上:“阮小姐,这是总裁交代给你送来的衣服。”

    “谢谢。”

    阮白在她毫不掩饰的目光下,有些坐立难安。

    毕竟,她不习惯将这样的自己,暴露在别人的面前,总有一种被看穿的尴尬感。

    “阮小姐,小少爷和小小姐,慕总已经把他们送到老宅了,让我转告你一声。对了,我想提醒你一声,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在晚上将两个孩子丢在家里,毕竟他们还那么小,正是需要大人陪伴的时候。尤其软软胆子小,她最害怕雷雨天。”

    显然,邓芳已经知道阮白昨夜将湛湛和软软丢在家里的事情。

    她对阮白第一次心生不满。

    小少爷和小小姐那么矜贵,跟着阮白住在那样破旧的一个老小区。

    晚上她又不在家,将两个孩子留在小区里,万一晚上有歹人出没,他们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Back to Top